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54 居然有同道中人(下)

血煞門門主傷重不治?聽著這個消息,楊晨的感覺和芳華夫人一模一樣,實在是太怪異了。
  超級宗門之中,哪個宗門的門主不是坐鎮在宗門之中運籌帷幄?哪一個會像血煞門門主一般非要去妖獸潮當中廝殺歷練?
  連純陽宮的掌教宮主,都是在臨陽川這邊忙碌處置宗門事務,更別說比純陽宮大了許多倍的超級宗門。這種事情,根本就不符合堂堂一門之主的表現啊!
  堂堂血煞門也是魔門超級宗門之一,加上血煞門只有一半的地盤被妖獸潮沖擊,這么好的地盤優勢,還不至于要讓門主親自出馬到最前線沖殺吧?這真的是有點奇怪了。
  “血煞門前期損失很大?”一時間猜不透血煞門門主的想法,楊晨不由的問出聲來。
  “相對其他宗門來說,是損失最小的一個。”芳華夫人知道楊晨要問什么,馬上接口回答道:“畢竟地盤的優勢在那邊,有強大的護山大陣,經營多年,要是再損失巨大的話也不配和我陰陽魔宗相提并論了。”
  “那他為何要親自出馬?”這是楊晨想不通的地方。如果說損失巨大的話,還可以說宗主親臨前線鼓舞士氣,損失沒那么大,門主這樣做就太不應該了。
  “據說血煞門主修行的一門血煞魔功,正到了關鍵時刻,需要大量的天仙玄仙級的修士血液才能突破。”芳華夫人也是道聽途說,把自己知道的東西都說了出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好理解了。魔門中人。需要新鮮的血液突破是常事。既然需要如此等級的血液,那么那些妖獸就是最好的目標。
  可是還是有些東西說不通。楊晨忍不住又皺眉問道:“門主出馬,身邊難道不會帶幾個高手護衛嗎?”。
  說句不好聽的。連楊晨一個區區純陽宮的少宮主,出門不是帶著地龍就是林正元這樣的高手。堂堂魔門六大宗門之一血煞門的門主,出門要是身邊只帶幾個天仙高手傍身那已經很丟人了,至少也得玄仙級別的才能拿的出手吧?
  不看玄天門王門主幾次見楊晨,隨身洞府當中都是帶著三十六位玄仙高手,一個不對馬上就能將楊晨拿下消滅的。血煞門就算不是魔門領袖,可這個排場也總應該有的吧?不夠三十六個,來上三五個也屬正常。
  有玄仙高手在身邊還能被重傷導致不治,那得是遇上什么樣的超強妖獸?要知道。按照楊晨知道的情形,現在靠近修士們的這些妖獸,修為已經降到了天仙水準以下,堂堂血煞門主,加上護衛,不應該被幾個地仙級的妖獸重傷吧?
  不過,從血煞門中傳出來的消息就是如此,外人也不可能越俎代庖非要沖進血煞門問個清楚,只能是接受現實。
  況且。現在各大宗門尚且自顧不暇,誰又有空去關注別家宗門死活?血煞門要是因此而滅了門,說不定周圍的宗門還會暗地里拍手稱快呢。魔門講究利己,沒有修士那么熱心。
  芳華夫人之所以關注。還是因為她知道楊晨一定會想知道這些,才會特意的多注意了一番。
  在楊晨的女人當中,妻妾們是值得楊晨信任的。可是她們當中沒有一個知道楊晨和太天門滅門之間的關系。連楊晨最喜歡最敬重的高月都不明白。
  可是,連海螺水府都不讓知道的芳華夫人。卻是唯一一個知道楊晨這個秘密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其他妻妾都是出身道門,而只有芳華夫人出身魔門的關系。總之楊晨對芳華夫人不是一般的信任。
  從楊晨后來提醒各大宗門魔劫爆發的事情,芳華夫人就知道,楊晨不是針對玄天門就是針對趙家了,所以她也很配合的按照楊晨的吩咐將陰陽魔宗引導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或許有一天,芳華夫人會在靈界看到玄天門的覆沒。那副想象中的景象,就算沒有楊晨這層關系,只是道門魔門之間的對立,就足以讓芳華夫人浮想翩翩了。
  “血煞門的新門主,是什么人?”在靈界楊晨還沒有和魔門的高層接觸過,對于他們也不熟悉,只能向芳華夫人請教:“這么容易就成了新門主了?”
  如果門主是正常的飛升,宗門或許會比較穩定,因為老門主在飛升之前肯定會安排好后續的一切,包括繼任門主的事宜。可是像這樣的門主暴斃,在魔門之中,少不得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原來的一個長老,手段了得!”芳華夫人由衷的贊嘆道:“老門主一出事,短短三天之內,殺了三個反對的長老,降伏了剩下的高手,心狠手辣,當機立斷。我們宗主和幾個長老都是贊不絕口。本來打算借機看能不能從血煞門弄點好處的,結果消息還沒傳到我們這里,那邊就已經塵埃落定。”
  魔門中人,對于這種十分合他們胃口的高手,也不吝贊嘆。從芳華夫人的口中,楊晨就能聽出來她也很欣賞對方的做事方式。
  聽到芳華夫人口中最后說出來的那個名字,楊晨很開心的發現,他居然有這個血煞門新門主的印象。原因無他,因為現在的這個新門主復姓司馬,前世也是一個小有名氣的高手,楊晨腦子里多少還有點記憶。
  記憶中,這個叫司馬非的高手在仙界是被派到了天河盡頭的軍營,然后就銷聲匿跡了。之所以記得這個司馬非,因為這家伙的經歷和楊晨比較類似,也是因為得罪了人才被發配到了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這讓同病相憐的楊晨印象深刻。
  不過,前世在圍剿易老魔之前,似乎有傳說天河盡頭那邊有天魔肆虐,不知道這個家伙有沒有危險。
  正在調動記憶,楊晨陡然發現了一個很讓人不解的問題。既然現在這個司馬非如此的殺伐果斷,沒當上門主之前也是血煞門的一個大人物,怎的到了仙界還會混的那么慘?
  就算天庭是玄天門掌控,可也沒有一手遮天到能把血煞門一個核心長老發配到邊遠地區的實力吧?這里面有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