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974 有可能螳螂捕蟬(上)


  本來剛飛升的修士,需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適應過程,等到完全適應了靈界的靈壓之后,再出去試煉才是最好的方式。
  楊晨和一眾妻妾們就是這樣,光是這個適應過程,就整整用了差不多兩百年左右。用李承大哥的話說,就是至少把自己精修的功法來上一億個周天再說。
  不過,現在靈界魔劫,妖獸潮這種機會難得,讓木柏花夢幽和葉羽硬生生的浪費這樣的機會也是暴殄天物,下一次有這樣的歷練機會還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后,還不如盡快加入歷練。
  不說別的,木柏和葉羽在前世就不是什么省心的主,隨便哪一個拿出來都是赫赫兇名。雖然說歷練的早了點,但顯然對這兩個家伙來說并不算什么。
  尤其有侯云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帶著,簡直就是正對兩個兇人的胃口。要不是有楊晨在純陽宮,他們一定要前來拜謁師父和宗門,說不定早就跟著侯云一起殺戮去了。
  只有花夢幽相對來說文靜一些,畢竟花夢幽的長項并不是戰斗,而是培育各種植物。拜見師父和掌教宮主等長輩之后,花夢幽就一頭鉆進了凈瓶藥園之中,去和久未見的阿朱阿碧去會面去了。
  楊晨數百年后見到自己的這幾位親傳弟子,也是十分的開心。認真的考校了一番木柏花夢幽和葉羽的修為之后,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幾個弟子沒有偷懶,修為十分的扎實,不管怎樣看都是妥妥的修行天才。
  數百年未見,楊晨也是按照每個人的特點悉心教導一番。在這方面,哪怕是修行了魔門家傳功法的葉羽。也是老老實實的聽著。葉羽現在是道心魔功,魔門功法用道門的方法修行,創天下之首例,在修行上,一路上都是戰戰兢兢和楊晨這個師父一路探討。生怕有什么行差踏錯。
  純陽宮在一段時間內,顯得風平浪靜。這種平靜,甚至還傳染到了玄天門的內部。
  玄天門王門主飛升,李門主接任并沒有帶來玄天門太大的動蕩,至少在玄天門高層之中是這樣認為的。那些隱藏在玄天門弟子當中的“奸細”被挖出來一大批,現在的玄天門。雖然少了不少的弟子,可是在向心力上,在純潔度上,卻是大大的有了提升。
  這和之前五行宗那一次清洗的作用差不多,剩下的都是忠心的弟子,自然在掌控上也容易了許多。
  經歷過這一次宗門的內耗。即便是再強硬的領袖,也不能不放松一下調查的步子,讓宗門養精蓄銳一番。否則的話,帶來的可就不止是宗門的動蕩,很有可能會引起人人自危,真到了那個時候,玄天門哪里還有什么向心力可言?
  這一次薛飛朱濤被挖出來。也著實的讓玄天門高層結結實實的出了一身冷汗。這兩個人可是已經踏入了核心高層的家伙,要不是因為陰差陽錯暴露出來,誰知道日后會給宗門帶來怎樣的惡劣影響?
  朱濤已經被劉堂主親自控制,從他的口中不斷的得到一些趙家內部的秘辛。可惜的是,朱濤從凡間開始就被安插到了玄天門內部,對于靈界的趙家知道的并不多。知道的都是凡間的東西,可凡間趙家已經滅門,就算知道再多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唯一的收獲,就是從朱濤口中知道了一些和趙家人的聯絡方法。這些聯絡方法也已經在對外公布朱濤身份之前就使用過,抓到了幾個趙家的聯絡人。
  可惜的是這種方法只能用那么一段時間。朱濤的身份一被公布,基本上就已經沒有了太多用處。趙家人不會眼睜睜的讓自家人落網而不進行任何針對性布置的。
  朱濤落網還帶來了另一樁好處,不過這好處不是對玄天門的,而是針對楊晨的。
  之所以玄天門的弟子會仇視楊晨,是因為楊晨在剛剛飛升靈界不久就斬殺了玄天門的修行天才逸仙公子。逸仙公子全名朱逸仙。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玄天門藥堂堂主朱濤的親生兒子。
  當時斬殺朱逸仙的時候朱濤已經是藥堂堂主,位高權重,哪怕不算是玄天門的核心高層,也算是僅次于他們的大人物。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老老實實等著其他核心高層飛升,朱濤也是手拿把攥能夠進入核心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一重關系,朱逸仙在玄天門內也是被無數人巴結的天才。當時朱逸仙被殺,引得玄天門內部不少的弟子都叫囂著要將楊晨碎尸萬段,替朱逸仙報仇。這叫囂的弟子里面甚至還有執法堂的幾個弟子。
  可是當朱濤的身份一泄漏,立時成了階下囚不說,玄天門上下再也不提替什么逸仙公子報仇雪恨的話題。原先和朱逸仙相交莫逆的那些弟子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對楊晨是感恩戴德。
  在當時那些弟子他們想要討好藥堂朱堂主的唯一渠道就是朱逸仙。要不是楊晨殺了朱逸仙,說不定他們都會為了討好朱濤而刻意的接近朱逸仙,成為朱逸仙的朋友。那也意味著朱濤的身份一被挖出來,首當其中被清洗的就是朱逸仙和他的朋友們。
  楊晨那個時候就殺了朱逸仙,當時看是斷了他們巴結朱濤的路,可現在轉頭看,又何嘗不是救了他們的性命?那些當時想要將楊晨如何如何的家伙們,不知道該如何才能酬謝楊晨的這個舉動。
  就連楊晨自己都不知道,誤打誤撞之下,竟然還有這樣的好處。玄天門從上到下對自己居然對沒有了惡意,這讓前世被玄天門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楊晨簡直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楊晨現在已經不在乎這些人怎么想了,靈界魔劫看起來已經到了尾聲,但楊晨知道,這個時候才是真正兇險的時候。反撲的那些妖獸,絕對會在趙家不顧一切的催動之下瘋狂的對靈界的修士進行殺戮。木柏他們想要去趕上歷練的尾巴,就要做好充足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