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7 五行宗內訌(上)

說起來,楊晨手上顯露出來的丹方,在凡間的時候那是絕世奇珍,但放在靈界,就很一般了。問心丹凝神丹本就是靈界的丹藥,蘊髓丹更是每個宗門都有,真要說獨家的話,一個是百年丹,一個延壽丹,再有一個就是駐顏丹了。
  其中百年丹最簡單,只要有凈化過的魔煞珠,以靈界丹鼎門的這些煉丹師的水準,輕而易舉就能琢磨出來,根本就不需要丹方。
  延壽丹對方想換的話楊晨不在乎,但楊晨也知道,除了自己已經沒人再有魔煞珠,那一切就沒有了意義,對方肯定是不換的。
  也就是說,對方打的是駐顏丹的主意。楊晨心中暗笑張長老眼光倒是不錯,這可是嫦娥仙子留下的丹方,對于女修士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論起賺取靈石的多寡,駐顏丹比棲神玉一點都不差,而且還是常年細水長流。不管是凡間也好還是靈界也好,駐顏丹都是純陽宮的一個大進項,怎么可能輕易交給別人?就算是換也不可能!
  “除了駐顏丹,其他都好說,不知道張前輩打算用什么丹方來換?”楊晨笑著給了張長老一個答復,隨后就靜靜的等著張長老回應。
  張長老臉上的笑容明顯的遲滯了一下,如果楊晨愿意拿出駐顏丹的話,張長老倒是不介意用一種對他這種等級的煉丹師沒太大意義的高品級丹方來換取。身為丹鼎門的七品煉丹師,怎么可能看不出來駐顏丹背后的滾滾財源?
  不過。楊晨拒絕卻也在張長老的意料之中,沒人會把自己的財路交給別人。換成張長老自己也一樣。所以,他臉上笑容的變化就是專門做出來給楊晨看的。
  畢竟從開始的咄咄逼人到現在完成一個合作,張長老已經成功的給了楊晨一個借著幾個不肖弟子的死來做點小文章的小聰明形象,尤其是用靈石來購買棲神玉更是神來之筆。只要楊晨接受了這個,那么后面這一切就是順理成章的。
  既然楊晨不愿意拿出駐顏丹來換,那么張長老也要讓楊晨很清楚的明白他主動拒絕是有點不配合的。那么按照張長老的推測,接下來的交易,楊晨自然而然的會想著補償張長老一些。只要不是很過分的條件,楊晨都不會推辭。
  這種心理上的小把戲張長老早就不知道在那些求丹的修士們身上用過多少次,幾乎可以說是百試百靈,估計楊晨身上也不會例外。
  “可惜了!”張長老再次表明了自己的遺憾,搖著頭一臉不情愿的樣子給楊晨擺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既如此,那張某就再提一個不情之請,這次的過節就算是一筆揭過如何?”遺憾了一會之后。張長老這才用一種自己受了多大委屈的語氣說出了這句話,等著楊晨答復。
  “還請張前輩明言。”楊晨臉上神色不變,心中卻已經好奇起來,這家伙如此的做作,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張長老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已經有了萬年記憶的老妖怪一般的妖孽的話,估計根本就不敢這樣上門來打楊晨的主意。可惜。不管在哪一界,不管是修士還是凡人,都有一個說法,叫做有錢難買早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楊晨這般的非人經歷的。
  “恕老夫直言,楊大師。你現在的修為出了問題,想必短時間內是沒辦法煉制高等級丹藥了。”張長老這番話說的是情真意切。而且也是實話實說,就算楊晨也不能不點頭同意。
  “老夫在丹道一途上,近日里遇上了瓶頸。”緊接著,張長老就把自己的實際狀況也說了出來,既然想要別人有補償的心思,就得把自己弄得可憐一點,不然就會前功盡棄。
  “大師你的丹藥老夫見識過,根基扎實,火候恰當,絕對是上上品。大師你的煉丹水準,老夫佩服萬分。”接下來就是夸贊,張長老身為前輩能說出這種話來,不管是誰,身為后輩都會開心的。
  楊晨似乎也不例外,臉上露出了自矜的笑容,連連擺手說著不敢當。張長老看著楊晨的表現,猜度著楊晨心中還不知道怎樣樂開了花,自己更是開心。
  “老夫見大師的丹藥上丹紋甚是獨特,想盡辦法也沒辦法做到。”張長老終于說出了自己的意思:“大師您看,這些年你不能煉丹的日子,老夫能否借大師的丹爐一用,只為突破瓶頸,別無所求,還請大師成全。老夫愿意用一百顆七品丹藥酬謝!”
  在張長老心中,自己這番話把楊晨捧上了天,楊晨不管是看在尊老的態度上,還是對于剛剛未能達成交易的補償上,亦或是為了和丹鼎門保持一個良好的關系上,無論如何也得給自己點面子。
  口中許下一些好處,反正等到丹爐到手,那就是劉備借荊州,一借不還,難道楊晨還敢追上門和丹鼎門翻臉嗎?
  算盤打的精妙無比,換成任何一個剛飛升兩百多年的后輩,估計都會主動點頭答應。可惜,張長老就算是想破頭都想不到,自己遇上的是怎樣的一個妖孽,他的精細算盤在楊晨這里,沒有一點用處。
  別說楊晨還有著前世記憶,知道蘊靈爐的珍貴,就算不知道,自己費盡心思搜集了那么多的火種,還找了火龍龍靈做器靈,怎么可能放手?張長老想打蘊靈爐的主意,打錯了算盤。
  “抱歉,晚輩的丹爐用著習慣了,上面氣息只有晚輩一人,倒是不方便借給前輩了。”楊晨笑瞇瞇的說出了拒絕的話語,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拒絕而感到不好意思,末了直接起身道:“前輩要是沒有別的事情,那晚輩就要回去養傷了,前輩好走!”
  張長老怎么也想不到楊晨直接拒絕不說還馬上送客,頓時間變了臉色,再也沒有剛剛的和藹,倏地站起身來,沖著桌子就是重重的一拍:“這么說,楊大師是不打算給我丹鼎門一個交代了?”
  剛拍完桌子,張長老就覺得后脖領子被人揪住,脖子一緊,整個人就被拎到了空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