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29 五行宗妥協(下)

敖烈十分驕傲自己龍族皇族的姓氏,聽在藍se巨龍耳中,似乎也十分的滿意。但緊接著藍se巨龍就訓斥了敖烈一句:“不要那么趾高氣揚,姓熬的可不止你一個!”
  “是,前輩!”到了此刻,敖烈已經將藍se巨龍當成了真正的前輩,恭恭敬敬的答應一聲之后請教道:“還未請教前輩尊姓大名!”
  “我也姓熬!”藍se巨龍之前還沙啞蒼老的聲音,這一瞬間變得清脆了起來:“熬瀾!”
  之前一直以為藍se巨龍熬瀾是男子,現在聽到她真正的聲音才知道,熬瀾原來是女子。
  “那個寒冰封印陣法,就是我布置的。”熬瀾報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緊跟著就說出了自己和敖烈的淵源。
  楊晨和敖烈頓時間恍然,為什么熬瀾一見到敖烈的這具肉身就差點翻臉,原來她早就和這肉身的主人相識,而且關系還不是一般的親密。
  幸虧熬瀾沒有一上來就動手,楊晨和敖烈都是一身的冷汗,要不是如此,他們現在可就死的太冤了。
  “這龍宮是你的,這個龍宮是敖廣給的,那么這個呢?”熬瀾此刻似乎已經不再追究楊晨和敖烈奪舍的事情,轉而開始詢問起其他的東西。
  不能不說,只要是出自龍族的手筆,龍族天然的就有一種獨特的能力,能夠輕而易舉的認出并快速掌控。這一點上,敖烈能幫助楊晨快速煉制融合龍宮和玄天冥海梭是證明,而熬瀾能夠輕而易舉的出入敖烈控制下的玄天冥海梭同樣是證明。
  現在又多了一個,熬瀾輕松的就認出了楊晨三座龍宮中兩座的來歷,現在詢問的就是土屬xing龍宮。
  “這是在那個傀儡附近找到的。”楊晨也不隱瞞,實話實說。已經無主的東西自己拿了,并不算是太超越熬瀾底線的事情。
  “你就是因為這小子告訴了你傀儡的事情,所以你幫助他煉化融合這玄天冥海梭和龍宮?”熬瀾把腦袋轉向了一直在維持煉制的敖烈那邊問了一句。
  “是的,前輩!”敖烈急忙回答,不敢有絲毫怠慢。
  “把這傀儡的事情和牽涉到的那個家族的事情細細說來!”熬瀾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命令道,然后對著楊晨呵斥道:“還不把我龍族王族珍釀拿出來?”
  氣氛已經緩和到了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喝酒的地步,自然就沒有了那許多的緊張氣氛。盡管玄天冥海梭現在還控制在敖烈手上,可主人畢竟還是楊晨,楊晨馬上開始展現自己身為主人的好客。
  玉龍釀當然是幾十壇的往出拿,公孫玲也沒有閑著,幾道可口的小菜不一會就出現在酒桌上。
  熬瀾沒有絲毫的客氣,一連串的連干了數壇之后,這才放緩了喝酒的速度,變成了清飲小酌,然后不出所料的對公孫玲的手藝大加贊賞。
  既然說起龍傀儡,就不能不說趙家。于是,楊晨從凡間開始,把如何發現趙家,如何針對趙家,飛升之后趙家是如何的隱秘,如何發現了九張古琴當中的秘密,如何解開封印,如何推算出那個陣法一一道來。
  等講的差不多的時候,楊晨才停下了敘述,等著熬瀾慢慢的消化這許多她在沉睡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說起來,熬瀾也是被敖烈的氣息驚動,這才從沉睡中醒來的。當年火龍受重傷之后,同樣受傷的熬瀾布置下寒冰封印,就自己找了個合適的地方開始沉睡養傷。好巧不巧的,熬瀾沉睡的地方就是丹鼎門的山門附近。
  那邊地下有一道靈泉,特別適合熬瀾休養。因為靈泉被熬瀾吸收,丹鼎門的人根本就沒有發現,熬瀾在沉睡中一點一點的恢復,直到近期才差不多痊愈,但還差著最后一點,但被敖烈強烈的龍族氣息驚醒。
  醒來熬瀾就看到了火龍熟悉的身影,但火龍肉身中的靈體卻已經不是火龍本身。要不是察覺出敖烈也是龍族,說不得馬上就會動手將敖烈和楊晨他們幾個全部滅殺。可以說,楊晨敖烈和三女完全是在鬼門關上轉了一圈,生死當時只在熬瀾的一念之間。
  “等等!”就在敖烈還要補充一些什么的時候,熬瀾突然開口說道:“你說你飛升才兩百多年,然后廢掉了修為重新來過?”
  “是的,前輩!”楊晨一愣,馬上回答道:“這點敖烈前輩也可以作證的。”旁邊的敖烈十分配合的點著頭,表明楊晨所言非虛。
  “飛升兩百多年的一個人仙小輩,修為還落到了筑基期,居然就能手不碰丹爐直接煉制八轉培元丹?”熬瀾的語氣中,忍不住的驚駭。沒錯,已經不是用驚訝來形容,而是驚駭了:“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晚輩楊晨,純陽宮**!”楊晨終于有機會報出了自己的名號,實在是不容易。
  剛剛親眼看到楊晨煉制八轉培元丹的時候,熬瀾還以為楊晨至少已經是飛升數千年馬上就要再次飛升的煉丹高手,所以盡管驚訝,但也勉強能接受。靈界沒有八品煉丹師,但保不齊就出來一兩個天才也說不定。
  可是當真正知道楊晨飛升不過兩百多年的時候,哪怕自詡見多識廣見識過無數見怪不怪的奇事,熬瀾也忍不住嚇了一大跳。這個時候就能煉制八轉丹藥,那修為到了地仙天仙的時候該當如何?直接成就九品煉丹師嗎?
  熬瀾夸張的表情讓楊晨也只能苦笑,功德篇和蘊靈爐的功效楊晨也不能說出來,只能造成這樣一個美麗的誤會了。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在知道這一點之后,連敖烈都客氣了幾分,不復之前隨意吆喝隨意吩咐的架勢。感覺接下來溝通起來都多了一點平等的味道。
  楊晨說完,敖烈也把自己知道的和猜測的內容也說了一遍,然后就等著熬瀾具體的吩咐。有熬瀾在,敖烈除了乖乖當小弟之外,再沒其他的念想。
  “我要看看那個傀儡!”熬瀾也不客氣,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沒問題,不過需要一段時ri,拙荊不在此,還在五行宗當中。”楊晨馬上答應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