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983 熬瀾的困惑(下)

仿佛是在印證師無雙的話語,那邊本來應該惶急無比的萬妖宗的宗主,此刻卻顯現出松了一口氣的模樣,臉上也露出了一種盡在掌握的笑容。看著氣勢洶洶走過來的個宗主們,甚至還露出了一絲嘲諷。
  沖在最前面的無極魔宗的宗主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停下了腳步,還舉手阻止了后面的其他宗主。
  “如果你們沒有更厲害的底牌的話,那么這一次你們就輸定了。”萬妖宗的宗主平靜的笑道:“區區一條龍傀儡,還不能成為勝敗的關鍵。”
  咔嚓,不知道哪里發出的響聲,伴隨著響聲,一個巨大的宮殿群莫名的出現,金碧輝煌,還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威壓。
  隨著宮殿群的出現,龍傀儡開始了一種不受控制的變化。首先就是體型上,長達千丈的龍傀儡此刻開始飛快的縮小,變成了丈許長短。不管暗中控制的慕容姐妹如何的努力,都無法讓龍傀儡再次變大。
  盡管龍傀儡的體型對于戰斗力來說影響并不大,但震懾力上卻相對的小了許多。尤其是當龍傀儡釋放的氣息也莫名其妙的被收在這個宮殿群中之后,基本上除了近距離面對面的感受龍傀儡戰斗力的妖獸,遠處的那些妖獸已經恢復了正常,不再被龍傀儡壓制。
  局面幾乎瞬間回復到了趙家人占優的情形,慕容姐妹已經被迫現身出來,努力的控制著龍傀儡,試圖能讓龍傀儡再次發揮出剛剛的力量。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現在龍傀儡連沖出這片宮殿群都做不到了。
  不光是龍傀儡,連帶的各宗主們都感覺到了這片宮殿群對自己的壓制。仿佛這個宮殿群帶著一種天生的束縛能力,將他們牢牢的束縛在眼前存身的巨大廣場上,不管他們使用什么辦法,都無法離開。
  “這叫困龍陣,對付龍族是最安全的辦法。”就在不遠處卻毫無影響的萬妖宗的宗主,得意的看著在廣場上掙扎的各大宗門宗主,用一種勝利者的姿態俾睨著眾人,愉悅的微笑著說道:“連金仙中期的龍族都能困住,你們就不用想能掙脫了,還是慢慢的欣賞一下你們的精銳被斬殺殆盡的美妙場景吧!”
  說著,萬妖宗的宗主再次揮手,就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又是數千的玄仙妖獸出現,加入了外面的戰團。這是趙家留下的最后的手段,前后兩批上萬玄仙妖獸,足以控制局面了。
  “讓他們撤退!讓他們撤退!”李門主幾乎要急紅了眼,這一次攻擊三江盟的事情是他挑頭的,如果失敗,所有的這一切都要歸咎于李門主。
  現在的局勢實在是太危險,別說玄天門,很可能超級宗門這一次就要被一網打盡。各方還經不起這樣的損失,如今已經顧不得剿滅三江盟了,只求能將各方的精銳都保留下來,至少還能保存一些日后對付趙家的種子。
  只是,不管大家如何的想辦法,這么多人的神識就是沒有一點能夠穿透那個所謂的困龍陣。撤退的消息發不出去,外面的各方高手就只能死戰,最壞的結局幾乎已經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這個時候才想著撤退,遲了!”萬妖宗的宗主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從今往后,這靈界就再不是你們說了算,而是我趙家一統天下了!”
  “那可未必!”一個平靜的聲音從萬妖宗宗主的背后發出,隨后,一條長長的身影就直奔宮殿群中的某個方向。
  剛剛當這個宮殿群一出現的時候,遠遠盯著的楊晨就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差一點就流出口水來。
  和楊晨一樣流出口水的,還有兩個。一個是背負著楊晨功德碑的龍玄,另一個則是楊晨的妖寵哮天。
  這出現的宮殿群,分明就是就是一座完整的龍宮。上面釋放的氣息清楚的告訴了楊晨,這是一座楊晨自己還沒有的龍宮,木屬性的龍宮!
  龍傀儡是土屬性的,所以為了能夠完全的克制龍傀儡,按照五行相克木克土,這座龍宮是木屬性的。
  龍宮的廣場上早已經被布置了一個強大的陣法,看龍傀儡被壓制的那么狠就知道,這肯定是專門針對龍族的陣法。對方既然能拿出一座龍宮來,顯然對龍族的認識也不是一般的深,有專門針對龍族的陣法一點都不奇怪。
  最讓楊晨垂涎的是,這龍宮竟然沒有龍族主持,而是被萬妖宗的宗主暫時控制的。這算什么?簡直就是把一個熱騰騰香噴噴的肉包子直接扔到了一群惡狗面前,對于楊晨和哮天來說,這種送上門的肥肉要是不直接吞到肚子里的話,絕對會被天打雷劈的。
  好東西在前,楊晨哪里還顧的上再袖手旁觀,直接將龍宮收起,然后自己飛速的沖向了龍宮的所在,即便路上會被攻擊暴露身形也顧不得許多了。
  還好,上面都是玄仙級的高手打架,哪怕是妖獸們,也顧不得理會一只人仙級的小螻蟻,隨便他怎么竄,反正在這片區域內就是找死。
  誰也不會看到,楊晨身上龍影翻騰,身體表面幾乎冒著金光,短短幾十個呼吸的時間,一路上不知道接下了多少記攻擊,終于趕到了龍宮之中。
  正好萬妖宗的宗主說出了那句話,楊晨還來得及接口。說完之后,楊晨就是忍不住一陣氣喘吁吁,而哮天則不管不顧的帶著龍塔直奔龍宮的控制樞紐,那個六邊形的塔座。
  “找死!”看到是楊晨,萬妖宗的宗主心中一松,緊接著忍不住大怒。區區一個人仙煉丹師也敢在他面前叫囂,看來當煉丹師久了,被人捧的次數太多,都忘記了自己是個怎樣的貨色,該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了。
  “且慢!”楊晨還在喘著大氣,但還是及時的伸手阻攔。
  萬妖宗宗主獰笑著停下了腳步,看著楊晨道:“臨死之前,給你個說話的機會。說說你的遺言吧!”
  “我的遺言是……”楊晨終于喘勻了氣息,指著萬妖宗宗主道:“你的對手不是我,是他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