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934 對楊大師要尊敬(上)


  楊晨拜山!楊長老可以發誓,自己從來沒有聽到過如此美妙的聲音。自己的這個同宗后輩,只聽過大名卻從未見過的后生晚輩現在是如此的親切。
  “快請!”崔宗主滿臉的驚喜,綻放的笑容掩都掩不住,馬上大叫起來。
  “老夫親自去!”馮長老這時候再也沒有一言決定宗主人選時的那種從容不迫,直接飛升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山門,絲毫沒有覺得自己堂堂宗門最尊崇的長老親自迎接一個人仙后輩有多么的離譜。
  “你等受委屈了!”崔宗主沒有阻攔馮長老的動作,而是轉向了慕容姐妹這邊,同時狠狠的盯了楊浩軒一眼,示意他過來自己解決自己惹的麻煩。
  慕容姐妹可是楊晨的夫君,就算人家知道該怎么解決麻煩,可五行宗高層覬覦人家妾室的法寶,公然動手搶了,還指望楊晨能深明大義的幫助五行宗,那簡直就是個笑話。楊晨修的是道,不是修成窩囊廢。
  還是那句話,解鈴還須系鈴人,誰惹的麻煩誰去解決,盡管這個時候楊浩軒想要接掌五行宗已經是個笑話,可他軒要是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出事的話,這個頭他就必須低下來。
  “老夫貪念作祟,還請你們高抬貴手,不要計較老夫之前的冒犯!”堂堂五行宗的核心高層之一,差一點就成了五行宗新宗主的楊長老,面對幾個才剛剛飛升不過兩百多年的新弟子,不得不低下他驕傲的頭顱,請求慕容姐妹原諒他之前的過失。
  “這件事情,宗門做的不對,等事情解決。宗門會給你們一個合適的交代!”崔宗主做出保證的同時也躬身施禮。不管那些人之前如何背叛他,崔宗主都不能容忍五行宗坐鎮宗門的力量折損九成,哪怕付出再多的代價,也要讓慕容姐妹滿意。
  慕容姐妹滿意,就是楊晨滿意。楊晨滿意了,一會見面的時候才有可能幫五行宗一把。否則的話,甚至不用趙家出手,五行宗就相當于被廢掉了一半。
  “宗主言重了!”慕容姐妹們馬上還禮。楊浩軒給她們低頭她們可以置之不理,但崔宗主也向他們躬身,她們身為晚輩可當不起:“弟子定當說服相公幫忙。請宗主放心!”
  有了慕容姐妹這句話,崔宗主的心就放下了一半,緊張的看著陣法之內的高手們,心急如焚。從來沒有一刻崔宗主對楊浩軒和楊志圣的殺心有如此之盛,也從未有一刻崔宗主覺得修為最強的馮長老速度是如此的慢。
  在崔宗主焦急的等待中,馮長老和楊晨的身影終于出現了。雖然沒有見過楊晨。但現在被馮長老一只手扶著飛速趕過來的年輕人一定是楊晨無疑。
  見到楊晨,崔宗主和楊浩軒都是一陣的心慌。不是因為心虛,而是他們發現楊晨竟然現在只有筑基期的修為,這,這能解決眼前的麻煩嗎?
  楊浩軒倒是心中多了點希望,楊晨果然修為已經全失正在重新修行,基本上。只要楊晨說出解決方法就沒什么用處,剩下的事情似乎就好辦多了。
  分長老在路上已經和楊晨簡單的說了五行宗面臨的困境。天可憐見,一個玄仙七品的大長老,面對一個只有筑基期修為的后輩時竟然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因為自己宗門的高層包括自己都參與了謀奪晚輩法寶的卑鄙行列之中。要不是宗門正在面臨生死大劫,光是剛剛這一路,就能讓馮長老羞憤欲死。
  “相公!”見到楊晨,慕容姐妹都是滿臉的驚喜。不過楊晨并沒有和五女多說什么,而是向著崔宗主開始行禮。對方是一門之主,而且也是前輩高人。禮不可廢。
  “楊大師,抱歉的話就先不多說了,你看看這局面該怎么破?”崔宗主飛快的還了個禮之后,顧不得丟臉,苦笑著問道。實在是其他的話也真說不出口。宗門高層做出這種丟臉的事情,最后還是得他這個曾經的宗主來擦屁股,光是想到這點就讓崔宗主十分的不爽。
  “嘖嘖,好大的場面!”楊晨的目光轉向了煉化中的眾人,贊嘆一聲。這一聲贊嘆,聽在崔宗主馮長老和楊浩軒的耳中,分明就是再明顯不過的嘲諷。
  “說實話,幾位都是前輩高人,晚輩可不敢托大。”嘲諷完之后,楊晨雙手一攤,一聳肩膀,很是光棍的說道:“這么大的陣仗,晚輩還真是無能為力啊!”
  “你!”楊浩軒大怒,正要喝斥,卻被馮長老帶著寒意的目光盯了回去。自己能做得出這種下作事,還不允許別人發火嗎?換成你楊浩軒被謀奪了法寶看看是什么表現?
  “楊大師,這事情是我五行宗做的不對,無論如何,還請楊大師給崔某這個面子,我五行宗上下,感激不盡!”崔宗主也是狠狠剜了楊浩軒一眼,然后才陪著笑臉說道:“楊大師既然在人仙修為的時候就能幫助慕容姐妹煉化龍傀儡,想來這時候也有辦法,還請大勢不吝賜教!”
  說完,五行宗的崔宗主也是直接躬身一禮。這個禮數可是不小,道門五大宗門的宗主,在靈界除了向祖師爺行過這種大禮之外,哪怕玄天門門主也沒有享受過,現在卻面向楊晨這個后輩躬身,真的是為了宗門豁出了一切。
  “晚輩不敢當!”楊晨馬上還禮,開玩笑,受了這種禮節那是要折壽的,楊晨還沒有狂妄到這種地步。
  “這陣法既然是宗門布置的,總有辦法停下來吧?”到了此際,楊晨也不再賣關子,直接開口說道:“停下來不就行了?”
  “哪里有這般容易!”馮長老苦笑著解釋起來:“除了陣眼之人,旁人根本就無法停下來。陣法一運行,就是集合了陣法當中所有人的實力。就算想破壞都無能為力,你道是我等還舍不得一個陣法嗎?”
  “那就讓陣眼之人停下來啊!”楊晨不假思索的說道:“還等什么?難道要等所有人都死光?必要的時候,干掉那個控制陣眼的人,一個人的性命總不可能比這么多人重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