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36 突發奇想(上)

楊浩軒怎么會姓趙?聽著楊晨這莫名其妙的話語,馮長老正想要駁斥,忽的想到了一個可能,頓時間驚出了一身冷汗,驚疑不定的看著正在狂笑的楊家父子。
  崔宗主也在同一瞬間想到了這個可能性,臉色直接變得鐵青,冷汗也隨之流了下來。
  楊晨在給慕容姐妹講解煉化方法的時候,楊志圣也一直在聽著,并且在運用著楊晨講述的方法來煉化龍傀儡。和慕容姐妹不同,他可是控制著那個陣法的陣眼,這么多的高手在身后幫忙,而且還是直接接觸龍傀儡,自然比慕容姐妹更具備優先煉化的優勢。
  “事實上,我一直講的這些趙家陣法的原理都是皮毛,離中心還遠的很,楊公子居然能這么聰明,舉一反三的知道核心內容,佩服佩服!”楊晨沖著楊浩軒拱手道:“除了你們本就是趙家人,我還想不出來還有什么可能。”
  “沒錯,老夫是姓趙!”到了這個地步,楊浩軒已經覺得根本就不用隱瞞什么。手上有一條金仙中期的龍傀儡,在靈界幾乎可以橫著走了,姓楊姓趙已經沒什么區別。
  楊浩軒,不,趙浩軒臉上洋溢著勝利的笑容,用一種鄙視的目光掃了一遍在場的所有人,驕傲的挺起了胸膛。他有這個資格,自己的兒子趙志圣已經徹底的控制了局面,現在該是他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刻了。
  陣法中的一干高手們,此刻依舊還是不能脫離陣法的掌控,陣眼依舊還是掌握在趙志圣的手中。在他的狂笑聲中,眾人只能無助的瘋狂輸出神識和靈力,卻不能有任何的反抗。不一會就再次進入了那種危機局面。
  “至圣,你還得記著這么多長輩們的辛苦,否則你哪里有機會煉化龍傀儡。”趙浩軒充分的享受著勝利的滋味,一本正經的吩咐著趙志圣:“還不多謝這么多長輩們幫忙。”
  “多謝各位長輩!”趙志圣聽著父親的話語,臉上帶著微笑。拱手沖著大殿內的高手們笑道,然后轉向了崔宗主和馮長老大笑道:“多謝馮長老關照小侄!多謝宗主這么多年來的照顧!”
  嘴上道謝,控制著的陣法卻沒有停下,依舊還是在源源不斷的抽取著這些高手們的靈力和神識。虛偽的道謝聲,聽在所有人的耳中,就如同最辛辣的諷刺。尤其是那些一開始就支持趙浩軒的家伙們。此刻更是悔不當初,誰能想到他們一向支持的家伙,竟然就是隱藏在宗門之中的大敵。
  馮長老已經怒不可遏,正要動手,身體忽的一緊,卻是趙志圣控制著龍傀儡將他的身軀裹的緊緊的。再也無法掙開。那勒著馮長老身體的力道是如此之大,甚至讓馮長老有一種感覺,只要他一動就會被勒成兩段。
  龍身纏著馮長老,龍頭卻沖著崔宗主,已經失去生命的雙眼卻好像透著死氣在盯著崔宗主,只要他有任何的不當舉動,就會馬上動手。
  金仙中期的龍傀儡一出手就非同凡響。玄仙七品的馮長老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控制。龍傀儡的實力這才被五行宗的眾人切實的認識到。
  僅有的幾個沒有被控制的人就是楊晨和慕容姐妹,對于他們六個人仙后輩,趙志圣連龍傀儡都懶得動,甚至只要趙浩軒稍稍的注意一下,以他天仙中期的實力就能輕松的碾壓楊晨一家。
  “楊大師,你最是勞苦功高,還巴巴的從純陽宮跑到五行宗來為你的女人撐腰。”趙浩軒嘲笑完五行宗上下,開始面對楊晨:“能從這么點蛛絲馬跡就能判斷出老夫的本姓,的確是聰明。可惜,你聰明過了頭。以為靠你一個天才煉丹師的名頭就能讓我五行宗低頭,打錯了主意。”
  “你五行宗?”楊晨敏銳的抓住了趙浩軒話語中的幾個字眼,挑出來問道。
  “當然!”趙浩軒一本正經的回答道:“楊大師你出手不凡,一到五行宗,我宗門上下對你以禮相待。擺出最尊貴的禮節迎接,沒想到你狼子野心,竟然用下九流的手段將我宗門從崔宗主馮長老以下毒殺的干干凈凈,老夫楊浩軒不才,識破了你的陰謀詭計,可惜卻沒能救下宗門同仁,只能斬殺了你這個罪魁禍首,然后領導我五行宗踏上全新的輝煌。你覺得這個故事如何?”
  聽到這里,崔宗主和馮長老已經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這一次五行宗是徹底的栽了。不但宗門高手盡歿,連宗門都被趙浩軒這個趙家人控制,從此淪為趙家人的隱秘工具。崔宗主和馮長老就算是死上一萬遍,也無法面對五行宗的列祖列宗了。
  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兩個,一個糊涂被蠱惑,一個卻是大意失荊州,給了趙浩軒可乘之機。楊晨在說方法之前,他們明知道楊浩軒有問題,卻還讓他呆在現場和楊志圣暗中溝通,這就是他們失敗的根源。
  當然,趙家人的隱忍真的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之前五行宗出手對付趙家外圍組織的時候,楊浩軒也是出手最狠的那個,他帶領的隊伍殺的最多,這也是后來楊浩軒被馮長老徹底信任的原因之一。
  現在想起來,人家早就有安排,甚至于號稱殺趙家人最多也只是一個幌子,誰知道那些號稱被殺的家伙是不是就躲在五行宗之內吃香的喝辣的。
  啪啪啪啪,鼓掌的聲音響起,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鼓掌的人身上。
  “楊大師也贊同老夫的話?”趙浩軒此刻成竹在胸,不介意多和楊晨這個甕中之鱉多說幾句。這等享受的時刻,要是沒有了敵人的震驚絕望和不甘心,豈不少了許多的味道。
  “如果你們能解釋清楚一個問題的話,我就徹底的佩服你們。”楊晨此刻絲毫沒有已經絕望的神情,更沒有陷入絕境的失態,很平靜的拍手問道。
  “什么問題?”趙浩軒心中得意,不介意讓楊晨多活一段時間,十分大度的問道。
  “你說,我在指點慕容和你兒子的時候,為什么不說出你趙家陣法的核心原理?”面對得意的趙浩軒,楊晨不慌不忙的問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