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942 我其實很厲害(上)

“這卻是為何?”李長老聞言一怔,隨即疑惑的問道。以他的想法,這趙家布置的陣法既然已經被楊晨提前破壞,那爆發出來的威力想必也不是很大,這時候不爭取前往立功,更待何時?
  玄天門這種大宗門,競爭激烈,哪怕以李長老這等核心長老的地位,也少不得有人覬覦他的地位,虎視眈眈。李長老要是不弄點拿得出手的功績,少不得也要被人排擠。現在楊晨勸他不要犯險,固然是為了他的安危著想,卻也斷了他的立功的機會。
  “這陣法已經蘊養了不知道多少萬年,一旦爆發,威力非同小可。”楊晨耐心的解釋道:“被弟子中途破壞,其中的威力就算稍有不足,但積累長時間的氣勢也必然不一般。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師祖想必也清楚,半年之后,應該就沒有那么兇險了,師祖盡可放心前往。”
  李長老沉吟了起來,楊晨說的貌似有道理。可是宗門已經為此精心準備了許多,卻又讓李長老有些不情愿馬上放棄最開始的機會。
  “師祖,試煉之地里面的那些兇獸,師祖可有信心抵擋?”楊晨很隨意的加了一把火。
  一想到試煉之地核心當中那些恐怖的妖獸,李長老搶功的念頭立刻平息了下來。牽扯到試煉之地,大家一開始還是想的有些簡單了。核心的那些強大的妖獸,至今各大宗門的高手都不敢太過于靠近,自己居然會暈了頭,想要在這里面火中取栗。
  “有道理!”李長老面對楊晨,雖然是一副長輩的面孔。但楊晨說話有道理的時候,他也不忘記表達出自己的態度。沉吟一會之后,忽的沉聲問道:“剛才王門主和劉堂主在的時候,你怎的不說這些?”
  “門主肯定是坐鎮宗門,自然不會貿然前往。弟子不用擔心。”楊晨笑了笑解釋道:“劉堂主也要坐鎮執法堂,還要追查趙家的下落,肯定也不會冒險。一旦試煉之地出現變局,至少要有一個師祖這般的長老出面帶隊,弟子可不希望師祖出事。”
  關心之意,溢于言表。李長老也異常的受用。長出了一口氣,又問道:“那依你之意,老夫這些時日,該如何推脫?”
  事實上,這種搶功勞的好事,王門主也肯定是安排給了自己人。楊晨猜測的一點沒錯。還真就是給了李長老。現在楊晨要李長老避開兇險,李長老自然也要有合理的理由才行。
  對李長老來說,他能達到這個位置,自然有自己的手腕。區區借口,很容易找到,但現在李長老對楊晨幾乎是有點言聽計從的架勢,所以很想從楊晨口中得到如何應對的方法。
  “其實很容易。師祖只要受傷就行了。”楊晨很是輕描淡寫的說出了自己的建議,雙眼卻盯著李長老,目光中帶著一種期待,好像在期待李長老繼續追問下去一般。
  “受傷?被誰傷的?”李長老聞言后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來,仿佛楊晨說要受傷的不是他,而是別人。
  “隨便找個下手的人都行。”楊晨開始說這句的時候還很隨便,但緊接著就開始嚴肅起來:“比如,趙家。又比如,魔門妖族的某些高手。或者。玄天門的某些高手。”
  李長老的目光陡然的凌厲了起來,氣勢忽然的爆發,如同盯著什么嫌犯一般的盯著楊晨,冷聲問道:“我玄天門的高手?我玄天門的高手為什么會傷我?”
  “誰知道?也許是趙家人混在我宗門的臥底,也許是其他宗門安排的暗手。”楊晨仿佛沒有察覺到李長老的那股氣勢威逼。依舊還是用平靜的音調回答道:“又或者是某些不希望師祖你搶到頭功的長老也未可知。”
  后面的這個猜測,直接表明了楊晨最直接的意思。說了那么多,其實就是為了這一句而已,真正的意思也就是這一句,相信李長老一下就能聽出來。
  這一次李長老沒有直接回應,依舊還是保持著那種強大的氣勢威壓,冷冷的看著楊晨。期間一句話也沒有說,保持著沉默。
  換成任何一個其他的人仙修士,在李長老天仙級的氣勢威壓之下,最少也絕對會進退失據,驚慌失措。要是普通的筑基期修士,直接被這股氣息驚駭至死都不奇怪。
  只是楊晨卻好像沒有任何的感覺,就那么直直的看著李長老,針鋒相對。不過,楊晨的身軀已經開始微微的發抖,很顯然,他筑基期的實力還是無法和李長老天仙級別的實力抗衡,哪怕只是釋放出氣息,也足以讓楊晨無法承受了。
  李長老察覺到了這一點,冷哼了一聲,然后忽的收起了全身的氣息。剛剛如山的壓力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等到楊晨終于恢復了自然,李長老才望著遠方,沉聲問了一句:“為什么?”
  “因為這次只有門主劉堂主和師祖你過來。”楊晨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其他人都沒有過來。”
  “那又如何?”李長老還沒想清楚這和楊晨說的有什么關系,追問道。
  “弟子不希望楊浩軒逼宮軟禁崔宗主的事情發生在師祖們身上。”楊晨終于借著話趕話把這句最想說的話語在李長老面前說了出來。
  李長老再次的沉默起來,不過這次只是沉默,卻沒有釋放出氣息。五行宗的高層那種全力傾軋,在玄天門怎么可能沒有,只會更劇烈不會比任何宗門輕。
  “知道嗎?楊晨!”李長老在半天沒有說話之后,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直到此刻,老夫才相信,你就是老夫的徒孫。”
  看著楊晨大惑不解的神色,李長老笑了起來,慢慢的解釋道:“太天門的門主不會只收一個只知道對宗門感恩卻沒有任何手段的人做徒弟,更不會讓這樣的人去其他宗門潛伏。你直到現在才表現出來這些!”
  說完這些,李長老輕輕的拍了拍楊晨的肩膀說道:“你只在老夫面前表現出來這些,老夫很高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