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9 五行宗妥協(上)

從頭到尾,包括投放藥材到現在收丹,楊晨的手都沒有觸碰一下蘊靈爐,甚至楊晨的雙手一直是互相握著,動都沒有動一下。
  第七轉的煉制,耗費了足足有一天多的時間,但在場所有修士包括敖烈和藍色巨龍都沒有不耐煩的表現。他們可以看出蘊靈爐正在工作,但卻不知道現在正在進行幾轉的煉制。
  看到蘊靈爐上的龍影終于不再翻飛,敖烈不知道為什么,長出一口氣。對面的藍色巨龍卻依舊還是緊盯著蘊靈爐,一直到丹藥出爐。
  成型的丹藥只有兩顆,一出爐就被楊晨的神識裹住,然后慢慢的飄到了藍色巨龍的眼前。
  數丈長短的龍身再次縮短,變得和眾人體型差不多,然后一直龍爪抓住了飄過來的兩顆丹藥。
  本來就圓溜溜的龍眼中,猛地射出了兩道閃亮的光芒。藍色巨龍臉上那種震驚的神色一閃而逝,卻怎么也逃不過眾人的眼睛。
  在藍色巨龍心中,這兩顆培元丹在楊晨此刻的修為境界下,能達到五轉煉制就已經是極限,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看到的丹藥之上,竟然有八道清晰無比的龍形丹紋。
  八品煉丹師,怎么可能?哪怕龍族當中高手輩出,可藍色巨龍也沒有想過龍族當中能在靈界就有八品煉丹師。可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靠著筑基期的實力,加上一個龍靈做器靈的煉丹爐,硬生生的在自己的面前上演了一幕煉丹的情景,雙手卻連碰都沒有碰煉丹爐一下。
  盡管只是最簡單的培元丹。可八轉丹藥就是八轉丹藥,這是絕不可能弄虛作假的。這年輕人。竟然還是一個如此驚才絕艷的煉丹師!
  藍色巨龍的驚訝,眾人都看在眼中。當然,這么近的距離,就在玄天冥海梭當中,以眾人的眼力,又怎么可能看不清那兩顆培元丹上的情形?
  八道丹紋,別說第一次見楊晨完整煉丹過程的周嫻穎,連見慣了的高月和公孫玲也是目瞪口呆,就更不用說敖烈這家伙了。
  除了藍色巨龍,身邊這幾位都知道楊晨的真實實力。原以為不過就是六品煉丹師暫時還沒有宣布而已,卻完全沒有料到楊晨竟然還在普通修士都以為他是五品煉丹師的時候煉制出了八轉丹藥。
  沒人會知道這里面有功德篇的一大部分功勞,還有蘊靈爐的剩下的一部分功勞。眼前的事實實在是太震撼,以至于連藍色巨龍都被驚呆了。
  “這兩顆丹藥,正好對前輩有些作用,能讓前輩你才醒來不久的身軀稍稍彌補一下這些年損耗的元氣。”楊晨的話語還是如同煉丹之前那般平靜的響起,卻是沖著藍色巨龍說的。
  藍色巨龍的大龍眼倏地又掃在了楊晨的身上,幾乎凝成實質一般的龍威直接降臨在楊晨的身上。楊晨卻好像沒感覺到一般,靜靜的看著。
  讓眾女驚訝的是。藍色巨龍并沒有進一步針對楊晨的動作,而是爪子一揚,將兩顆八轉培元丹直接扔進了口中,一點都不害怕楊晨是不是在里面混雜了其他的東西。
  “你叫什么?把你如何奪舍的經過細細道來!”服下丹藥之后。藍色巨龍再也不看楊晨一眼,轉向了敖烈這邊。
  “晚輩敖烈!”敖烈先介紹了自己一下之后,開始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
  敖烈的經歷楊晨和高月公孫玲都清楚。只有周嫻穎和藍色巨龍還不知道,此刻他們兩個就好像在聽故事一般。敖烈從在凡間瑯琊井一戰失去肉身到遇上楊晨然后棲身蘊靈爐,最后碰上火龍肉身的曲折經過一點點讓兩人知道。
  聽故事的過程中。周嫻穎忍不住也有些感悟。原以為自己的一生就已經坎坷無比了,但和敖烈一比,似乎順理的不是一點半點。至少周嫻穎自己還沒有悲慘到肉身毀滅只剩下一個靈體的凄慘狀況。
  藍色巨龍一直靜靜的聽著,沒有插一句嘴,也沒有打斷一下。一直聽到最近楊晨給他發消息出來調查趙家人煉制龍傀儡的時候才開口。
  “你說有人把我龍族前輩煉制成了傀儡?”藍色巨龍平靜的話語下掩藏著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的憤怒,不用他如何的表現,楊晨等人就感受的一清二楚。
  “這還是托楊老弟的福。”敖烈現在和楊晨是在一條船上,奪舍的事情誰也跑不了誰,難得的還為楊晨說起好話來:“他甚至還為此付出了一身修為的代價,不得已散功重修。”
  事實和敖烈口中說的有那么一點點小偏差,但不能否認的是,楊晨的修為的確是在解開龍傀儡封印的現場失去的,敖烈這么說,也不算是完全的說謊。
  “你的丹藥煉制的不錯。”藍色巨龍終于轉向了楊晨,脫口夸贊了一句:“我已經感覺好多了。”
  “多謝前輩夸獎!”楊晨不失時機的躬身道謝。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藍色巨龍想必也不會直接對他們下殺手了。
  “他已經沒有神智,在你這里倒也未必不是福氣。”藍色巨龍有些復雜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蘊靈爐,叮囑了一句:“別讓他落到其他任何人手里!”
  “是,前輩!”楊晨很正式的答應了一聲。
  “剛剛那個宗門是怎么回事?他們想打什么主意?”藍色巨龍又問了一句,不過這次是沖著敖烈去的。
  “他們有個長老想要打煉丹爐的主意,被晚輩格殺了!”敖烈直接把那個乾坤袋拿了出來:“這是他們賠償的七轉先天滌塵丹,換取晚輩不追究。如果前輩覺得不爽的話,晚輩這就回頭滅了他們宗門!”
  “我龍族說話,一向金口玉言,既然你已經說不追究,那就不用再追究了!”藍色巨龍沒有在丹鼎門的事情上多說什么,只是緊盯著敖烈的雙眼,默默的看了好一會之后,這才開口道:“既然你已經占了他的肉身,那就別辱沒了這具肉身,否則我寧愿他一直冰封在那冰原之下,永不見天日!”
  “前輩放心!”敖烈猛然間提高了音調:“晚輩姓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