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03 丹方中的陰謀(上)

現場沒有一個趙家人被抓,可是卻沒人不信熬瀾的這句威脅的話語。當幾十個玄仙高手加上玄仙妖獸被一條看不出深淺的巨龍,一條天仙巔峰的巨龍加上一條金仙中期的龍傀儡盯上同時被圍住的話,估計想死都很難。
  趙家的領頭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向著在場的敵人當中修為最低的楊晨撲去。楊晨和龍族有關系,這是毋庸置疑的,只要能夠扣住楊晨,一切就都還能挽回。
  不能不說,趙家這次的這個領頭人實在是聰明果決,知道現場最弱的一環所在。想法很不錯,可是到具體實施的時候,卻不可避免的出了紕漏。
  一頭撞上去的方向并不是楊晨,而是突然出現在楊晨面前的敖烈。剛剛敖烈被縛龍索糾纏的十分的不爽,現在終于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對象。
  別看敖烈只是天仙巔峰的水準,可是龍族天生的強悍讓他即便比對手低了一個大境界依舊還能發揮出令人恐怖的戰斗力。
  一邊是兩個金仙級的龍族高手和龍傀儡壓陣,一邊是再也不用擔心縛龍索的影響,敖烈的戰斗力發揮出了百分之百。只一口就咬碎了領頭人的飛劍,再一口咬住了領頭人的腰身,隨后敖烈就開始瘋狂的發泄起來。
  長長的龍身根本就不是在扭動,而是甩動,連帶著被咬住腰身的趙家領頭人,開始不停的在各個方向上被敖烈瘋狂的摔打起來。
  轟轟轟轟連聲,只要碰上的東西就會被撞的粉碎。被敖烈咬著的趙家領頭人,早已經靈力被控。連最簡單的防護法寶都無法召出來,只能是用強悍的肉身硬抗。只是幾下的功夫。原本好好的純陽宮山門,就再次變成了一大片的廢墟。
  首領的出手對象是誰趙家人都看的分明。現在的情形之下,似乎楊晨那邊就是大家唯一的活路。這邊敖烈正在憤怒的對付著首領,其他的趙家人馬上找到了出手的機會,齊齊的向著楊晨撲了過去。
  在場的就沒有笨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誰都明白,現在大家都已經是死路一條,不向著唯一的活路拼一下誰會甘心?楊晨頓時間成了眾矢之的。
  不過,熬瀾也好,龍傀儡也罷。可都沒有放松對在場高手的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牢牢的鎖定著。大家一動手,熬瀾和龍傀儡立刻也開始動手。
  第一時間龍傀儡就飛到了楊晨身邊,盤成一個大圈子將楊晨護在當中,隨后馬上出手攻擊。
  砰砰砰,一瞬間至少有三個沖向龍傀儡的趙家高手生生的爆成了一團血肉粉末。而在遠處,熬瀾那邊也有四個趙家高手直接被打翻在地失去了知覺。
  從這點上就能看出龍傀儡動手和熬瀾動手的區別。熬瀾還想知道趙家依附的那頭龍族高手的消息,所以沒有下殺手。龍傀儡這邊則是慕容姐妹看著相公性命受到了威脅,出手就是殺招。毫不留情。
  兩邊夾擊之下,剩下的那幾十個趙家高手飛快的喪失了士氣,至少有七八個高手明知不敵,頹然的放棄了抵抗束手就擒。而沖的最快的十幾個高手則一頭撞上了龍傀儡。身負重傷被遠遠的震飛,空中灑下一大片狂噴的血雨。
  夾在熬瀾和龍傀儡最中間的四五個高手,正在想著楊晨那邊沖去。猛然間地下突然張開一張數十里方圓的黑乎乎的大口,一口將他們全部都吞了下去。連帶的還吞下了至少十幾頭蜷縮著動都不敢動一下的妖獸。然后大口就飛速的消失,仿佛那邊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倒是會撿便宜。”熬瀾很不滿意的埋怨了一句。卻沒有多說些什么。地龍雖然天生會隱匿行蹤,可是在金仙巔峰的龍族高手面前還不夠看。不過看在地龍是純陽宮的活動山門的份上,不和他計較就是了。
  敢在熬瀾和龍傀儡的氣勢威壓之下出手搶便宜,不能不說這地龍的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大。不過楊晨想想當年地龍可是跟著李承大哥干掉了不知道多少萬的玄仙妖獸,似乎地龍能有這樣的表現也就不足為奇。
  大口一出然后又消失,讓趙家眾人僅有的士氣頓時間全部消失。原來純陽宮的底牌可不僅僅是幾個龍族高手,還有這等強悍的大家從未發現蹤跡的玄仙妖獸在,這一趟就算龍族不出現,估計他們也討不了好去。
  小小的純陽宮,到底有多少底牌?趙家眾人幾乎要哭出來,到現在都看不清真正的底牌是什么,這一趟真的是得不償失。
  徹底喪失了士氣的趙家眾人,終于崩潰,剩下的這些熬瀾很輕易的就將他們生擒。那個隱藏在暗中的龍族高手,無論如何也要挖出來,熬瀾甚至想要當面的問問,他為什么要幫助趙家人煉制對付龍族本身的縛龍索。
  等所有的趙家人成擒,敖烈那邊依舊沒有過足癮。不過這家伙現在有眼力的很,一看熬瀾和楊晨都已經停下來等著他,馬上就放棄了折騰那個趙家首領,將那個家伙狠狠的往熬瀾面前一摜,然后飛快的飛到了楊晨身邊。
  趙家首領經過這一番折騰,早已經暈頭轉向。這么一會功夫,被敖烈瘋狂的摔砸了不下數百次,幸虧修行有成,身體強度足夠,否則的話早已經殞命。即便如此,也是一副灰頭土臉皮開肉綻筋斷骨裂的下場,只剩下一口氣,還能證明他沒有死。
  楊晨隨手一顆流轉靈芝玉露丹就扔到了那家伙的口中,口中不忘記提醒熬瀾:“大姐,盡管下手,只要留一口氣,咱就能把他治好了之后再繼續。”
  一番話一出,剛剛緩過一口氣的趙家首領差點一口鮮血噴出老遠。楊晨是療傷好手,可也不能用在這個地方吧?太欺負人了!
  “朋友歸朋友,可是你砸壞了我純陽宮的山門,還是要賠的。”轉頭楊晨就沖著敖烈很是不滿意的說道:“你動手就不能看著點地方?那么多石頭山你不砸,偏偏要砸我純陽宮山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