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937 長老不如門主好聽(下)

敖烈的大吼聲讓眾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眼前,這才想起來,還有個大麻煩沒有解決呢。
  趙浩軒在承認自己的身份之前,可是五行宗的核心長老,從一開始就是五行宗的楊志圣在一群高手的陣法支持之下煉化龍傀儡。這件事情嚴格追究的話,還真就是五行宗的事情。
  崔宗主剛剛還沒反應過來這個坎,突然意識到之后才發現,這事情恐怕五行宗還真脫不開關系。那么多高手不可能全部都是趙家人,所以助紂為虐這個罪名是跑不了。
  如果龍族真的要追究的話,五行宗恐怕要在現在本已經一搖搖欲墜的情形上再被狠踹一腳,能不能維持五行宗的輝煌還是個大問題。
  “前輩,這事情還是我等受了蒙蔽!”崔宗主腦海中飛快的想著辦法,口中卻不得不先行請罪,他身為宗主這么久,當然知道有些事情該怎么處理:“事情是我宗門弟子不對,可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前輩有什么怪罪之處,我等不敢推脫,前輩有什么吩咐,但凡我五行宗能辦到的,絕無二話。”
  有些事情先痛痛快快承認,博一個好態度再說。否則直接把人逼到墻角,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楊浩軒之前都不敢對崔宗主下殺手,就是為了用一種緩和的方法來達到目的,否則的話,靈界五行宗這么多年的宗主,誰知道有多少隱藏在暗中的底牌?
  說完這些之后,崔宗主忽的想起了凡間邵文宣宗主告訴他的話,眼睛頓時一亮,轉向楊晨說道:“楊大師,還請看在慕容姐妹師門的情誼上。多說幾句好話,五行宗上下,感激不盡。”
  這龍傀儡本來就是慕容姐妹的,被趙浩軒和他兒子趙志圣覬覦,這才引起了這么多的風波。甚至為此趙浩軒覺得控制了龍傀儡就一切盡在掌握。還打起了宗主的主意,說來說去,這事情的起因就是在慕容姐妹的身上。
  當然崔宗主不能那么"chiluo"裸的就推到慕容姐妹身上,現在楊晨擺明了和這條龍族高手有密切關系,只能用拉攏的方法,決不能把楊晨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
  “熬前輩。這事情根源還是趙家人。”楊晨也是從善如流,沒有絲毫的推脫,直接轉向了敖烈那邊說道:“冤有頭,債有主,趙家做的好事,還是不要找趙家以外的人。如何?”
  “這兩個人,敢褻瀆龍族,他們必須死!”敖烈倒是沒有多堅持什么,被楊晨上次教訓過一次之后,哪怕明知道熬瀾也在,可是他在楊晨面前還是不敢太過放肆。眼下這局面,看起來能敲到不少好東西。敖烈心中有數,開始配合楊晨做戲。
  “如果前輩愿意多等那么一小段時間的話,說不定能從他們口中得到更多的趙家的消息。”楊晨給了敖烈一個贊賞的眼神,開口建議道:“相信崔宗主一定會樂意幫這個忙,幫前輩你拷問的更清楚。”
  旁邊崔宗主聽著楊晨話語中捎帶了自己,但其中的內容卻是他夢寐以求的,忙不迭的點頭道:“前輩放心,五行宗執法堂也有不少好手,前輩想知道什么盡管吩咐!”
  對于趙浩軒和趙志圣,別說崔宗主。連帶馮長老和其他被蒙蔽的那些長老們,全部都是恨之入骨的。本就是隱藏在宗門中的大敵,竟然還蒙騙了他們做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有些人恨不能生啖其肉。從他們父子口中嚴刑拷問出趙家的秘辛,是他們現在最期待的事情。不如此。如何能洗脫他們山上的謀逆罪行?
  見敖烈開始遲疑,崔宗主馬上不失時機的接著說道:“五行宗不論如何也有錯,還請前輩稍稍等一段時間,五行宗有大禮奉上,作為賠罪!”
  抓著趙浩軒的敖烈聽到這里,明顯的有些動心,崔宗主心中暗喜,不敢多說什么,只是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敖烈,等著他做決定。
  敖烈的目光終于看向了某個方向,隨著敖烈的目光,眾人全都看了過去,那個方向上,似乎沒什么奇怪的東西,不知道敖烈在看什么。
  “不用看我,叫他們問問。”一道突兀的聲音猛地響起,將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聲音響起的那一瞬間,眾人全都察覺到了一股讓人幾乎無法對抗的狂暴的威壓,仿佛要將所有人都強行壓制到跪拜一般,強橫的讓人絕望。
  絕大多數的壓力都集中在了玄仙七品的馮長老身上,在這股強悍的威壓面前,馮長老差點要崩潰。就在他幾乎要忍不住跪倒的時候,那股龐大的威壓卻瞬間消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這才是真正的龍威,修為不知道到了什么境界的強悍貨色。怪不得眼前的熬前輩一個天仙巔峰的龍族就敢出現在五行宗的核心大殿,原來還有這種強橫無匹的靠山在。那些心中還想有什么鬼主意的家伙們,差點直接暈厥過去,腦海中冒出的那一點點野心的嫩芽還沒有發芽就被自己強行扼殺,再不敢對龍族有什么不敬的念頭。
  砰,趙浩軒直接被砸在了地上,暈厥過去。馮長老此刻表現的比任何人都積極,親自上前抓起了趙浩軒。一手一個,將趙家父子提著離開了這里,直接找最精銳的用刑好手嚴刑拷打。
  崔宗主馬上開始放出神識,將外圍的五行宗弟子們叫進來一批,讓他們伺候那些幾乎要精疲力竭的高手們回轉各自的住所恢復,自己親自出馬招待敖烈。當然,楊晨是主要的陪客,絲毫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至于后來出聲的那個高手,提都沒敢提。
  “這什么酒?”剛喝了一口五行宗奉上的美酒,敖烈就一口噴了出去,然后異常不客氣的面對楊晨道:“還不趕緊把你的好酒拿出來?”
  楊晨配合的拿出了幾壇子玉龍釀,敖烈這才喝順口,悶了兩大碗之后,滿意的打了個酒嗝道:“楊晨,喝了這么多,還是你的酒最合胃口,下回給我多準備些,我要帶回去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