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992 功成身退(上)

楊晨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那個裝著大多數三江盟弟子的核心洞府。這種洞天級的法寶,因為是屬于宗門所有,所以一般情況下絕不會被某個人煉化,最多也就是打下神識印記,方便控制而已。
  一旦宗門掌管洞府的長老交接,只要原來的掌控者收回自己的神識印記,然后新的掌控者打下自己的神識印記就行。過程十分簡單。
  也正是因為這種簡單的掌控,讓楊晨有了可乘之機。只要東西到了楊晨的手中,那個掌控者再想要收回可就沒那么容易。所謂的神識印記,除了龍族的以外,還有什么能逃過哮天的大嘴?
  熬瀾早就不知道憋了多少的火氣,看到這個送上門來的玄仙高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不能在楊晨一家人身上發泄,敖烈那個沒心沒肺的家伙還頂著火龍的肉身,也不好發作,那就只能發作在這個倒霉的家伙身上了。
  當然,高手就是高手,在發泄憤怒的時候也不忘記保持一絲靈臺清明。楊晨要的東西是什么熬瀾很清楚,她不會破壞楊晨的好事。要知道這家伙還掌控著火龍重生后的希望,不想讓楊晨翻臉最好還是不要惹楊晨發怒。
  一股金仙級的暴怒神識猛地籠罩在了那個玄仙高手的身上,瞬間便讓那個高手通體發寒。還沒等他徹底的反應過來,手邊不遠的那個洞府圓球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下,玄仙高手哪里還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就這么動念前后的一瞬間,原先還在自己掌控中的球形洞府。忽然之間就失去了感應。自己種在洞府上的神識印記猛地被阻隔,隨后直接消散。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神識印記已經消失,再想要控制洞府就已經是做夢。別說控制。連感應到洞府在什么方位都成了大問題。這一下,玄仙高手立時嚇的魂不附體,三魂丟了兩魂。
  那個洞府可是三江盟最后的希望,宗門的核心山門,現在光是洞府中就有各種等級的弟子數十萬名,更不用說宗門在靈界搜刮數十萬年的各種資源。一旦丟失,就意味著三江盟再也沒有了復起的可能。
  只是,現在的境地玄仙高手已經無暇他顧,那個神秘的高手神識已經牢牢的鎖定了他。下一秒。就已經不是神識鎖定,而是一只碩大的五爪龍爪抓向了自己的頭頂。
  徹底放開自己憤怒的熬瀾也是有心給楊晨一個震懾,一動手就是雷霆萬鈞之勢,絕不給那個玄仙高手任何的僥幸。
  此刻的玄仙高手,別說是找到宗門洞府,連破開頭上的陣法將這邊的動靜散出去都沒辦法做到了。在強悍的不像話的神識鎖定下,眼睜睜的看著那只龍爪一把抓斷了自己的本命飛劍,然后又如同撕開薄紙一般的撕開了自己的護身法寶,最后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身軀。用力一收。
  三江盟負責掌管宗門洞府的這位玄仙高手,耳邊聽到的最后一句話就是某個略有點熟悉的嗓音叫出的一句:“別毀了尸體,好歹是具玄仙高手的尸體!”短短的剎那他也想不起到底是哪個熟人的聲音,然后就再也沒有了知覺。
  “連具尸體你都不放過?”熬瀾煩躁的聲音如同氣急敗壞的潑婦。沒辦法。怒氣沒有完全發泄出來被硬憋回去就是這樣的情緒,換成是誰都會如此的氣憤難平。一個小小的玄仙高手,還不足以讓熬瀾的怒火得到有效的發泄。
  “阿玲的山河地理圖需要。”楊晨一點都不怕熬瀾發飆。理直氣壯的說道:“那可是你龍族的法寶,你又不告訴我們如何煉制。我們只能一點點試驗了。融合了玄仙高手尸體山河地理圖里面的世界會更穩固,別和我說你不知道!”
  沒等熬瀾發作。楊晨馬上繼續刺激道:“如果前輩你覺得不爽,要不就去試煉之地核心那邊大殺一頓如何?那邊的玄仙級妖獸可不少,絕對夠前輩放手大殺的。”
  當然,在話語的最后,楊晨不忘記叮囑熬瀾:“不過前輩可記得,殺了以后千萬把尸體帶回來,越多越好!”
  熬瀾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此刻的情緒,說憤怒吧,一方面楊晨一家算是自己人,另一方面熬瀾心憂火龍復活,也不合適沖著楊晨表現自己的憤怒。可說不怒吧,楊晨的態度卻是活生生能讓人氣死。總之就是一副想怒不敢怒的憋屈模樣,說不出的不爽。
  看著熬瀾吃癟,敖烈在一邊臉上繃得緊緊的不敢有任何的表情,心里面卻已經笑的快要接不上氣來。
  熬瀾之前一向把他管教的嚴嚴實實的,從修行到儀表行為,不能有一點的錯失。也不知道火龍到底和熬瀾是什么關系,熬瀾不能忍受他頂著火龍的肉身卻干出一些掉龍族尊嚴的事情,這些日子敖烈過的簡直有點生不如死,恍如又回到了瑯琊井一般的暗無天日。
  這么強悍的熬瀾也有今天這般的窩火,敖烈心里面的暢快簡直好比三伏天吃了一顆冰鎮的大西瓜,從頭激爽到了腳底板。不過他可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只能當做沒看到一般,否則的話,熬瀾不對楊晨發作,一定會把怒火降到他頭上的。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這個時候就是要眼色的時候。
  窩火歸窩火,但楊晨關于山河地理圖的話卻也讓熬瀾冷靜下里,細細琢磨起來。龍族的有龍族的煉制方法,熬瀾肯定不可能告訴楊晨,告訴楊晨楊晨也做不到。但沒料到楊晨竟然會用找到這樣的方法,熬瀾也是有些意外的。
  “你怎么發現這個法子的?”熬瀾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緒,忍者的向著楊晨問道。
  “也是前輩你提醒的。”楊晨不忘記提熬瀾的功勞,笑著答道:“前輩說過,山河地理圖煉制出來是打算煉制成一個新世界的,超越洞府什么的。既然是世界嘛,自然是越穩固越好,只要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應該是不會錯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