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964 朱堂主的身份(下)

楊晨的見識之深,別人不清楚,李長老可是一清二楚的。當他知道楊晨是從斬仙臺出來的之后就明白,楊晨肯定知道一些凡間靈界的修士不知道的東西。
  所以,當楊晨這么說的時候,李長老當場就變了臉色。不是因為憤怒,而是因為害怕。自己什么時候竟然有帶著邪氣的龍族法寶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但下一刻,李長老就猛地明白過來,最近自己拿到的東西里,就只有一個,薛長老孝敬的蓮花座。莫非就是那樣東西?
  懷疑歸懷疑,可李長老并沒有直接拿出蓮花座讓楊晨檢查,而是拿出了一堆的東西。畢竟薛長老的身份非同小可,也不能任由楊晨平白無故的懷疑。
  “這些都是我最近拿到的東西,你看看是哪樣?”李長老臉上一點都沒有不信任楊晨判斷的表情,而是很和藹的說道:“這些年不時的總有收獲,有時候也來不及仔細檢查。”
  “師祖為了宗門殫精竭慮,日理萬機,這等小節之處自然是無暇顧及。(平南文學網)”楊晨不輕不重的拍了李長老個小小的馬屁之后,這才開始一一的檢查。
  說是檢查,其實就是拿起來放下拿起來放下。對楊晨來說,判斷哪樣東西實在是太簡單了,只要一入手楊晨就能知道。龍族的東西對于哮天來說有著天然的吸引力,距離近點就能判斷出來。
  裝模作樣的挑揀一番之后,楊晨把蓮花座拿了出來,單獨放到一邊,然后又繼續檢查接下來的東西。
  看著楊晨居然如此精準的挑出了蓮花座,李長老心中已經有了定論,但臉上還是沒有半點的變化。靜靜的看著楊晨的動作。
  楊晨很勤懇的將所有李長老拿出來的法寶都檢查過一番之后,這才轉身拿起蓮花座再次查看一番,很是篤定的對李長老道:“師祖,就是這個。”
  “你確定?”李長老問的很慎重。
  “弟子很確定。”楊晨再次重重的點頭:“這東西上面有一股隱藏很深的邪氣。短時間的話應該沒什么影響。可是接觸時間長了。不是什么好事。”
  “這可是宗門薛長老親自從宗門倉庫中挑選出來的材料精心煉制的。”李長老看著楊晨的眼睛,很是嚴肅的說道:“不僅僅我有。連門主劉堂主和其他兩個長老都有。你確定這東西有問題?”
  “東西肯定有問題。”楊晨聽著李長老的話也皺起了眉頭,這個薛長老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不過,這個問題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似乎對玄天門高層并沒有好意。是趙家人還是其他?
  “何以見得?”李長老問的很仔細,由不得他不面面俱到,事關重大,李長老也不敢輕易的信任楊晨的判斷。盡管他內心當中其實已經信了有八成,可還是要問個仔細。
  “材料就不對。”楊晨直接搖頭道:“弟子不知道宗門是怎么找到的這種材料,數量還這么多,肯定不正常。”
  “這是什么東西煉制的?”李長老皺著眉頭問道。
  “應該是一種蜃龍的骨頭。”楊晨這次沒有說的很肯定。只是說了一個大概:“趙家的封印中有一個類似的高手,就是以能制造幻境著名。那種根感覺很類似,不過這上面的氣息比那個活著的高手還要邪門,應該是加入了另外的東西。”
  趙家封印的類似高手自然是指海老。這一點李長老知道有這么一個高手存在。聽著楊晨的話,李長老的腦子開始瘋狂的轉起來。
  “宗門有這種材料也是這些年宗門的高手斬殺妖獸之后帶回來的。”李長老一邊回答楊晨之前的問題,一邊在思索這其中到底有什么問題。
  “這就是問題所在。”楊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道。
  “這里有什么問題?”李長老越發的不明白,從如海潮一般的妖獸當中找到幾個這樣的妖獸,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弟子這些年因為煉丹的需要,很注意一些妖獸身上的材料。”楊晨詳細的解釋著:“日落巖萬寶樓是最大的妖獸材料買賣之所,幾乎所有的妖獸都見過,可弟子沒見過有人斬殺過這樣的妖獸。”
  楊晨的話一出口,李長老就意識到這里面的問題大了。萬寶樓的名聲,李長老實在是清楚太多,如果萬寶樓這些年經手的妖獸當中都沒有這些妖獸材料的話,那薛長老說從宗門倉庫中找到的材料就有點站不住腳了。
  “也許是弟子孤陋寡聞。”楊晨依舊還是搖頭,有點不看好的說道:“師祖或許可以打問一下其他宗門,看看他們宗門當中有沒有斬獲類似的妖獸。”
  這問題其實也很好查,只要李長老靠著個人的關系和其他幾個超級宗門的好友打個招呼,問一問那些宗門有沒有這種材料并不是多大的事情,很容易就能得到答案。
  一想到這個簡單的驗證方法,李長老對楊晨原本有八成相信,現在已經變成了九成五。楊晨不可能拿一個不靠譜的傳聞來騙自己,而且各大宗門還沒有能賣楊晨面子到這種地步,會合伙欺騙他這個玄天門的核心長老。
  “如果長期使用的話,會有什么麻煩?”李長老沉默了一小會,斟酌著問道。
  “在這個椅子上坐著的人感覺到的全部都是幻境,包括自己的所有感覺,甚至有可能會讓人覺得自己修行都有了極大的提升。”楊晨雖然說出的話還是不敢帶著異常肯定的語氣,可是內容卻讓李長老結結實實的嚇了一大跳:“長期下去,使用的修士會不知不覺被這椅子當中的某種意識催眠,旁人看起來正常無比,可修士已經在無聲無息間被控制,成為一個活著的傀儡。”
  “咝!”李長老聽著倒吸一口冷氣,要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災難了。虧得自己還帶著這蓮花座修行了好幾次,好懸啊!
  “這事情可不能信口開河。”李長老忍不住提醒楊晨道:“楊晨,你可要想清楚,無憑無據詆毀薛長老,可不是小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