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1 宗門布局(下)

王永的乾坤袋直接放在了桌上,任由高月和楊晨拿取。在王永眼中,此刻乾坤袋里面的東西再珍貴,也不可能比讓自己飛升更珍貴的,反正是自己的徒弟徒孫,也不是便宜了外人,索性讓他們自己挑選,看上眼就拿。
  高月歡叫一聲,一把搶過了王永的乾坤袋,眉開眼笑的開始坐在椅子上翻找起來,嘴里還依舊笑嘻嘻的說道:“我早就看上師父的幾件東西了,師父一直小氣不給,現在終于有機會了!”在王永面前,高月似乎依舊還是王永喜愛的那個俏皮的小徒弟。
  楊晨站在不遠處,面含微笑,癡癡的看著高月開心的笑容,那種找到一個心儀已久的好東西流露出的發自內心的歡笑,讓他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全部都是值得的。只要能讓師父的面孔這樣一直笑下去,楊晨愿意付出任何東西。
  高月那邊已經選好了幾樣早就垂涎的東西,然后一把將乾坤袋扔到了楊晨懷中:“楊晨,快挑,你師祖大方的時候可不多!”
  王永就在一邊笑呵呵的看著,絲毫沒有因為高月的這句話有什么慍怒。乾坤袋到了楊晨的手中,王永的目光也看了過來,似乎想要看看楊晨是不是識貨,他會挑出什么東西來。
  不過,高月挑選的東西讓楊晨很是有些無語。全部都是火屬性相關的,讓楊晨忍不住想要在高月的耳邊提醒她:“師父啊,你是后天水靈根滿值啊,挑這些火屬性的東西做什么啊!”
  腹誹歸腹誹,對師祖送過來的乾坤袋,楊晨可是一點客氣的想法都沒有。打開神識一探,就馬上發現了一個乾坤袋,而且還是經過高手煉制的,上面還有純陽宮的標記,比起楊晨一開始拿著的那個汪元發下來的乾坤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也不知道這是王永打算給誰用的,但楊晨既然看到了,那就由不得王永。一手拿出來那個乾坤袋,楊晨眉開眼笑的說道:“這個乾坤袋好,比我那個好幾倍啊,師祖,便宜我了!”
  見到楊晨一開始就先拿了一個乾坤袋,王永也是一怔,馬上想起來楊晨原來的那個已經被當做證物,楊晨現在用的還是不知道他殺了那個家伙得到的劣質乾坤袋。王永索性好心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手一伸:“拿來,把你砍人拿到的那些乾坤袋也都拿來,我給你好好的融合煉制一下,別被人從乾坤袋里就把我宗門的純陽真火偷走。”
  有王永這句話,楊晨更是喜上眉梢。乾坤袋看似人人都有,但是每個人的也都不一樣。經過高手煉制的和那些宗門下發的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且不說容物空間的大小,光是乾坤袋的牢靠程度也不同。
  如果煉制過程中再加入一些強悍的材料的話,更能夠提升乾坤袋的品質。當然,如果要是能加入洞天級的法寶一起煉制,說不定還能煉制成功類似相陽山藥園一樣的高級貨色,如果要融合洞府的話,那就更加了不得。
  兩個乾坤袋是能夠融合的,至少能把兩個乾坤袋的空間合在一處。所以王永才會讓楊晨把他砍人得到的乾坤袋都拿出來。不過,當看到楊晨接二連三的掏出來二十多個乾坤袋之后,就連王永也有些無語。尤其幾個乾坤袋上還有明顯的太天門和天權宗的標記的時候,更是讓人震驚。
  “你到底是修行的還是殺人的?”高月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她雖然知道楊晨曾經干掉夠幾個殺手,但沒有料到是這么多:“殺人太多會有損道心,你明白不明白?”
  “你殺這幾個人的時候,有沒有旁人知道?”倒是元嬰老祖王永看得開,修行和殺人并沒有什么直接的矛盾。王永只是挑出了幾個有標志的乾坤袋問了一句,卻還是怕給楊晨帶來麻煩。
  “殺人的時候沒人知道,不過這些人來找我會不會有人知道,那就難說了。”說白了,楊晨和這些人并沒有仇怨,他們肯定是受人指使來找楊晨的麻煩,至少那個指使的人就知道,只是沒有確切的證據而已。
  “那就好,殺就殺了,別人問起來,裝糊涂就行。”王永伸手將那些乾坤袋都收了起來,連同楊晨挑中的那一個放到了一起:“我回去就幫你煉制,過幾天給你!”
  “我懂,師祖,一問三不知嘛,我懂!”楊晨笑嘻嘻的繼續探查王永乾坤袋里面的東西,頭都沒有抬。
  幾種高級的藥材,幾塊能夠增強火屬性飛劍威力的材料,還有一塊玉簡,上面記錄的卻是王永的煉器心得,也被楊晨翻找了出來。
  “還有這種好東西?”高月看到,直接伸出了手:“楊晨,你拜師以后可還沒有孝敬過師父,這個就當是孝敬師父了。”說完這句,似乎自己也覺得有些臉紅,又加了一句分辨道:“這烈陽別院不算,不是我一個人的。”
  楊晨看了看王永,又看了看高月,只能先用神識仔細的閱讀了一遍玉簡上的內容,然后無可奈何的交給了高月,嘴上也開始嘟囔:“和徒弟搶東西!”
  “算你孝敬師父的,況且,以后師父還不是要傳給你?”高月一把搶過玉簡,眉開眼笑的探查著,一邊教訓著楊晨,免得他不服。
  王永坐在一邊,看著高月欺負楊晨,其樂融融,笑而不語。自己的徒弟徒孫,已經讓他有了新的牽掛,以后在宗門當中,也要多為他們撐腰說話,確保他們不被欺壓了。現在幾人的說話已經沒有什么怕人知道的,王永已經開始一道一道的撤銷自己的禁制了。
  “楊晨,你筑基之后有什么打算?”高月等楊晨挑選完東西之后,關心的問道:“打算在宗門里修行,還是外出歷練?”
  “弟子打算外出歷練!”楊晨飛快的回答道:“聽說叛門弟子楚亨已經在荒沙谷失蹤,執法堂的人也沒有找到,弟子想親自去了結一下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