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6 勞逸結合(上)

蘊靈爐的連升幾級,讓楊晨此刻煉制三轉的低級丹藥有了絕對的信心。尤其是他現在丙火丁火兩種屬性靈力筑基成,蘊靈爐吸收了太陽真火之后,筑基丹這種筑基期以下就可以煉制的丹藥,更是有了絕對的把握。
  不過,現在楊晨絕不會輕易的煉制簡單的筑基丹。要知道,楊晨現在手上的玄陽果,可都是千年年份的,其他的藥材也都是讓人瞠目結舌的火候,這樣的材料煉制,如果只是普通的筑基丹的話,那豈不是顯得楊晨手段太低了?
  如果是以前,三轉的筑基丹足以滿足楊晨現在的需要。只要幾顆丹藥,就能夠讓楊晨的集中屬性的靈力陸續筑基。但是,現在楊晨有了蓬萊神木之后,就有了一個更加大膽的想。
  蓬萊神木本就是木系的神物,而且還是甲木屬性的凡間最好的木屬性的材料。楊晨正在考慮,自己能不能在筑基丹當中直接加入蓬萊神木的木屬性,提升自己的甲木屬性的靈力。
  這是以前楊晨從未做過也沒有想過的,但是楊晨知道,修行的世界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時時處處都在創新,每個門派都在力求將本門的各種東西發揚光大。繼往圣絕學并不是嚴格的墨守陳規,而是將前輩的缺點拋棄,優點放大,變得更加優秀這才是正理。
  雖然筑基丹的丹方很固定,但是,不同年份的藥材肯定會導致不同的丹藥出現,而且不同的煉制手也會帶來藥效上的不同。楊晨現在考慮的是專門的為自己的甲木屬性的靈力制作一種筑基丹最好是能夠將蓬萊神木的靈力蘊含其中。
  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研制一種新的丹藥,必須要做大量的試驗,做實驗當然會需要大量的材料。幸運的是,對于楊晨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不管是玄陽果還是蓬萊神木的樹葉,他現在都有足夠的材料來進行試驗。
  前世的經驗和今世在藏經閣的大量閱讀讓楊晨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有了一個方向,而不是盲目的摸索。煉制手還是筑基丹的煉制手,但是需要在某一個過程中將蓬萊神木的材料加進去。
  如果讓別人知道,楊晨竟然打算用千年玄陽果和蓬萊神木進行筑基丹的試驗不知道會有多少煉丹煉器的大家會哆嗦著狂罵楊晨敗家。不管是千年玄陽果還是蓬萊神木,都是讓人眼饞到一面世幾乎可以引起一場血雨腥風爭奪的東西,楊晨卻用來做實驗,簡直不是一般的敗家。
  丙火靈力的凝練讓楊晨有了一個全新的概念,他完全沒有料到,通過蘊靈爐還有這樣的好處。不過這也給了楊晨一個靈感,既然丙火靈力可以這樣的凝練精純,那么甲木屬性的靈力在蓬萊神木的幫助下,能否也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蘊靈爐吸收太陽真火,足足持續了差不多十個月的時間藥園凈瓶在這幾個月充沛的靈力滋潤下,有控制的吸收著靈力,已經恢復了四分之三的靈力。楊晨進入藥園看了看,很驚訝的發現,融合了蓬萊神木這種木系神物之后的藥園,需要的靈力已經更多,而且已經不再是全部都轉換成水屬性靈力的那種浪費。
  蓬萊神木生長的越發的郁郁蔥蔥,不過數目并沒有增加,只是那些樹葉茂盛了許多根系也越發的扎的牢靠。而且多了蓬萊神木之后,那些藥物生長似乎也有越發旺盛的架勢,一切都讓楊晨很滿意。
  有了這個念頭,并不意味著楊晨馬上就要煉制。閉關十個月,楊晨也需要出關放松。重生之后,楊晨就對修行有了一種全新的認識,并不是每天埋頭在苦修當中就能夠提升修為境界的,這才有了楊晨在藏經閣當中博覽群書的舉動,也同時有了楊晨并不是每天都把時間都花費在修行上的懶散表現。
  “奇怪,你怎么會?”高月端詳著前來請安拜見師父的楊晨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楊晨的修為還是筑基初期,但是一見面就給人一種火焰撲面而來的味道,這讓她這個金丹宗師火修十分的不解:“你閉關都在做什么?”
  “謝師父關心,弟子只是祭煉了一下我的煉丹爐而已。”楊晨的話,有一半是事實,吸收太陽真火,融化青晶玄金,的確是在祭煉蘊靈爐,說的籠統一些,事實本就如此。
  高月還在疑惑,尤其是楊晨閉關期間的那一段溝通天地的情形,也是讓她無解釋的事情。但楊晨不說,她也不會問的太詳細。
  所有人都知道楊晨的特殊,高月身為師父,更是明白。對這個掛在自己名下的徒弟,高月還真的沒有想好,自己應該從哪方面著手來教導楊晨。不過這幾個月她也想明白許多,還是順其自然比較好,修行之人,各人有各人的緣,強求不得。
  “楊晨,你的狀況很特殊。”高月在楊晨面前絲毫不避諱自己的心虛:“事實上,我并沒有太好的指導你的主意。我只是你名義上的師父,你有什么疑問,可以提出來大家探討,但我不會要求你如何修行。或許你應該拜更高明的師父,而不是我。”
  高月很坦然,楊晨卻越發的喜歡。這才是負責任的做,而不是擺出一昏師父的面孔橫加指點。
  楊晨也不客氣,馬上向高月請教了幾個修行上的問題。實際上,這些問題都是前世高月一開始并沒有想明白的問題,楊晨的問題和他提供的一些“可能”的思路,正好給了高月豁然開朗的感覺,馬上也不管楊晨,自顧自的閉關開始領悟。
  現在楊晨的做很矛盾,一方面他希望能夠提醒高月讓她該修行水屬性,而行動上卻是在幫助她提升火屬性的修為。但這是沒辦的事情,楊晨總不能莫名其妙的對師父說,你不適合火修,應該做水修嗎?
  有些信任和默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建立起來的。楊晨現在也不得不先做這些,當然這是他喜歡的,重溫一遍師父的關愛,求之不得。
  繼續苦逼加班中,要月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