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48 魔門地盤的變化(上)


  連各大宗門都有趙家的人滲透進去,純陽宮不可能那么純潔,一下子接收了數萬人,一定是泥沙俱下瓦礫皆存。
  楊晨很清楚的明白,純陽宮一定也有其他宗門的人,甚至有趙家人在內,只是一直不知道是誰。畢竟楊晨在宗門的時間并不多,大部分宗門事務還是掌教宮主和師祖他們在處理,有些臥底鑒別不出來也很正常。
  明知道自己宗門內有奸細卻不知道是誰,那種感覺就如同芒刺在背骨鯁在喉一般,不管是楊晨還是掌教宮主他們,心中都極為防范。
  現在這個韓長老自己跳了出來,省了楊晨很多事情。隨便這家伙是哪個勢力的人,總歸已經上了黑名單。人應該是周嫻穎父親安排的,或者是司千秋和谷志尚招攬的,總歸他已經再不可能踏入純陽宮一步。
  后面的那個玄仙高手,楊晨從來沒有見過,他的氣息很陌生,應該不是純陽宮的人。韓長老和這個高手兩人一前一后,上來就是最強的攻擊,絲毫不留余地,根本就沒有打算讓楊晨留下性命。
  不光如此,剛才追殺楊晨的那些地仙天仙高手,也都迅速的分散在四周,神識牢牢的鎖定住了楊晨。哪怕楊晨有天大的本事,在這么多高手布下的天羅地網中,也不可能逃脫。
  萬無一失的安排,只要殺了楊晨,就能得到大把的好處。純陽宮那邊還能繼續慢慢滲透掌控,數萬人的大勢力,誰不垂涎?
  一切計劃都顯得是天衣無縫,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過任何的錯誤,楊晨除了束手待斃,似乎已經沒有別的出路。
  不過,世事無絕對,任何事情,一到了楊晨身上。就好像要被顛覆。以前很多次都如此,這一次也不例外。
  楊晨的身影悠忽消失,而在楊晨原先的位置,卻變成了另一個人。突然出現的是一個看起來傻傻呆呆的年輕人。滿臉癡迷的表情,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面前一尺遠處數個木頭塊,皺著眉頭看著木頭塊組成了一個整體,還差著一塊沒有插進去。
  出現的年輕呆子,自然是魔劫之前楊晨賣力找到的林正元。以前一直在公孫玲的山河地理圖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公孫玲交給了楊晨,這段時間就住在龍宮之中和楊晨作伴。
  林正元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這幅二十八柱魯班鎖上,只差一塊就能夠拼完整。陡然間,林正元忽的察覺到了接近二十道帶著殺意的氣息。這些氣息竟然全部都集中自己的身上。
  腦海中的本能登時間占據了上風,林正元再也不管魯班鎖是不是能夠拼完整,直接出手。
  楊晨正對面的韓長老乍一看到楊晨突然變成了林正元,心中頓時大叫不好。楊晨果然狡猾,直到現在才暴露出自己的底牌。
  韓長老也是殺伐果斷的人物。一看事情不在自己的徹底掌控之下,二話不說,不等林正元出手,轉身就逃。楊晨既然將林正元放了出來,盡管他不認識這個傻子,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是一個大殺器,哪里還敢在原地等死?
  在韓長老心中。自己玄仙級的高手,哪怕殺不了楊晨,但想要在這個傻子面前逃得一命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至于說同伴,還是等自己先活下來再說。
  只是,當韓長老身形剛一轉過去,還沒等他的身形飛竄出去。他就覺得腦袋一緊,清晰的聽到了喀拉一聲,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背后的景象。
  林正元的身形已經化為一道閃電,從他的眼前離開,直接穿透了楊晨背后的那個玄仙同伴。那一瞬間。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自己的那個同伴的飛劍才剛剛刺中原先楊晨站立的地方,可是他的身影卻陡然間停頓,維持著那個前撲的姿勢,動也不動。
  周圍傳來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韓長老想要看卻看不到,但他卻明白,這是自己的那些屬下正被這個殺神屠戮。
  楊晨從哪里找來的這樣一個高手,竟然舉手投足之間就帶來如此恐怖的威脅,甚至讓韓長老自己和那個玄仙同伴一下子無法動彈。
  慘叫聲持續了沒有幾個呼吸,就已經不再響起。韓長老心中卻明白,光是數慘叫的聲音,他就知道有幾個手下被殺。那個數字,恰好是這次他帶出來后來還追殺到這里的人數,一個不落。
  剛剛消失不見的楊晨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出現在原地,彎腰低頭撿起了剛剛掉落的那一套魯班鎖的木塊,含著笑伸出手。恰好這個時候,林正元的身形一閃就出現在楊晨對面,很是友好的接過楊晨手上的魯班鎖,被楊晨摟著肩膀,飛快的消失。
  等到楊晨再次出現的時候,韓長老才看到自己的那個玄仙同伴心口處滲出一大團殷紅的血跡,人也普通一聲跌倒在地,再也沒有起來。
  楊晨笑嘻嘻的走到了韓長老的面前,直到此刻,才察覺到自己頸項間傳來了一陣痛苦。聯想剛剛聽到的喀拉的聲音,再想到自己突然看到了自己背后的景象,終于明白,自己的腦袋竟然被擰了一百八十度,轉到了后面。
  怪不得全身無法動彈,原來如此。到現在韓長老還沒有死,是因為他強悍的修為硬撐著,但失去了大腦和脊柱的控制,身體已經一動不能動。
  “你果然還有高手保護,老夫早該想到的。”韓長老硬撐著,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你是哪家的?趙家?魔門?還是道門的?”楊晨徐徐的開口問道。他并不期待能從韓長老口中知道什么,但不問一下總是不甘心。
  “早知道你是借勢高手,果然名不虛傳,老夫佩服!”韓長老卻沒有理會楊晨的問題,慘笑一聲,身形就此撲倒,氣息全無。被擰斷了脖子能撐到現在,已經是他修為足夠強悍了。
  “借勢高手?”楊晨很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沖著韓長老的尸體很認真的說道:“其實我也很厲害的,可惜你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