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53 我回來了(下)

楊晨金身訣帶來的身體強悍變化,讓楊晨發現一點,哪怕是自己不動用靈力來護住身體,強悍的身體也能夠撐得住普通的陰火攻擊。
  這讓楊晨對于即將到來的陰火劫十分的期待,同樣更加期待被陰火劫整個的沐浴過一次之后金身會有怎樣的變化。
  楊晨在海螺水府修行的這些年來楊晨一直就沒有讓天劫房間使用,完全可以說已經攢足了能量,只等楊晨度劫的時候來一次爆發。這種事情以前京胖子常干,以前的天劫房間是京胖子的天劫按摩室。
  進入天劫房間,剎那間楊晨就感覺到陰火劫立刻布滿了整個房間。楊晨現在的實力足以引發海量的陰火劫降臨。如水一般的陰火劫開始在楊晨的身上燃燒,根本就不分是第一道還是第二道。
  之前的猜測果然沒有錯,陰火對于楊晨的金身有著異乎尋常的作用,無聲無息中,幾乎將楊晨的全身都灼燒了一遍,體內的些許雜質在陰火淬煉下直接被汽化,全身潔凈的如同琉璃。
  陰火的火焰甚至還燒到了金鐘上,這還是楊晨第一次發現天劫還會影響到自己的法寶,尤其還是一件并非自己本命法寶的東西。看起來,龍族留下的金鐘很不簡單,只是楊晨現在還無法確定金鐘的真正用途。能讓龍族放在那個寶庫中的東西,絕不是普通的凡品。
  在天劫房間中楊晨足足呆了有兩個月,這才心滿意足的從里面走出來。一出來,楊晨就看到了高月和公孫玲的兩張笑靨。
  這已經是高月和公孫玲第二次來到海螺水府和楊晨相聚了。眾女之中也只有她們兩個跑的最勤。石珊珊孫輕雪以及陶珺琪師無雙慕容姐妹她們都在妖獸潮中抓緊機會歷練,而兩女卻因為在妖獸潮最開始的時候就見識過最強悍的妖獸。相對來說她們更愿意抽出一段時間來多和相公團聚。
  和她們有過一樣經歷的還有慕容姐妹,有龍傀儡的護體。慕容姐妹同樣在魔劫爆發的最前期就斬獲過不少強悍的妖獸。不過慕容姐妹現在身為宗主親傳弟子,自然也要多為宗門考慮一些,暫時還不能經常和楊晨見面。
  夫妻見面,自然是親密一番,然后兩女才愜意的靠在楊晨懷中,和他講述這些年外面的情形。
  基本上,修士們還在按部就班的奪取失地,沒有什么特別讓人興奮的事情。不過,有一個勉強算是好消息的消息。那就是道門和魔門的地盤終于被打通,不再是以前被割裂的樣子。
  魔門的地盤和道門原先雖然接壤,但是距離頗遠,魔劫爆發之后,道門基本上被壓縮在西平山到純陽宮這片區域內,而魔門則被壓縮在另外一個以陰陽魔宗,無極魔宗和血煞門為主的地域上,慢慢的休養生息,直到妖獸變弱后才開始反攻。
  陰陽魔宗的運氣很好。有一個大長老芳華夫人,因為和楊晨的關系,楊晨在上次在試煉之地分別時就給她透露過一個合適的地點,足以避過這一次的魔劫爆發。
  芳華夫人帶著她的那批弟子。以修為突然大進需要覓地潛修為由,向陰陽魔宗申請了一批物資和弟子,前去建造陰陽魔宗別院。
  在陰陽魔宗內。芳華夫人和她的弟子修行的功法注定了她們會極快的增長修為,宗門內的高層心照不宣。反倒是有幾個高層因為芳華夫人愿意把之前控制在手上的那個幻城交出來。對此很滿意,十分爽快的滿足了芳華夫人的要求。
  現在芳華夫人建造的那個別院。已經是陰陽魔宗現在的山門所在。陰陽魔宗也因為芳華夫人的這個突發興起,避免了寄人籬下的難堪遭遇。
  無極魔宗同樣也是借了楊晨的光,楊晨的弟子是無極魔宗凡間宗主的兒子,所以楊晨也指點同樣已經飛升的葉震雄在另一片相對不遠的區域弄了一個小據點。
  這個小據點,在魔劫爆發后,竟然被人偶然的發現周圍不遠處就有一個品質極佳的天仙級靈脈,然后一度成了后來無極魔宗的山門所在。
  陰陽魔宗和無極魔宗之間,隔著血煞門的地盤。這可不是什么分院什么的,而是真正的血煞門的山門。三大魔宗同樣占據了數十萬里方圓的地界,也讓魔劫爆發之后魔門弟子有了一個安穩的落腳之處。
  從各方修士反攻妖獸開始的那一天起,道魔妖三方就開始有意識的打通三方的聯系。終于苦心不負有心人,道門和魔門的地盤在十年前徹底的打通,重新建立起暢通的聯系。
  妖族和散修聯盟的地盤在另一個方向,距離道門魔門都比較遠,暫時還沒有貫通。不過妖族和散修聯盟之間也同樣打通了聯系,和魔門道門在兩個方向上形成了對妖獸夾擊的態勢。
  這些看起來是個很好的趨勢,至少表明修士們正在慢慢的恢復原本對于靈界的控制,一切都在向著最好的一面進行。
  只是,這種感覺讓楊晨很是覺得怪異,難道趙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為了弄出來一大堆妖獸殺戮一群修士?這也未免太對不起他們先祖的那些大手筆安排了。要在靈界殺戮的話,金仙中期的龍傀儡出手豈不是效率更高?
  但在沒有徹底弄清楚趙家的意圖之前,這種怪異的感覺也只能是存在楊晨的腦海當中,沒辦法解釋。真相還需要楊晨親自去找出來。
  “現在好了,相公你應該開心了吧?”公孫玲在楊晨的另一邊,舒展著自己美麗的嬌軀,笑著對楊晨說道。
  “我要開心什么?”楊晨的手緊了緊,將高月和公孫玲抱得更緊,笑著問道。
  “你的美艷管家和美麗的侍女們,很快就可以過來看你了。”公孫玲仿佛在吃醋,又仿佛在開玩笑一般的將這些話說了出來:“算算你們也有兩百多年沒見了,她們肯定想你想的厲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