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035 第三層門戶(上)

周嫻穎的天鳳琴可是融合了數種龍族身上的材料,尤其重要的是經過了李承大哥的親自煉制,威力比起以前的天鳳琴,不知道強了多少。
  再加上周嫻穎以往不過是地仙巔峰的水準,很多的妙音都無法施展出來。現在周嫻穎已經是天仙六品的高手,而且神識已經進入了金仙境界,操控起天鳳琴來,更是如虎添翼。
  修為和周嫻穎差不多的修士,沒有楊晨一家這種變態的神識修為,在周嫻穎的殺音之下,根本就撐不過盞茶時分。何況在琴音的攻擊之下,還有二十八宿裂天陣在圍攻。
  僥幸在第一輪琴音之下沒有死的修士,在陣法和琴音的前后夾擊之下,并沒有堅持太長的時間。特別是那些已經被殺戮和鮮血刺激的瘋狂的家伙們,簡直就是琴聲最好的靶子。
  不一會功夫,風云殿還能站著的就只剩下數個玄仙高手。玄仙高手就是玄仙高手,即便在殺音和二十八宿裂天陣圍攻之下,依然還能維持著正常的攻擊。這一次人數比較多,不比之前兩個人好對付。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或許這些玄仙高手還能堅持到風云殿的下一批援軍到來的時刻。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加入戰團的除了芳華夫人之外,還有一個旁人想都想不到的高手,海老。海老根本就沒有現形,但是他的幻陣卻是無處不在。
  身為妖族而且被封印了數萬年,早已經沒有了自我神智的海老可沒有什么戰斗中公平不公平陰謀還是陽謀的概念,動手殺敵已經成了本能一般。無時無刻的不在影響暗算著那些玄仙高手。
  琴音,裂天陣加上海老的幻陣。這已經是三管齊下,可別忘記。萬艷千紅靈法本身就是極其高明的魔門致幻功法,二十八個侍女加上芳華夫人同時施展起來,四種攻擊齊出,簡直讓人防不勝防。
  稍微一個分神,風云殿的一位玄仙高手就被影響,身形一個趔趄,慢了下來。眼前陡然間出現了自己愛徒慘死的情景,頓時間一陣急火攻心,整個人都瘋狂了起來。
  原先大家是互相配合。才能保持著一個平衡。可一個人突然發狂,瘋狂的不管不顧的攻擊向眾女,風云殿的陣型頓時間一亂。
  “穩住陣型!”一個看起來是主事的高手馬上大喝一聲,將幾個想要救援同伴的高手喊住。這里怎么說也是風云殿大隊人馬所在,只要再堅持片刻,很快就會有援軍到來,不值得為了一個瘋狂的同伴冒險。
  等到幾個高手站住陣腳重新維持住平衡的時候,那個瘋狂的高手身上已經多了許多的傷口。
  “不能浪費東西啊!”楊晨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又多了一個女子,古靈精怪的。正是年紀最小的孫輕雪。
  眼前這幾個人好歹也是玄仙高手,雖然碧玉龍纏食血妖藤已經吞噬過金仙級的龍血,可是血妖藤這種東西,肯定是鮮血越多越好。蚊子腿也是肉嘛。
  無聲無息的,一道道細細的藤蔓出現在戰斗中眾人的腳下,蜿蜒游動。仿佛數條長蛇一般。所到之處,所有的血跡飛快的消失無蹤。
  戰斗中的眾人哪個不是全神貫注不敢絲毫走神?這些藤蔓的出現當然瞞不過他們的神識探查。只是,激烈的戰斗中。知道有東西出現是一回事,能防住卻是另一回事。
  全身鮮血的那個玄仙高手,簡直就是食血妖藤最大的誘惑,游走到附近的時候,猛地暴起,巨蟒一般的卷向了那個高手。
  受傷的玄仙高手反應也不慢,飛劍眨眼間刷刷刷就是三劍,劍劍都斬在藤蔓之上。
  一般情形之下,這些藤蔓肯定是比不過飛劍的鋒利,一定會被斬成數截的。只是,這可不是一般的藤蔓,而是碧玉龍纏食血妖藤,里面除了碧玉藤稍顯薄弱之外,不管是龍纏草還是食妖藤或者血妖藤都不是凡品。
  血妖藤已經吸食了金仙級的龍族鮮血,早已經強悍的不像話。食妖藤本身就是上次楊曦留下的金仙級的境界。而龍纏草更不用說,除了是一直纏繞金仙級的熬瀾之外,本體也是不知道生活了多少萬年的強悍貨色。
  每一種藤條,沒有楊晨斬仙刀的特殊鋒銳,或者沒有楊晨的變態力量,都無法對其造成任何的傷害。更不用說四種藤條合一變成的碧玉龍纏食血妖藤。飛劍斬在上面,只發出了幾聲叮叮當當的金屬碰撞的聲音,就再沒有了下文。
  飛劍沒有起到任何遲滯藤蔓的作用,反而飛劍被藤蔓卷了起來。玄仙高手只是一個錯愕,加上身上的傷勢某處一痛,身形稍微的那么一個遲緩,整個人就被食血妖藤包圍,轉眼間成了一個綠色中透著血紅的大繭子。
  被食血妖藤如此的包裹,估計除了熬瀾這種等級的高手才可能掙脫之外,普通的玄仙高手結果就已經注定。繭子里面甚至連慘叫聲都只發出半聲就再沒有了聲息。
  同伴的慘死讓剩下的幾個高手更加的恐慌,最高等級的警訊已經連發了三次,可現在援手還沒有趕過來。如果是剛剛還好,雙方還能維持一個平衡,可現在地面上卻多加了那么多吸血的藤蔓,這一下勝負的天平已經結結實實的倒向了楊晨這一方。
  “誤會!誤會!天大的誤會!”這個時候,領頭的那個高手已經再也不要什么面皮,瘋狂的向著眾人大喊著誤會,渾然沒有一開始意氣風發根本不給人解釋機會的那種囂張。
  “剛剛喊殺的是你,現在喊誤會的也是你。”眾女的動作沒有一絲停頓,依舊還在瘋狂的攻擊著,說話的是楊晨。
  “我很不喜歡你這種見風使舵的家伙,你說殺就殺,說誤會就停手,那我也未免太好說話了。”從孫輕雪遞到嘴邊的酒杯中喝了一杯玉龍釀之后,楊晨搖了搖頭:“即便有誤會,也是和你們風云殿再過來的人談,你們就是那個誤會的結果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