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997 趙家的龍族高手(下)

“小弟的本命飛劍。”熬瀾的問題楊晨還是要回答的,一邊想著自己的事情,楊晨一邊隨口說了出來。
  “那殺意是怎么回事?”熬瀾從來沒見過楊晨全力施展斬仙刀,以前最多也就是見過楊晨手持斬仙刀砍人,或者是用那個黑乎乎的圓環砸人,還真沒見過斬仙刀發威的情景。能讓她這個金仙巔峰都有那么一愣神,絕不是簡單的東西。
  “小弟我在凡間可是劊子手出身。”楊晨笑著回答道:“這把刀原本就是血焰沖天,小弟還用他斬了數千萬的地底靈獸,融合了至少四塊魔道嗜殺前輩的本命法寶,后來融合了小弟第二元神做器靈。殺意釋放,等閑修士根本連一半都接不下來。大姐你只是楞一下,這已經是小弟見過的最強的高手了。”
  后面這句話很明顯是在說熬瀾的好話,讓她心情好一點。前面的那些,則是半真半假,也算是回答。
  當然,也不能說是假,只是有所隱瞞而已。如果熬瀾自己真的知道很多東西,那么只要靠前面那句劊子手出身應該就能聯想到很多的東西,這一點玄天門的那幾個核心高層身上就能看出來,他們甚至直接猜到了楊晨就是執掌斬仙臺的人間劊子手。
  如果熬瀾自己猜不出來,楊晨也不會主動說出來自己的來歷。有些東西,尤其是自己的底細,也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太過于詳細。
  “看來你當時問屠龍的事情,還真不是問問而已啊!”熬瀾卻是長嘆一聲,想起了以前楊晨問過自己的問題。有這樣的大殺器在身邊。屠龍之事還真不是虛言,而是楊晨真的有這樣的實力。
  這邊剛剛長嘆完。熬瀾忽的想到了一個可能,猛地瞪大了眼睛問道:“你是劊子手出身?”
  “是!”楊晨含笑點著頭回答道。看熬瀾的反應。估計她應該是猜中了一些東西。
  “那你在凡間的時候有沒有遇上過血云當空?”熬瀾緊盯著楊晨,很急切的問道。
  “有!”楊晨依舊還是含笑的表情,很肯定的回答道:“不光如此,小弟我還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咝!”熬瀾這次是倒吸一口冷氣。雖然沒有看到功德戒,但這些已經足夠讓她知道楊晨真正的出身了。自然,楊晨得到的那一批龍族藏珍就有了出處,肯定是天庭的龍王級的前輩送給楊晨的,否則不至于連她這個正宗龍族后裔都不知道藏處的東西會被楊晨那么湊巧的找到。
  然后,熬瀾就馬上看到了楊晨手上的功德戒。這是楊晨故意亮出來給她看的。既然她已經猜到了楊晨的來歷,那么楊晨也就不再多隱瞞什么。
  說起來,能靠著楊晨出身劊子手這一點就猜到楊晨來歷的,應該就只有熬瀾一個了。連玄天門的那些高層也是看到了功德戒之后才敢肯定的,和熬瀾的這種見識明顯又差了許多。
  不對,還應該有一個,甚至似乎連楊晨是不是劊子手出身都不知道就確定了楊晨出自斬仙臺。那就是李承大哥,當年他可是一見面就差不多確定了此事,只是一直沒有明說而已。后來楊晨請教他煉化斬仙臺入口的事情。他都一點不驚訝的樣子,顯然早就知道。
  聽到楊晨給她的肯定回答后,熬瀾此時也沉默了下來,似乎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她也要仔細的消化一番這里面的內容。才能確定自己該說什么。
  眾女也很奇怪熬瀾問楊晨的問題。凡間血色黃昏她們都經歷過,可是并不知道那個時間段內發生了什么。看這個樣子,似乎相公在那個時候另有際遇。大家都好奇起來。
  考慮了一會,熬瀾正打算說話。卻忽的看到好多雙盯著自己的眼睛,正是楊晨的妻妾和侍女等人。這一下。讓熬瀾想要說的話也一下子說不出口,做出一個很明顯的停頓和抽氣的動作。
  眾女都是心思聰穎之輩,哪里還看不出來熬瀾這是有話要說還不想讓大家知道的情形?馬上一個個很識趣的離開,將空間留給楊晨和熬瀾兩人。敖烈本來還想賴著留下來聽聽是什么,也被高月不客氣的拽走。氣的敖烈一陣的嘟囔:“有什么還不能讓別人知道嗎?”
  “給你藏寶庫的那個前輩是哪位?”良久之后,熬瀾才抬起頭,有些忐忑的問道。連熬瀾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面對楊晨會有忐忑的情緒,說實話,這種情緒熬瀾已經許久都沒有出現過了,久到熬瀾自己都不記得上次自己忐忑是在什么時候。
  這話熬瀾其實已經問的十分的委婉,進了斬仙臺的,只要不是劊子手,那就只剩下一個身份待決的死囚。這么問,估計也是給了楊晨一些面子,不至于讓楊晨感覺到敵意。畢竟直接問你殺的是誰,很容易讓人想歪的。
  “敖廣!”只有楊晨和熬瀾兩個,楊晨也不隱瞞,直接把東海龍王的名諱說了出來。有些秘密一直憋在心里,楊晨也會覺得難受,現在終于能夠對著一個明白人吐露一些,哪怕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也足以讓楊晨散發一些積郁了。
  “呼!”熬瀾聽著這個對于龍族來說如雷貫耳的名字,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終于淡淡的說道:“我就知道一定是他。”
  “大姐認識龍王?”楊晨好奇的問道。盡管他斬殺了東海龍王,可是他本身和龍王并無私怨,熬瀾想必也明白這一點,不會因為他斬殺了龍王而遷怒于他。看熬瀾的樣子,似乎和敖廣還有點關系。熬瀾也是皇族,應該是敖廣的后裔子孫。
  “他是我先祖。”熬瀾好一會之后向楊晨解釋道,一點都不出戶楊晨的意料。解釋了一句他們的關系之后,熬瀾緊接著說道:“也只有他才會知道這些東西在哪里,也只有他估計才會被那些修士抓住,這么多年了,他倒是一點都不長進,還是只知道煉器不知道戰斗,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