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962 粉身碎骨(下)

李長老是帶著發自骨子里的笑容回去的,當然,表面上看,卻是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
  在外人看來,李長老這次過來,一為道賀,二為了求丹。依照楊晨一貫的不吃虧的個性,加上對外表現的純陽宮和玄天門并不算是很和睦的關系,李長老的這種表現,分明就是被楊晨狠狠的敲了一番竹杠后的惱羞成怒。
  對李長老來說,這種惠而不費的表演很簡單,而且還對楊晨有好處。他的這么一番做作,一方面越發的給大家坐實玄天門和純陽宮罅隙越來越大。另一方面,也算是間接的給楊晨抬價。
  其他宗門的代表很樂意看到玄天門在楊晨身上吃癟,這種喜聞樂見的事情在凡間已經發生過不止一兩次,每次都能讓各方宗門開心許久。
  哪怕為此各方宗門還要付出比平常多一點點的代價,大家也喜歡看到玄天門的狼狽。而且很多人都明白,楊晨這個后輩,不會那么貪婪,雖然對外宣稱其他宗門也花費了和玄天門一樣的代價,可每次總是有折扣的。
  各方宗門得到了他們想要的丹藥,同時也親眼目睹了楊晨真的恢復了人仙修為,這就已經足夠了。靈界最年輕的六品煉丹師,一個前途無量的煉丹大師和各方宗門關系都還不錯,只要稍微付出一點靈石或者藥材等等的代價,就可以買到救命的丹藥,還有比這更好的結果嗎?
  掌教宮主和其他純陽宮的高層也在好奇,楊晨到底敲了李長老多少東西,能讓堂堂玄天門的核心長老臉色變成那副德性?
  還好。楊晨并沒有說實話,沒有把李長老直接扔給楊晨的那個裝滿了妖獸尸體上精華部位的乾坤袋拿出來。只是說了一個相對不那么離譜但能讓人覺得肉痛的價格出來。
  即便如此,掌教宮主他們已經開心的合不攏嘴。這么多年來。能在玄天門嘴里挖下肉來的,也只有純陽宮一家了。
  各方從楊晨這里求丹已經成了常態,楊晨成了六品煉丹師之后更是如此,沒人會覺得有什么問題。別的不說,光是六轉蘊髓丹就足以讓無數人垂涎了。
  楊晨已經不用再做什么,放出了這個消息,然后其他宗門的修士知道楊晨已經復出,這就足夠了。楊晨甚至從沒有想過去斬殺妖獸歷練,只是呆在宗門內。一邊修行,一邊煉丹。
  相對純陽宮這邊的熱鬧,李長老回到玄天門就顯得有些低調。一路上隨行的玄天門弟子,都不敢大聲說話,生怕惹惱了李長老,殃及池魚,心中未免將楊晨這個罪魁禍首罵了個狗血噴頭。
  李長老已經將接下來的計劃在心中完善了幾遍,和楊晨商量過之后,基本上只要朱堂主有問題。恐怕在李長老的安排之下一定會露出馬腳。回到依舊還在西平山的玄天門,李長老也沒有驚動其他人,只是和王門主劉堂主碰了一下,然后就再無下文。
  一切看起來都十分的平靜。不管是外面的形勢還是玄天門內部,都顯得很自然。修士們在一點點的奪回失去的地盤,玄天門則正在準備將宗門從西平山分院搬回原來的山門。所有的一切都在有計劃的進行著。
  除了李長老之外,沒人知道玄天門內部正在醞釀著一場狂風暴雨。或者楊晨也算是知情人。但李長老打算什么時候發動,楊晨具體也不知道。
  幾個李長老的心腹在暗中調查著藥堂朱堂主近幾百年來需要的藥材。不出楊晨的所料。噬冰蛇的大名赫然就出現在朱堂主的藥材清單上。
  只要簡單的把問心丹的丹方和朱堂主的這些藥材清單一聯系,很容易就能看出兩者之間的關系。
  朱堂主的使用的藥材清單,即便是以李長老下令,依舊還是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當兩個心腹把拿到這份藥材清單的難度向李長老稟報之后,李長老也徹底相信了楊晨并沒有監視朱堂主的舉動。
  也正因為如此,李長老對于楊晨的煉丹水平再次贊嘆起來。果然不愧是數千年來資質最佳潛力最大的煉丹大師,光是靠著一個藥效的目標方向就能從藥材上推論出這么多內容,在煉丹上的認識簡直可以說是驚天地泣鬼神。
  前面的全被楊晨猜中,甚至李長老又一次看似隨意的偶遇朱堂主,還問候了一下朱堂主的新藥研究的如何,朱堂主給出的回答,也和之前楊晨猜測的如出一轍。
  要不是李長老很清楚的知道楊晨不可能也沒有能力監視朱堂主,他一定會驚訝朱堂主對楊晨猜測的配合。現在,既然如此的吻合最壞的估計,那么朱堂主的嫌疑就越發的有些大。
  李長老很是沉得住氣,從純陽宮離開回到宗門之后,硬是十年安分守己,沒有半點發作的征兆。別的不說,光是時間上的錯開,就讓任何人都懷疑不到楊晨的頭上。
  甚至李長老還親自出馬,又用了十年的時間親自斬殺妖獸,并在幾個太上玄仙長老的護持下,深入原先的試煉之地探查一番之后,這才回到玄天門。
  一回到玄天門,李長老就馬上召集玄天門核心高層會面。事發突然,眾人甚至都不知道李長老為何會如此著急,商討什么也沒有頭緒。
  “事關重大,我也不敢完全斷定,所以請門主和幾位一起參詳一下。”李長老說話很客氣,可臉上的表情卻充分的說明了李長老此刻是多么的認真嚴肅。
  “到底是什么事情?”王門主也認真起來,沉聲詢問道:“不要著急,慢慢說。”
  “我這次發現了一點東西,特意讓幾位玄仙長老護送我到原先的試煉之地當中走了走。”李長老一邊說著,一邊目光很隨意的掃過眾人。在朱堂主的身上也是一掃而過,沒有半點的停留。
  “以前我們都以為趙家肯定在沒有被魔劫波及的地方,找遍天下卻忽略了一個地方。”李長老終于說出了自己的見解,目光在朱堂主的手腕上掃了一下,轉向了王門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