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67 弟子飛升(下)


  除了憤怒,王門主他們心中還有一種深深的恐懼。要知道,除了李長老只是在蓮花座上修行了幾個月之外,其他人可都是拿蓮花座當成至寶,恨不能一天到晚都坐在上面不下來的。
  李長老和楊晨在外面試驗了一年多,也就意味著他們幾個被暗中影響了一年多快兩年的時間。盡管知道對于他們這種修為的人影響不是很大,可誰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厲害的后遺癥?
  這樣不知不覺被暗算,讓幾個高層都憤怒不已。趙家的人,似乎已經越來越肆無忌憚了,以前趙家的行事方式可不是這樣啊!
  看起來,一定是有什么東西刺激到讓趙家有點著急了。眾人的腦海中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李長老說在試煉之地看到了有修士痕跡并且猜到了趙家可能隱藏在試煉之地的事情。
  也只有這種關乎趙家根本的大事,才會讓這些趙家人瘋狂吧?而且,知道這件事的,也只有玄天門的這幾個核心高層,薛飛所針對的,同樣也是玄天門的高層,要不是那些妖獸的尸骨不夠,說不定會把整個玄天門核心高層一網打盡吧?
  薛飛還在外尋找同樣的妖獸尸骨沒有回轉玄天門,但王門主派出去的弟子已經回來。事實證明,道魔妖包括散修聯盟當中,沒有一個宗門遇上過這種妖獸,也沒有一個宗門藏有這種妖獸的尸骨。
  王門主派去的弟子很盡責,查的也十分周到,不但找了各大超級宗門,而且還找了其他的一些大小宗門,甚至連各個地方的坊市都沒有放過,每個大商號都求購過。結果依然還是一樣,沒有那種妖獸的尸骨。
  再沒有什么比這個調查結果更有說服力,何況還要加上蓮花座和極樂臺的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效果,五位被暗算的核心高層。心里面已經認定,這薛飛是趙家人了。
  薛飛在外面的行跡,也一直有人在暗中盯著,不怕他逃走。一旦薛飛有想要逃匿的打算。暗中跟隨的十幾個太上高手馬上就會出手將他擒獲。如果他沒有異狀,安然回轉,那就不用管他,回到宗門,自有宗門執法堂處置。
  春風得意的薛長老自然不會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然被李長老看破,他現在發愁的是,哪怕窮整個趙家,那種妖獸的尸骨也不過只有六七個而已。要知道,那種妖獸尸骨煉制的幻境,是最好的錘煉道心的法寶。現在卻大材小用來暗算玄天門的核心長老。
  可現在機會真的是難得,如果真的能夠一舉把整個玄天門核心高層一網打盡的話,那可是趙家萬古難逢的絕世功勞。要知道,靠著這個暗算玄天門高層,可是能將他們控制為傀儡的。使用趙家最玄妙的控制手法,外人決計難以看出來端倪。
  不動聲色間就可以把道門第一大派玄天門控制在手中,而且玄天門在仙界還是掌管天庭的宗門,一旦成功,對于趙家來說簡直可以說是一步登天,直接就立于不敗之地了。
  這么大的誘惑,值得下血本。薛飛通過秘密的渠道給家族傳信之后。家族也終于通過了這個讓人肉疼的決議,派人將家族內僅有的兩具妖獸尸體送了過來。
  得到了妖獸尸體之后,薛飛馬上啟程趕回玄天門,一路上都沒敢有什么耽擱,只為早一日煉制成功蓮花座,早一日能讓多一個核心長老入彀。
  風塵仆仆回到宗門。薛飛也顧不得休整,馬上面見王門主。盡管他是核心長老,可這次是領了門主之命去找材料的,回來了,自然要向門主復命。這是規矩。就算是核心長老也不能例外。
  “門主,薛某幸不辱命!”見到王門主,薛飛長老馬上拱手行禮。他是長老,不用躬身更不用跪拜,但應有的禮儀卻不能少:“此次出行,僥幸又找到了兩個合用的妖獸尸骨,又能煉制兩座蓮花座了。”
  “薛長老辛苦。”王門主一臉的開心,似乎因為薛飛的這個好消息而高興,伸手請薛長老坐下:“快坐,這次薛長老不知道有沒有遇上什么波折,外出有何發現?”
  這邊已經有門主親信弟子送上香茶,遠遠的退了下去。門主和薛長老交談要緊事,誰敢不要命的呆在原地聽?
  “倒是一路上很安全,沒有碰上什么敵人。”薛長老也明白,這是門主寒暄而已,不是什么要緊事。不過這種高層之間的寒暄也是大家慢慢增進感情的一種渠道,薛長老自然不會拒絕,一邊喝著香茶,一邊和門主閑聊起來。
  畢竟王門主身在宗門,不可能親眼看到外面發生的事情,所以每次有高層外出,回來都會把自己的所見所聞稟告一番,也算是門主知道外界真實情形的一個方法。
  薛長老完全不懷疑這里面有什么問題,把自己外出看到的事情挑緊要的或者看起來有些蹊蹺的說了幾件,最后才告罪道:“這次出去主要是尋找材料,也怕引起其他宗門注意,所以沒有大張旗鼓,其他的事情也沒有關注太多,倒是失職了。”
  王門主卻是絲毫不以為意,臉上帶著笑容,再次開口道:“薛長老一路辛苦,本來是不該多問的,不過有件事情還是需要薛長老幫忙解惑。”
  “門主盡管吩咐!”薛飛哪里還能拒絕,馬上開口道:“只要薛某知道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就好。”王門主點了點頭,慢條斯理的問道:“宗門從上一次薛長老拿出極樂臺之后,就派了不下數百精通商賈的弟子去別家宗門和各地坊市去搜羅這種妖獸的尸骨。十年時間一無所獲,可是薛長老卻單人匹馬出去幾年,就帶回了兩具尸骨。”
  說完這些,王門主饒有興味的盯著薛飛,也不管薛飛臉上突然變化的表情,臉上還是帶著那種高深莫測的笑容,慢慢的說道:“薛長老的運氣,未免也太過于好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