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82 分贓大會(上)


  每一個超級宗門背后,并不僅僅是一個超級宗門,還有許多依附于宗門的小門派,而且數量眾多。
  很多的時候,這些小門派都是獨立存在的,甚至絕大多數的時候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宗門是不是依附于哪個超級宗門。例如,現在的純陽宮,在李門主的眼中,就是隱藏的最好的一個玄天門的附屬宗門。
  這一次剿滅三江盟的戰役,看起來各宗門已經實力盡出,除了坐鎮宗門的高手,其他的幾乎都已經來到了三江盟的戰場。可是,這遠遠還不是超級宗門的完全實力,就是因為背后還有這許多的附屬宗門。
  突然出現的這些玄仙高手,就是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的棲身于各個附屬宗門的那些鎮派高手。一開始他們并沒有出現,為的就是等到趙家圖窮匕見的這一刻。
  一千多個玄仙高手生力軍的加入,場面頓時間又是不同。有了這么多人分散壓力分散敵人,天罡陣法立刻變得穩固萬分。不僅僅如此,有了這些高手們爭取到了時間,爭取到了緩沖,大長老他們終于有了合適的時機煉化藥力。
  首先就是身上的傷勢,楊晨一開始給的就是流轉功德靈芝玉露丹,療傷效果極佳。只是幾個呼吸間,大長老他們身上的傷勢就迅速的復原。然后就是千年丹的逆天功效也發揮出來,因為連接著服用了兩顆千年丹的緣故,三十六位天罡高手的修為直接就躍升了至少四個小境界。
  也就是說,原先不過區區玄仙四品的大長老他們,現在突如其來的就變成了玄仙七品。一開始因為被強敵壓制,就算是大長老他們也不得不抓緊時間來防護,沒有足夠的機會來吸收藥效。現在修為提升這還是因為時間太短。所有的藥效并不足以完全發揮出來的緣故。
  不夠既便如此,三十六個玄仙七品的玄仙高手也足以橫掃現場,尤其是他們還配合默契,動用天罡陣法的時候更是如此。
  只一出手。就至少有十幾頭妖獸和四五個血煞門的高手被卷入了陣中。七八個呼吸之后,這些妖獸和高手就被陣法絞成了碎片。然后天罡陣法并沒有停歇。馬上又帶著宗主們沖向了另一群氣勢洶洶沖過來的妖獸。
  轉眼間,又是十幾頭妖獸伏誅,效率之高,讓人賞心悅目。當然。感覺到賞心悅目的是各大宗門這邊,宗主們近距離的觀看著這種令人愉悅的畫面,一邊還風度翩翩的指點江山,無比的愜意,哪里還有剛剛的狼狽?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趙家或許以為三江盟是蟬,各大宗門是螳螂。而自己布置的血煞門和這些妖獸是黃雀,可是萬萬沒想到,黃雀后面還有個拿彈弓的小子。各大宗門搖身一變,突然間就變成了最后得利的那個。場面之轉換,讓人看得瞠目結舌。
  同樣瞠目結舌的還有楊晨的妻妾和徒弟朋友們,隱藏在地下,大家近距離的觀看了一出在人間的戰場上都難得一見的各種兵法的混合使用,真的可以說是大開眼界。
  “這些大宗門的人太狡猾了。”侯云這個直腸子愣頭青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然后馬上被數道美麗的目光狠狠的剜了幾眼,這才反應過來楊晨的幾個妻妾都是大宗門出身,忍不住一縮脖子,再不敢開口。
  眾女也懶得和一個莽漢一般見識,冷冷盯了侯云一眼之后,都轉過了頭,繼續神識觀察著上面的戰斗。本來京胖子佘奎謝沙還準備附和侯云來著,被眾女這一番無聲的排頭吃下來,誰也沒敢多說什么,捂著嘴竊笑了一番侯云之后,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上面。
  說是近距離觀察,實際上楊晨他們距離宗主們所在至少還有兩百里。不是不靠的更近,而是因為這里已經是楊晨能夠保證大家不被發現不被攻擊的極限了。再往前,就算不被那些高手們發現,也會被那種無處不在的攻擊波及。
  出手的可是數以千計的玄仙高手,就算是其中有十分之一的高手偶爾攻擊到地面上,也不是楊晨現在能靠著龍宮就抵擋下來的。更何況,眾人想要探查那邊的狀況,就必須要放出神識,一定會被發現。
  “看來大局已定了。”高月看著上面的情形,長出了一口氣,說出了這句話。
  除了高月和公孫玲,其他眾女都是大宗門出身,剛剛大長老他們險之又險的趕到了地頭接下了攻擊的時候,心中也只是略微的一松。等到血煞門又跳出來的時候,眾女的心又是隨之揪起。然后看到宗主們早有準備,又放下心來。連續的幾次,即便眾女沒有參加戰斗,也是一陣的疲憊。
  現在似乎可以稍稍的輕松一下了,所以高月才說出那句話。可是,她的話音才落,旁邊的師無雙就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大姐,恐怕未必啊!”
  眾女當中,師無雙一向是智謀過人,聽師無雙這么一說,眾女都是大驚。陶珺琪更是驚問道:“怎么?還有什么兇險?”
  “相公剛剛才說,宗主沒有前來的有兩個宗門。”師無雙依舊還是一臉的苦笑,無可奈何的回答道:“現在還有血煞門跳了出來,別忘了,還有一個廣源洞現在還什么都沒有做呢。”
  “這怎么辦才好?”陶珺琪頓時間焦急了起來。現在這個情形,別說眾人幾乎清一色的人仙修為,就算是最強的天仙級的京胖子和周嫻穎,恐怕在這種玄仙滿天飛的局面下也沒有一點插手的余地。說白了,她們就只有老老實實的看著,也只能如此。
  “不用太擔心。”楊晨這個主心骨適時的開口道:“連我們都能看透的的事情,幾位宗主如此的精明,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且看著就是!”
  眾女一想倒也覺得有道理,楊晨說的是精明,但實際上眾女都明白,得用老奸巨猾來形容這些宗主們才對。不可能這么明顯的事情他們還想不到,等著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