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60 真有不長眼的(下)


  這不是楊晨在這里危言聳聽故意的嚇唬李長老,而是楊晨想起來,前世到楊晨飛升之前,玄天門的核心高層已經整個的換了一批。盡管不是那個藥堂的朱堂主做門主,可核心高層之中,除了凡間飛升的李門主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和凡間核心高層無關的家伙。
  在這種三界的宗門傳承中,一般有一個默認的潛規則,那就是在凡間做了門主的人,肯定在靈界最后還會繼任門主。
  ”“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或者把這個潛規則擴大化一下,凡間的宗門核心高層,基本上飛升到了靈界仙界,同樣也是宗門的高層。只是這個高層之間的傳承需要持續一段時間,至少要等剛飛升的那些宗門高層修為以及見識都到了一定境界后才會執掌宗門。
  按照這個潛規則的話,凡間李門主他們成為玄天門的核心高層就一點Wèntí都沒有。事實上前世也是這樣發展的,李門主依舊成了靈界玄天門的門主。
  但奇怪的是,前世凡間太天門的其他核心高層,并沒有得以全部都繼承宗門高層的位置。楊晨現在腦子里的記憶一點點翻起來,似乎那些人都出了意外。
  靈界魔劫一開始,就折了其中的三個,都是那個時候恰好在試煉之地進行試煉,首當其沖被爆發的妖獸潮湮滅。剩下的幾個,也都在后來的某些意外中出事,只有李門主一個人堅持到了最后。
  李門主做門主的時候,朱堂主已經是太上長老,但似乎在玄天門內是少有的言出法隨的大人物。連李門主都要尊敬三分。
  結合今生看來,似乎朱堂主在玄天門的影響力。在靈界魔劫之后,一直持續到了楊晨飛升都沒有結束。甚至楊晨都飛升了。朱堂主還一直以太上長老的身份守護著玄天門,端的是勞苦功高啊!
  李長老是何等樣人?能在玄天門當上核心長老的就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只是聽楊晨這么一說,馬上就想到了更多。
  這朱堂主,貌似還真的是打著好主意,看起來還是堂堂正正的陽謀,就是自己研究出一種超凡脫俗的丹藥,能夠極大的增強高層的實力。當然,同時也讓所有服藥過的人距離度劫飛升又近了一步。
  完全沒辦法指責。人家就是堂堂正正的出招,每個修士的最終目的是什么,還不是讓自己的修為提升?有這樣的丹藥,又是專屬于玄天門的,服用之后,每個弟子都只會感恩戴德,又怎會懷疑和怨恨?
  其他方面,朱堂主表現的一直是中矩中規,毫無出挑之處。就算是李長老想抓個把柄也抓不到。難道李長老能用人家想要煉制一種全新的丹藥有陰謀來對付朱堂主?
  可是楊晨說的又十分有道理,至少李長老心中已經有了很大的懷疑。對方數百年前就放出風來要研究這種丹藥,其中投入的辛苦一持續就是數百年,沉得住氣。壓得住手,想來也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到時候人家煉制出的丹藥弟子們服用個個效果出色,再送給核心高層使用。落下好大的人情不說,還能間接的達成自己的目標。果然好心機。好手段,不聲不響的達成目的。潤物細無聲,在這方面,絕對是高手。
  關鍵是人家不爭一時長短,也不會馬上爭奪門主的位置,就是一個個把其他高層送走,自己成為輩分最高,身份最高的存在,就算不是門主,說句話也和門主差不多。這分明就是間接掌控玄天門的架勢。
  面對這樣的對手,李長老頓時有一種老鼠拉龜無處下手的感覺。直接和王門主他們挑明,估計旁人根本就不會信,反而會懷疑他為什么會這么想。
  這種難纏的對手,似乎也只有抱著同樣心思的李長老才能想明白對方的企圖,其他人根本就不會有這種陰暗的心理。
  “師祖,弟子的身份,這位朱堂主Zhīdào不Zhīdào?”楊晨看著李長老似乎是有些一籌莫展的樣子,忍不住出聲問道。
  “他不次李長老回答的很肯定:“門主說了,你的身份是絕密,Zhīdào的就爛在肚子里,不Zhīdào的,就永遠不要Zhīdào。雖然他是新增補的核心,但沒人會犯忌諱把你的身份告訴他的。”
  楊晨一開始還有些擔心,要是這朱堂主真的是趙家人的話,Zhīdào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想要在玄天門和趙家之間煽風點火就沒那么容易了。現在李長老這么說,立刻讓楊晨放心許多。
  只要對方還不Zhīdào自己的身份,那就有Kěnéng把對方的真實意圖逼迫出來。既然能夠讓魔劫提前發動,顯而易見已經打破了趙家的布置,那么這個朱堂主的如意算盤,未必就能打的那么響。
  幾百年研究下來的丹藥還沒有成功。據楊晨所知,那種叫做七巧破障丹的玄天門獨有的丹藥,前后朱堂主應該是研究了一千多年,現在根本就拿不出完美藥效的丹藥來。
  既然如此的話,只要想辦法讓朱堂主提前發動,楊晨說不定還能不用讓李長老冒著被人指責的危險,輕松的達到目的。
  “既如此,弟子倒是有個想法。”楊晨琢磨一會之后,猛地想到了什么,在大腿上猛拍一把,興奮的說道:“師祖幫忙參詳一下。”
  面對李長老,楊晨還得講究一些說話的技巧,至少要讓李長老覺得,這是他想通的,而不是自己的主意。這一點,很重要。
  “什么想法?”李長老登時眼睛一亮,看來自己找楊晨這個徒孫來商量果然是沒有錯的,這么一會功夫,不但提醒了自己沒有看到的疏漏,還找到了突破的方向,這個徒孫,硬是要得。
  “現在這個丹藥還沒有研究透徹,但肯定是有了初級的樣品。”楊晨一邊看著李長老的反應,一邊調整著自己的措辭說道:“如果能讓朱堂主的布置被迫提前的話,說不得朱堂主也就只能用這種不夠完美的丹藥來鋌而走險了。”未完待續……)(http:www.booksrc.net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