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4 不維護他維護誰(下)

高月不會知道宗門大會之后掌教宮主和那些元嬰長老們到底說什么,其他人估計也不會知道,但楊晨卻可以猜個大概。
  正如楊晨所料,當掌教宮主和幾位長老在純陽宮的小議事廳會合之后,馬上就有長老向掌教宮主責難道:“宮主,今日里怎會對一個筑基期的弟子如此的維護?甚至不惜市,斥所有的金丹弟子?”
  其他長老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大家臉上都是同樣的表情。今日里掌教宮主大發雷霆,很是有一番威風。不過這些威風在這些長老們面前卻是擺不出來的,他們只是沒有當場駁斥宮主而已,畢竟是掌教宮主,不能折損了他的威望。
  “很簡單!”掌教宮主坐定之后,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因為伍雄伍長老還沒有飛升!”
  這話一出,幾位長老登時全部都了然。楊晨幫助伍雄長老煉制奪天丹,現在已經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雖然大家都不知道煉制過程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據傳言,楊晨是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的。
  伍雄甚至為此放出話來特意維護楊晨,這已經充分的說明了楊晨的重要性。既然大家都不是伍雄的對手,那么伍雄罩著的人,大家還是要給面子。尤其是純陽宮內部,這簡直是和伍雄交好的一個天大機會,宮主這樣考慮,絕對是正確無比。
  “既如此,那密閣一事,還是依照之前的辦理,不用再多說什么。”幾個長老都是點頭,林云風長老直接代表大家做出了總結:“在伍雄長老飛升之前,不要讓任何人給楊晨委屈。”
  “不過,這樣一來,楊晨修行之時沒有半點的坎坷,豈不是害了他?”旁邊的長老有些不同的意見:“依我看,還是適當的照顧一下就好,該面對的還是要讓他自己面對,只要在生死關頭支持他就行,其他的時候,還是讓他自己處理比較好。”
  大家都是元嬰高手,自然知道這位長老說話在理,聽完都是點頭。再怎么說楊晨也是宗門弟子,追溯起來說不定某個人還是楊晨的師祖,他們身為長老,不可能刻意的去**自己門下的弟子。
  “那到時候伍長老飛升之后,又該如何對待楊晨?”問話的,正是楊晨的師祖,高月的師父王永。之前的探討他一直都沒有說話,事關自己的徒弟和徒孫,既然掌教宮主已經不遺余力的支持,他也沒有出這個頭。不過這會聽到宮主支持只是因為伍雄長老沒有飛升,頓時有些不滿,開始追問宮主后續的打算。
  “一樣大力培養,大力維護。”掌教宮主毫不遲疑的開口答道。眾人知道楊晨和王永的關系,誰都沒有說什么,聽到宮主這么說,至少林云風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不以為然。
  “楊晨登頂天梯,意志堅韌,拿到靈髓也知道上交宗門,而且在無人教導的情形之下筑基成,此等絕佳的悟性,本就是天才弟子。”宮主笑了笑,淡淡的回答道:“這樣的弟子不培養,難道培養楚亨那等欺師滅祖之輩?”
  一句話說的眾人都沒有意見。宮主說的有道理,又忠心又天才的弟子,當然值得培養,而且還要大力培養。這以后就是純陽宮的未來,到了他們這個地步,想的只是自己能夠沖擊大乘期境界以及宗門大放光彩,怎會嫉妒一個后輩弟子。
  “就算沒有這個理由,其實我也還是要大力的維護楊晨的。”說完冠冕堂皇的理由,宮主也不介意把自己的打算告訴眾位長老。他看的出來,有長老對此不以為然,只是沒有表達出來而已,他當然要統一大家的態度。
  聽到宮主這么說,眾長老都是一怔,除了這個理由,還有其他的理由?宮主的性格大家明白,不會平白無故的對一個后輩弟子如此的照顧,大家都豎起了耳朵,聽著掌教宮主的理由。如果這個理由不能說服林長老的話,估計林長老未來某一天說不定會重新針對楊晨。
  “楊晨會煉制奪天丹!”短短的幾個字,讓眾人如同醒蝴灌頂一般,瞬間想通:“說句不好聽的話,我不大力維護楊晨培養楊晨,到時候我飛升需要奪天丹的時候,誰幫我煉制?放著我門下的弟子不用,難道讓我去求那幾個家伙?”
  一干長老頓時間豁然開朗,包括林云風長老在內,都是一哥了然的神色。如果說之前楊晨是值得培養的弟子所以要照顧讓大家并不是完全同意的話,這個理由足以讓所有人都放下任何的成見,全心全意的支持楊晨。
  大家都是在元嬰期沖擊大乘期的階段,終極的目標,全部都是飛升。但誰都知道飛升的難度,如果自己飛升的時候有奪天丹幫忙的話,豈不是能順利許多?
  楊晨在奪天丹的煉制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豈不是意味著楊晨真的知道奪天丹的煉制方?于公也好,于私也好,都沒有非要和一個后輩弟子翻臉的理由。哪怕林云風也同樣,他之所以會有不同意見,不過是因為梁紹明的挑唆。他一個元嬰老祖,怎么可能和一個入門才十年的后輩弟子有什么矛盾?
  誰都不知道掌教宮主和元嬰長老們到底說了些什么,但是宮主和長老們卻是一致的同意了楊晨可以進入密閣一次的獎勵。同樣的,誰也不會知道楊晨已經得到了宮主和長老們的一致看好一致維護。
  楊晨能夠猜到一些,但他卻不會和任何人說起。依舊還是保持著之前幾天的規律,每日里定時的到藏經閣看書,隨后回來練,從不間斷。
  純陽宮內部看起來一片風平浪靜,偶爾翻起的小波浪也在掌教宮主的怒火下無聲無息的平息。但卻已經再不是前世的純陽宮,悄然的,純陽宮從上到下都發生了一些細微的改變,誰也沒有察覺,除了楊晨。
  今世的純陽宮,正在向著楊晨給預設好的一條道路,開始緩緩的轉向。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