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40 驚喜的見面禮(下)


  查看了一下,基本上外面已經沒有什么值得大家注意的東西。就算是有,估計也已經被那兩個家伙先行一步搜刮走了,以那個寒酸閣掌柜的性格,估計不會給留下什么。
  只是并沒有馬上就按照那兩個家伙指點的方法進入第二層,而是在第一層仔細的轉了好長時間,各個角落里都看了看。
  眾女雖然好奇,但也沒有阻止相公的舉動,反正相公最后肯定會給她們一個解釋一個答案的,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干擾相公思考了。
  仔細的在外面看過之后,這才和眾女一起進入宮殿之中。
  這個宮殿,說是個宮殿,其實應該是一個巨冇大的靈堂。各種白紗垂幔,布置的很是雅致。可惜里面使用的這些東西都是普通的貨色,也不知道是因為陣法的原因還是什么,到現在也沒有腐朽而已。
  供桌上沒有貢品,只有一些空空如也的盤碟,擺放的倒是整齊。最離譜的是,本應該是靈位的地方,的確是有一個碩大的靈位,可靈位上卻空空如也,一個字都沒有,讓眾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什么人的靈位。
  不過既便如此,還是很守禮,拿出一些拜祭的貢品擺放到了那些空白的盤碟中,準備好香燭沖著空白的靈位又一次拜祭了一遍。
  眾女跟著相公做完這些,才在的帶領下來到靈位的后面。
  靈堂后面有一面碩大無比的白墻,只是現在白墻上卻用金漆寫滿了各種各樣的華彩文章,將整面墻寫的滿滿的。這一面墻,怕不有上百萬字。
  每一首每一篇文章的字體還不同,可又分布的很有韻律,只看這面墻,就有一種獨特的美感。
  墻上的各種詩詞文章中,有差不多上萬個空隙,空隙的地方沒有字,很明顯這是故意空出來的。墻邊有個八仙桌,上面整齊的擺放著筆架和硯臺,硯臺中調好的金漆看起來還很新鮮,筆架上掛著的筆也是少見的極品,尖圓齊健具備,好像拿起來就能使用一般。
  “珺琪,這卻是要看你的手藝了。”笑著指了指那些筆說道。
  這面墻上的空隙就是讓人按照原文補全的,筆和硯臺一直是這樣準備著。按照那兩個掌柜的說法,每一次想要進去這些和華彩文章都不同,空出來的字也不同,只有準確的填寫了正確的字之后第二層才會開啟。
  除了字要按照原文填入以外,字體也必須和那篇詩賦文章的字體一致才行,否則就會功虧一簣。一個字填錯,整面墻就要重新來過,還會換另一批文章。
  尤其重要的是,填寫的時間也有規定,超過一定的時間之后,同樣也會重新來過。寫字不行,詩賦文章不記得甚至寫得慢,都會失敗無法進入第二層。
  兩個掌柜的雖然修行的時間不短,可大家平日里都是冇埋頭修行,最多有那么一兩個小愛好,誰會在這上面下苦功?
  況且這種華彩文章欣賞一下也就是了,誰會沒事背誦?又不是要考狀元,記這些東西做什么?
  就因為如此,兩個掌柜的光是在這道關上就卡了數十年,總算是連蒙帶騙的正好撞對了一次,才得以進入第二層。而且他們也就進去過一次,就再沒有機會進入第二次。
  眾人當中,本人書法就不錯,周嫻穎也略有涉獵,但最厲害的還是陶珺琪。琴棋書畫中,琴是周嫻穎,棋是師無雙,書是陶珺琪,畫是慕容姐妹,所以楊晨說最合適的還是陶珺琪。
  把規則說了一遍之后,眾女也都了解。陶珺琪卻有些猶豫,這么多缺的字,她可沒有把握一個個都記起來。不用說,這負責說出答案的肯定是了。
  從凡間開始,就有博覽群書的美名。大家傳言楊晨眼力好為的是什么,還不是因為知識淵博?
  陶珺琪和配合,楊晨說一個字,陶珺琪就按照合適的字體填寫一個字。這墻雖然高,卻難不住他們這些修士,不一會功夫就填寫了數百個。
  這些詩賦文章涉獵極廣,而且還必須要求原文,也就是,換個人來估計也就只能碰運氣了。
  即便是,在填寫的過程中也是暗暗的驚訝。有幾篇詩賦,明顯不是凡間靈界的作品,分明出自仙界的,想不到竟然會在這里出現。不用問,光靠這一點就能斷定,這個墓一定和仙界的某個大人物有關。
  兩個掌柜的怎么可能知道仙界的詩詞文章,蒙對一次進去已經是走了大運,能進入第二次才是怪事。
  陶珺琪配合著相公填寫字跡,同時也不忘記欣賞一下這些自己以前沒有特別關注過的作品。心中不免對于自家相公越發的佩服,這么多的文章,相公竟然一個字都沒有錯。如果大家沒有修行的話,說不定自己也是一個狀元夫人,想到這里陶珺琪就是說不出的快樂。
  眾女也都是有欣賞能力的,看著這滿墻的華彩,一個個都是目泛異光,讀的興高采烈。
  不到一個時辰,幾千個空白的地方就已經被陶珺琪會部都寫滿。奇怪的是,完成了卻沒有什么事情發生,難道是哪個字填錯了?
  “珺琪,把筆放好。”看著陶珺琪拿著筆茫然的樣子,微笑著提醒了一句。陶珺琪這才醒悟過來,趕忙過去將筆放回筆架上。
  陶珺琪拿走的毛筆一歸位,整面墻就開始幻化起來,很快變成了兩扇巨冇大的門。伸手一推,兩扇大門吱吱呀呀的打開,露出了里面的情形。
  眾人邁步走進去,四下觀察起來。
  進去是一個巨冇大的院子,看起來很像是一個莊園的前院。兩邊是兩排整齊的廂房,正面則是一個大廳。
  院子里兩邊還有數個兵器架,不過現在兵器架上卻是空空蕩蕩。兩邊的廂房當中也同樣是空空蕩蕩,好像被洗劫過一般。
  看到這里,笑了起來,他總算是知道寒酸閣和遺星閣里面那些上年頭的東西是出自哪里了。(未完待續)【本文字由啟航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就回復一下我唄,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