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991 先祖的消息(上)

“你想屠龍?”熬瀾的大眼睛猛地盯過來,雙目之中似乎還帶著一股殺意,看著楊晨十分的不善。即便她還是龍身的狀態,楊晨也能從她眼中看出那股不客氣的味道。
  “說說而已嘛!”楊晨卻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熬瀾已經有發怒的跡象,平靜的說道:“總不能火龍龍靈消散了,我的煉丹爐就沒有器靈了吧?”
  現在的蘊靈爐器靈是已經失去了神智的火龍龍靈,這一點熬瀾敖烈都知道。楊晨這么說,也是未雨綢繆,提前在謀劃下一個合用的器靈。
  可對熬瀾來說,火龍是她的一個精神寄托。現在明知道火龍龍靈是楊晨的煉丹爐器靈卻還在百般維護,就是因為知道了一個能讓火龍復活并且更加強悍的方法。楊晨現在說起替代火龍龍靈的事情,她反倒是沒什么理由發作了。
  龍族別看整體看待人類和其他妖修都是帶著驕傲的,哪怕是敵對關系,也不容忍這些渺小的螻蟻模范種族整體的驕傲。也就是楊晨這么問,換個人,直接被秒殺一點都不玄幻。
  “等你有那個能力再說吧!”熬瀾不置可否的回答道,心中卻已經開始權衡是不是要滿足楊晨的這個要求。
  敖烈已經從困龍陣當中出來,聽到熬瀾這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楊晨有沒有屠龍的能力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堂堂天仙巔峰的自己,被楊晨一只手抓著龍角玩蚯蚓一樣的耍著,找誰說理去?
  不過敖烈才不會在熬瀾面前說自己的丟人事。這可不光是敖烈的恥辱,足以被熬瀾當做是龍族的恥辱。到時候因為這個再生出一些事端的話,比如覺得他侮辱了現下的這具身體要收回。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前輩,晚輩身邊的人你應該都見過了。”楊晨見熬瀾不想說這個問題,也不逼迫,卻是換了一個話題。
  楊晨的身邊的人除了楊晨的妻妾之外,還有侯云老樹妖他們以及木柏葉羽這些弟子,不久前熬瀾趕到木龍宮的時候,這些人還都沒有離開,自然是見過的。
  熬瀾不知道楊晨說這些是什么意思,不過并沒有否認。默默的點了點龍頭沒有說話。
  “不知道前輩注意過沒有,他們全部都是五行屬性先天或者后天滿值。”楊晨笑著問了一句,又給熬瀾斟上一杯酒。至于敖烈,直接扔給他一個酒壇子,給他酒杯簡直是浪費。
  “那又如何?”熬瀾并不覺得這有多了不起。龍族就是有這樣的底氣,不管是哪個五行屬性的龍族,從出身開始就是先天滿值,絕對的修行天才,幾個人修妖修的小天才還沒有放在熬瀾的眼中。
  “先天的且不說。”楊晨不緊不慢的說道。陪著熬瀾喝了一杯,才又繼續:“那些后天的,晚輩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前輩,都是服用了晚輩煉制的丹藥之后才圓滿的。包括晚輩的妻子高月。她的水火雙屬性,全都是如此。”
  “你的煉丹術很厲害,我已經知道了。”熬瀾顯然還沒有完全的理解楊晨說這番話的目的。所以一邊心中猜測,一邊敷衍了這么一句。
  “也就是說。晚輩有能力讓擁有五行多屬性的修士變成多屬性后天滿值。”楊晨終于把自己的話說了出來,看熬瀾還沒有完全的理解。又追加了一句:“包括龍族在內,恩,用合胎丹擁有了多種五行屬性的龍族也包括在內。”
  火龍重生現在就是熬瀾的心魔,楊晨只要把話題扯到這上面,絕對是萬試萬靈的。果然,一聽楊晨的話,哪怕是熬瀾也無法保持之前的鎮靜心態,身形暴漲,直接超越了百丈之后才醒悟過來,飛速的縮小到丈許,緊盯著楊晨的雙眼問道:“真的可以?”
  “那么多人都已經吃過晚輩的丹藥。”楊晨現在很悠閑,甚至都不用口頭上表態,只用事實說話。
  熬瀾回想自己看到的那些人修也好妖修也好,果然都是一個個的小妖孽,而且楊晨在她印象中,一向是不虛言。加上有現成的案例擺在眼前,相不相信都難啊!
  換成別人,或許還要躊躇一下凡間的修士和仙界的修士間巨大的差異。能在凡間把五行屬性提升滿的,到了仙界未必能辦到同一點。可是楊晨是誰?熬瀾可是親眼看著楊晨當時雙手不碰煉丹爐直接煉制出八品丹藥的。靈界的這些號稱最強的煉丹師,在楊晨面前連渣都算不上。
  熬瀾已經預定了龍傀儡的肉身,現在靠著慕容姐妹滋養,能夠滋生出五行其他屬性來。配合合胎丹的話,復活后的火龍能夠展現出多屬性的強悍。可是這種滋生出來的五行屬性,并不是滿值,總是有強有弱的,如果能夠服用了楊晨煉制的提升后天屬性的丹藥的話,那么火龍可以說是完美的復活,比現在熬瀾期待的要好出數倍。
  明明知道楊晨是故意這么說以便讓自己動心的,可熬瀾卻偏偏無法阻止自己動心。明知道楊晨給她刨了個巨大無比的大坑,可還是忍不住想往坑里跳。
  不管是人類還是龍族,心思都是這般。當然,楊晨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人還分自己人和敵人,龍同樣也分自己龍和敵對龍,親疏有別,可不止是人類如此。
  有時候看著楊晨那張平靜而又仿佛蘊含著穩操勝券的臉,熬瀾真想一巴掌扇過去把楊晨打飛再也不用看這張臉,可是,也只能想想而已。為了火龍,她還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楊晨用這個拿捏,還不得不低頭。
  不過,就這樣完全的順著楊晨的意思也不符合熬瀾的性格,有機會總是要反擊一下的,不然以后被楊晨一次一次的拿這個要挾,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不管怎么樣,總要給楊晨一點不一樣的選擇。
  “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新的龍族器靈,或者一個金屬性的龍宮,只能選一個!”熬瀾明知道不過是安慰,但還是說出來這句話,給了楊晨一個選擇的權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