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033 純陽仙劍(上)

對方說話客氣,楊晨等人也不為己甚。www.booksrc.net前面只是一個十萬里級的超級洞府而已,對楊晨等人來說,已經不是非要不可。大家出來是游玩放松的,不是為了出來爭強斗狠架梁子結仇家的。
  “不方便?”楊晨在船頭上端著酒杯探頭看了看,十分不在乎的擺擺手:“那就繞路。”說完,放下酒杯沖著后面說話的那個修士拱了拱手:“打擾了!”
  按道理,雙方又沒有什么生死大仇,很可能還是素不相識,見面一方不讓過,另一方客客氣氣的說要繞路,這事情就應該再沒有下文才是。可是,偏偏楊晨探頭的那一下,讓對方看到了他和一個正在伺候他喝酒的侍女的身影。
  楊晨的侍女,可是芳華夫人在凡間精心挑選調教好了才送到楊晨身邊的,每一個都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尤其在楊晨身邊的時候,眾女恨不能個個都把自己最美最吸引人的一面都顯現出來以博楊晨一笑。即便是一個斟酒的動作,也是充滿了極致的誘惑。
  “想走?沒那么容易!”還沒等后來開口的那個人說話,最開始大喝的那個修士已經搶在前面開了口,目光緊緊盯著楊晨身邊的那個侍女,冷笑道:“哪有這么湊巧的事情,我風云殿正辦事,你就一頭闖過來。說你們是奸細你們肯定不服,我等也不為己甚,請各位到我們殿主那邊解釋一下,如果殿主同意。你們再走不遲!”
  后來開口的修士本也不想多事,可是這家伙一開口,還說的如此的冠冕堂皇。連風云殿的殿主也搬了出來,他也沒什么話說了。要堅持放走楊晨等人的話,恐怕就是自己不給自家殿主面子了。
  雖然惱怒這家伙多嘴誤事,可他還是不能不硬著頭皮開口道:“正是,各位來的不湊巧,實在是可疑。不想傷和氣的話,還是請幾位到殿主面前解釋解釋吧!”
  說話的同時。他已經看到了楊晨身邊略帶些驚訝的那個小侍女,心中頓時了然。這明顯是自己身邊的師弟看到了人家的美艷侍女,有了想法。偏偏要用這種拙劣的借口。
  楊晨和眾女出行游玩,眾女是輪流陪著楊晨的,每天一個,輪到誰是誰。大家也都很珍惜和相公在一起的機會。總是想方設法的讓相公開心。一般來說。一個人在身邊的時候,其他眾女就會很識相的不出來糾纏,所以眾女都在樓船的船艙各自房間中修行。
  風云殿的這個家伙也是豬油懵了心,看到帶著一個小侍女只有兩個人,心中才起了歹意。神識稍稍探查了一下,楊晨不過才是個地仙初期的小修士,也沒把楊晨放在眼中。至于伺候楊晨喝酒的侍女,一個侍女而已。難道還能比主人修為更高?
  即便探查,估計對方也看不出來侍女的修為。主要還是因為楊晨的修為比侍女低。雖然楊晨不在乎,可侍女們都是很注意這一點,每每在楊晨身邊的時候,都是將自己修為壓低,免得蓋過愛郎一頭。
  也怪芳華夫人和侍女們修行的這萬艷千紅靈法太過于精純,本就是魔門數一數二的功法,還是最擅長迷惑人心的功法,她們要有心隱瞞自己的修為,一般的修士哪里還能看得透?
  幾個人影已經從遠處緩緩的靠近,將樓船圍在當中。樓船沒有玄天冥海梭那般的隱秘,這里還布置著示警陣法,很容易發現。這么多人圍上來,一般的修士就是想跑都沒地方跑。
  圍上來的修士都是地仙巔峰的高手,解決一個地仙初期的小修士綽綽有余。大家都知道那個同伴的那點“寡人之疾”,反正這里天高皇帝遠,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別的修士存在,大不了毀尸滅跡,誰會知道這里還出過什么事情?
  “你確定?”楊晨再次端起了酒杯,旁邊的小侍女很自然的提起玉壺將酒杯斟滿。楊晨慢悠悠的喝了一口之后才沖著剛剛要他們留下的那個家伙問了一句。
  配合著楊晨的話語,旁邊的小侍女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本來和愛郎好好的在享受二人世界,居然有人不長眼。修行萬艷千紅靈法的魔女還能看不出來那個家伙眼中的**光芒?敢打擾愛郎,那就是找死!
  天仙高手的氣息一釋放出來,周圍就是一陣驚慌。圍上來的眾人怎么也想不到,那個看起來怯生生的只能讓人想到把她抱在懷中憐惜的小侍女竟然是一個恐怖的天仙高手,虧她還裝的好像是個弱女子一般。你一個堂堂天仙高手如此卑躬屈膝的給一個地仙后輩斟酒伺候,這不是坑人嗎?
  “誤會!這是個誤會!”相對客氣的那個修士立時察覺到了不妙,舉著手大叫起來。自己的同伴這一次是踢到了鐵板上,對方有一個天仙高手,他們在場的這么多修士加起來估計也討不了好。
  雖然這邊天仙高手氣勢一釋放出來不遠處的宗門高手就能察覺到,也會有支援,可首當其沖的還不是自己這些人?因為一個同伴的齷齪心思把自己搭進去,那可不值得。
  和這件事情沒有直接關系的當然這么想,可是那個自己動了心思的家伙卻知道自己完了。不管對方動手不動手,自己都不會好過。
  與其如此,還不如激對方動手將其他人殺死,自己靠著剛剛得到不久的那件防護法寶,或許可以活下來,到時候還不是想怎么說就怎么說?盡管把錯誤推到楊晨頭上,就說他們要硬闖,難道宗門會不信自己而去相信兩個外人?
  “他們果然是奸細!”動歪心眼的家伙不等楊晨說話,馬上插嘴大喝道:“你們喬裝過來,莫非是不將我風云殿放在眼里?”
  一邊喊著,他已經一邊捏碎了示警的玉符。其實不用他這般,宗門那邊已經察覺了這邊的不對勁。但有這個舉動,襲擊守衛,釋放氣息,不就越發咬死了楊晨的舉動可疑嗎?現在只等楊晨兩人動手,如意算盤就算是成功了一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