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34 對楊大師要尊敬(下)


  楊晨說的輕描淡寫,干掉掌控陣眼之人,說的容易,可聽在楊浩軒耳中,那分明是要自己兒子的命啊,怎能同意?
  “胡說八道!”楊浩軒再好的修養此刻也忍不住了,大聲的痛罵出口:“我五行宗和你無冤無仇,你竟敢如此的設局陷害!”
  “哦?”楊晨面對楊浩軒的痛斥倒是顯得十分平靜,只是很隨意的反問道:“莫非是晚輩把刀子架到各位前輩的脖子上逼著他們煉化晚輩妾室的法寶的?莫非晚輩還得求著各位長輩一定要笑納晚輩的孝敬?”
  兩句反話讓崔宗主和馮長老都無地自容,連楊浩軒也被頂的吶吶的說不出話來。本就是楊浩軒和楊志圣貪心作祟,怎能怪的旁人?
  “另外,五行宗也是道門大宗,這宗門內的規矩可真是稀奇。”楊浩軒既然還想要倒打一耙,把現在五行宗的局面說成是楊晨的陰謀,楊晨怎會一句話不說的認下?馬上接著揶揄道:“宗門弟子千辛萬苦得到的好東西,又不是宗門任務,卻必須要交給宗門處置,這規矩晚輩就是在魔門之中都鮮有聽聞。五行宗果然是特立獨行,佩服!佩服!”
  “這是我宗門之中的事情,你一個外人,憑什么置喙?”楊浩軒被楊晨扒皮當然不爽,冷冷的說道。
  “可事情卻關系到晚輩的妾室,晚輩不能不問個明白!”楊晨好像一點都不著急,慢慢的說道。
  “我宗門事務,與爾無關!”楊浩軒冷冷的一甩袖子,轉過臉不再看楊晨。
  “那是晚輩多嘴了!”楊晨一副聽人勸吃飽飯的架勢,馬上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目光轉向了陣法那邊,看了幾眼,然后用一種看熱鬧的語氣大聲說道:“果然是高人布置的陣法,中間那個人到了現在還能撐住。厲害!”
  中間的那個自然就是楊浩軒的兒子楊志圣,聽到楊晨這一句話,楊浩軒心中恨不能將楊晨碎尸萬段,這時候卻不得不違心的轉過身來向楊晨低頭:“這事情是老夫的錯。還請楊大師見諒!”
  “和我有什么關系,又不是我的法寶被人搶走。”楊晨身子一偏,算是避開了楊浩軒的施禮,口中不陰不陽的說道。
  楊浩軒看了看一眼陣法之中的兒子,那邊情形似乎已經越來越危急了,只能暗中咬咬牙,向著慕容姐妹躬身道歉:“老夫做錯了事情,還請幾位看在宗門的份上,先不追究,事后老夫定當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慕容姐妹面對楊浩軒的施禮。卻是沒有躲開,結結實實的承受了一次。這家伙倚老賣老,仗勢欺人,少不得也要讓他受點教訓。
  “楊大師,楊長老也已經道歉。你看,是不是先解開這個局?”崔宗主哪怕心中再著急,卻也不敢像楊浩軒那般激怒楊晨,同樣陪著笑低聲下氣的說道。
  “不是晚輩不幫忙,實在是晚輩真沒有辦法啊!”楊晨卻好像和楊浩軒卯上了一樣,一推六二五,就是不肯幫忙。
  “當時楊大師是如何靠著人仙級的修為。幫助她們煉化了龍傀儡的?”馮長老這時候也只能出聲,旁敲側擊的問道,希望能從楊晨的口風中得到只言片語的指點。
  “那個真不是晚輩的功勞!”楊晨還是那個態度,不卑不亢的說道:“厲害的是趙家人,已經布置好封印陣法。龍傀儡被封印多年,陣法一直在持續煉化。其實她們五個。只是將神識印記強行打進龍傀儡體內而已,遠遠談不上煉化啊!”
  這話楊晨倒是在道理上一點都不說假,事實就是如此。哪怕耗費了許多的神識,但基本的道理就是如此,龍傀儡的煉化還是趙家人的陣法在持續進行。不過。控制龍傀儡不僅僅是打下神識印記這么簡單而已,這卻是楊晨有意隱瞞了的。
  說到這里,似乎辦法就只剩下一條,那就是擊殺楊志圣,徹底的毀掉陣法,用楊志圣的一條命來換取五行宗這么多高手的性命。
  楊浩軒心如刀絞,可是面對這樣的局面卻無能為力。楊晨擺明了就是借著這個機會殺掉自己的兒子給他的妾室解氣,可楊浩軒卻沒有半點辦法。這一刻,楊浩軒將楊晨直接恨到了骨子里,卻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當時逼迫慕容姐妹的時候慕容姐妹是什么心情。
  崔宗主和馮長老的目光已經交匯在一起,似乎已經做出了某種決定。看到這一幕,楊浩軒簡直要絕望了,他們兩個這時候什么心思都不用猜,肯定是采用楊晨的辦法,莫非自己的兒子就此在劫難逃?
  “恩,不知道他們煉化到了什么地步?”楊晨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摸著下巴忽的開口道:“如果還沒到最后的地步的話,說不定還有個方法可以試試。”
  楊晨的話仿佛救命稻草一般,楊浩軒頓時間感覺希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此時此刻,他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尊嚴,用一種討好的語氣懇求道:“楊大師有辦法盡管吩咐,在下定當言聽計從!”
  為了兒子的性命,楊浩軒已經不惜以長輩的身份在楊晨面前自稱在下了。
  “哦?晚輩可是個外人,這場合適合提意見嗎?”楊晨斜眼一瞥,裝糊涂的問道。
  “適合!適合!”楊浩軒忙不迭的一連串的點頭:“剛剛是在下的錯,還請楊大師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見諒!”
  “晚輩可以說話?”楊晨不理會楊浩軒,而是轉向了崔宗主和馮長老問了一句。
  “如果有辦法的話,就請明言,五行宗上下感激不盡!”馮長老直接搶在崔宗主的前面開了口,生怕崔宗主借著這個機會要將楊志圣干掉。馮長老自己也參與了這個事情,卻是只能想辦法解決問題,然后兩邊都不得罪了。
  崔宗主冷眼掃了一眼楊浩軒,又掃了一眼馮長老,在馮長老懇求的目光中,這才微微的點頭,算是同意。
  “其實辦法也簡單,解鈴還須系鈴人,之前是誰控制的,現在還是誰控制。”楊晨笑呵呵的說道:“有前面陣法煉化的基礎,取回控制權還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