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2 不殺你誓不為人(下)

王永這一次為楊晨煉制乾坤袋,絕對是花了大心思的。因為上一個乾坤袋,楊晨甚至遭到了一群人的追殺,所以王永絕不會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在自己的徒孫身上。
  連同王永不知道給誰準備的那個高級乾坤袋一起,王永將楊晨交出去的二十幾個乾坤袋全部都棵合在了一起,然后不惜血本的砸下許多材料,一改之前的袋子的樣式,直接煉制成了一條腰帶。
  腰帶除了有乾坤袋的能之外,還是一個不錯的防護寶。一條腰帶上,王永刻印了三個陣。一個是防護陣,一個是一個幻陣,一個是隱匿行蹤氣息的遮蓋陣。腰帶的鎖扣上,還留著一個可以嵌入靈石的位置,只要放入一塊靈石,就可以維持這三個陣所需的靈力,除了那個防護陣之外,其他兩個都是可以按照楊晨的意志啟動的。
  乾坤袋的入口則是在楊晨最順手的地方,只要意念一動,就可以十分方便自如的放入或者拿出東西。至于空間,則比楊晨最開始拿到的那個乾坤袋至少大了幾十倍有余,甚至比起王永的乾坤袋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讓楊晨驚喜的是,這乾坤袋變成了一件寶,必須要楊晨自己祭煉過之后才能夠使用。而且除非用特殊的手祭煉,否則的話,即便有人搶到這乾坤袋,也不可能拿到乾坤袋當中的任何東西,除非對方的修為至少要高出王永現在一個大境界,至少也是大乘期的高手才能夠破開這個禁。
  雖然楊晨有了德戒,重要的東西都放在德戒當中,根本就不用擔心自己乾坤袋里面的東西。但是這個乾坤袋卻給了楊晨最好的一個借口,讓他從此不用解釋自己的東西為什么會藏的那么嚴實。
  這個帶著乾坤袋能的防護腰帶寶,還可以經過楊晨的祭煉之后升級。楊晨現在有煉丹的蘊靈爐,有攻擊的斬仙刀,唯獨還缺少一件防身的寶,正好這腰帶就雪中送炭一般出現。可見王永也是對楊晨的家底猜度了許久之后才做出的這個決定,師祖的一番心意,楊晨十分感激。
  “你去追殺叛徒,本該我也一起去,照顧你周金。”高月在楊晨面前,依舊還是擺出一昏師父的面孔,嚴肅的對著楊晨說道:“但你師祖說,你的路和我們不同,過分照顧也許會限制你很多東西。這次的事情,你去是最合適的,師父不和你一起去,你自己好自為之。”
  高月的話更傾向于叮囑,楊晨能感覺到現在他和師父之間已經多了一種親近,或許是共享了一個天大的秘密的緣故吧。
  只是,高月說話的時候,總是有點閃躲,不知道是在隱瞞什么。熟悉高月一切的楊晨,馬上就察覺到了這種不正常。
  “師父,莫非這其中還有什么不妥之處?”楊晨皺著眉頭問道,雙眼緊盯著高月的雙目,等待著她的回答。
  高月被楊晨的目光盯的有些不安,局促不安一番之后,索性一咬牙說道:“這次執堂的四個弟子追殺楚亨,卻被他在荒沙谷全部重傷。掌教宮主嚴令不得外泄,但消息已經被楚亨大肆宣揚。”看了楊晨一眼,目光又躲閃了一下:“他還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和你有關。”
  “弟子洗耳恭聽!”聽到高月這般說,楊晨反而不再那么不安,原來只是擔心自己,這就沒什么問題。至于楚亨,傷了執堂弟子,已經是死罪,楊晨不會和一個注定要死的家伙計較什么。
  “楚亨對外宣稱,不是純陽宮將他逐出師門,而是他主動叛出純陽宮。”高月既然開始說,也就不再隱瞞什么,反正該知道的總要被楊晨知道,從她口中說出來總比別人口中的要好聽:“說我們純陽宮收一個劊子手為徒,已經墮入魔道,他羞與為伍,所以主動叛門。”
  “這有什么難聽的?”楊晨笑道。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不用說楊晨,純陽宮都可以當他是一個笑話。
  “他還說,四個執堂弟子,在他被克制的荒沙谷還無奈何他一人,純陽宮上下早已弊病叢生,徒有虛名。”高月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還說你一個給幾位元嬰煉丹師打雜的家伙,竟然也敢貪天之,冒領煉制奪天丹的名聲,奸佞之輩,巧言令色。純陽宮上下被你蒙蔽,罵你是小人。”
  “楚亨他一個叛門之徒,還能說出什么好聽的,這也不至于讓師父你擔心吧?”楊晨聽著再次笑了起來。這種小兒罵架的陣仗,虧得楚亨一個筑基高手也能做出來。楊晨要是和他計較這個,還不如考慮到哪里能找到這個家伙,一刀砍下他的腦袋。
  “他放言只要這次執堂追殺他不死,一定要將我們這兩個狼狽為奸卑鄙無恥的師徒斬于劍下,以正天下視聽。”被楊晨的那種平靜語氣影響,高月的語調也輕松了起來,連說到自己也被說成是卑鄙無恥的時候,都是一種玩笑的語氣:“連我收你為徒,也成了要冒名頂替博得名聲的伎倆。”
  “楚亨敢說師父你卑鄙無恥?”出乎高月意料的是,原本平靜的楊晨聽到了她自己都不怎么在乎的楚亨這句話,頃刻間勃然大怒,雙眼幾乎瞬間瞪成了銅鈴大小,咬牙切齒的吐出了幾個字:“他竟敢侮辱師父你!”
  轟,楊晨的怒火在這一刻瘋狂的爆發了起來。師父就是楊晨的逆鱗,楚亨說楊晨哪怕說的再難聽,楊晨也不會在乎。但楚亨竟然敢侮辱楊晨的師父,不可饒恕!
  陰陽五行訣隨著楊晨的怒火,瘋狂的流轉起來。原本平和的十道靈力,突然之間變成了十條憤怒的大龍,在經脈當中游走起來。楊晨的雙目倏地變得血紅,一股馬上就要擇人而噬的恐怖氣息一閃即逝,被楊晨生生的壓下。
  “楚亨!”楊晨憤怒的聲音高高的傳出,幾乎整個烈陽別院都聽得清清楚楚:“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求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