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80 最大的好處(上)

數千個玄仙高手數萬天仙高手的大混戰,估計全靈界修士當中八成的玄仙天仙高手都集中在了這里。冰火中文binhuo.com如此大的場面,估計也只有試煉之地核心才有這么多的高手云集。
  方圓數千里之內,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片混亂的戰場,法寶橫飛,強橫的神識一道道的掃過來掃過去,無數道的靈力如同犁地一般的將整個區域的地面全部都翻了一遍。
  原先的地面上不管是房舍還是陣法,甚至是石頭,都已經徹底的消失,變成了一大蓬最細碎的齏粉。原先視野之內還有幾座不算是太高的大山,現在看過去已經完全沒有了影子,整個的被削平。
  聲音已經傳不過來,肉眼也看不太清楚,想要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就只能用神識探查。在場的眾人,神識都能放出千里之外,反正只是探查一下那邊的情形,又不是針對性的攻擊,所有人全都是肆無忌憚的在進行著。
  這般的情形之下,數萬人混戰的場面中,突然多了幾十道神識,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哪怕甚至當中就算是帶著挑釁,也不會有人多注意一眼。眼前的大敵還沒有消滅,又何必管不知道多遠的不友好人士。
  眾女的神識都到了玄仙級別,這般放出去,近在咫尺的大長老他們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見此情形,大長老也當場吃了一驚。原以為陶珺琪神識修為出眾是因為各種因緣際會,沒想到楊晨身邊的女人們居然個個如此。
  相對來說,楊晨的表現就顯得有些平庸,至少楊晨并沒有當場釋放出玄仙級的神識來探查。
  自從識海中構筑起凌霄寶殿之后,楊晨再放出神識絲,就似乎比以往更加的纖細堅韌。以往三清訣的神識絲就很少有人能察覺。現在更加的隱蔽。哪怕就站在身邊的大長老,都沒有發現楊晨神識上的奇跡。
  無數的神識絲分成各個方向探進了三江盟的地盤,各處發生的事情如同就在眼前一般,歷歷在目。
  楊晨不僅看到了一群高手在截殺通天閣的高手。看到了三江盟山門內各處的大混戰。甚至還看到了兩個隱秘的所在。
  距離這里最近的一處,離通天閣高手的戰場不遠。那里應該是布置過很高級的陣法。至少普通的神識掃過去的時候,不會發現任何的東西。但楊晨的神識絲比較特殊,細細的鉆了進去,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狀況。
  原來是各大宗門的宗主們聚集在這里觀戰。或者換一句話說。是在這里現場指揮并督戰。剿滅三江盟這么大的事情,各方宗主肯定是要出面的,否則這么多的超級高手,光是協調就是個大問題。
  里面的人,楊晨幾乎全都認識。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其中有兩個楊晨居然以前沒見過。
  說實話,各大宗門的宗主。楊晨全部都見過,而且還是面對面的會面,所以突然在宗主群當中出現兩個不認識的家伙,楊晨當然會覺得有些奇怪。不過想來這兩個也應該是各自宗門的核心人物。否則根本沒有資格進入到這個隊伍當中。
  只是,讓楊晨奇怪的是,剿滅三江盟這么大的事情,怎么會有宗主沒有出現的?什么樣的大事能讓他們忙碌到這種地步,連這樣的場面都不參加?要知道,這一次沒有親身加入的,事情過后肯定會被到場的這些人隱隱的排斥在一個大圈子之外的。
  另一個無法神識直接探查到的地方距離很遠,就在三江盟的核心區域內。因為距離實在是太遠,就算是楊晨,也只能是發現了這個地方,卻無法再進一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三江盟這么大的宗門,不知道發展了多少萬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如果宗門的山門內連點外人不知道的秘密地點的話也太說不過去了。有這么一個地方才顯得正常。
  戰斗進行的很激烈,眾人在這邊看著,周圍倒是安靜的很,沒有什么戰火波及。木柏他們在山河地理圖之中根本就不用出來,神識也不用探查,只要公孫玲能神識探查到的,就可以在山河地理圖之中將一切都模擬出來。木柏他們呆在山河地理圖中,也不虞被大長老他們發現。
  不能不說,高手的戰斗光是看看都讓人覺得獲益匪淺。這么一會功夫,眾女已經個個都略有所思,神識關注的已經不是整個戰場,而是某個特定的范圍甚至于會是某幾個特定的高手。她們都這些高手的戰斗中吸收經驗,鞏固自身。
  楊晨也是一樣,不過他關注的高手就比較多,心思分成了幾份,也能關注的過來。這種完全實戰的教學就在眼前,哪怕楊晨前世也沒遇上過幾次,錯過了豈不可惜?
  不光是楊晨夫婦,連大長老他們都是滿臉的嚴肅,各自盯著幾個值得關注的目標聚精會神的感悟著。他們的任務是幫助楊晨解救徒弟,同時保護楊晨他們的安全,不用加入到戰圈當中。
  戰場上,有時候會發生一些無法預料的事情。高手太多,誤傷的事情在所難免,甚至還有自己人之間互相廝殺的,不用問,那是雙方的眼線暴露出來為宗門出力。一般遇上這個,人們也不會多注意,可楊晨關注的人多,發現這種情形出現的比例慢慢有些多了起來。
  當楊晨發現了第十個這樣的情形之后,心中忽的飄過了一絲疑慮。注意力又轉回到了各大宗門宗主們所在的地方,仔細的探查了一下。等確定了自己的懷疑之后,心中不由得咯噔一聲。
  兩個不在場的宗主,一個是魔門血煞門的門主,另一個是妖族廣源洞的洞主。妖族的宗門楊晨接觸的相對少不是很熟悉,但血煞門分明就是一開始大家懷疑有問題的那個宗門。宗主死的不明不白,才換了一個新門主沒多長時間,居然就連這種場合都不參與。
  “前輩,各方宗門都來了嗎?”心中一動,楊晨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身邊的大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