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48 連續兩次的教訓(上)


  解除了自己的心腹大患,楊晨才向李承大哥說起自己這段時間來的收獲。
  幾個意料中的洞府是必須要說的,當然,和風云殿有關的那部分也沒有隱瞞。
  聽到風云殿的人主動鉆進了洞府之中放著讓楊晨和公孫玲收取,李承大哥只是搖頭不語。
  這就是眼界上的區別,風云殿的眾人把上古遺跡當成了避難之地,可楊晨卻是把上古遺跡當成了要收取的洞府。引發的結果就是風云殿的人被連鍋端,家底都沒剩下一點。
  超級巨型洞府和純陽仙界是后來說的。聽到有一個方圓超過了三百萬里的超級洞府,哪怕是以李承的見多識廣,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那是怎樣的大能才能煉制的超級法寶,怎么這么便宜了這個小子?
  純陽仙劍再一出,讓李承立刻陷入了沉思中。難道連呂洞賓也把主意打到了靈界,不然的話怎么會把純陽仙劍送下靈界?
  等到楊晨把寒酸和遺星閣之行說完,再說到那個仙君之墓的時候,李承也不由得重視起來。
  仙界的詩詞歌賦文章什么的,楊晨能填出來并不讓人意外。鬼知道楊晨在斬仙臺當中和那些仙人們都聊過些什么內容,知道些仙界的東西簡直是太正常了。
  可后面必須用純陽仙劍打開仙君墓穴第三層,外加必須用超級巨型洞府才能抵擋的十倍天仙劫和十倍玄仙劫卻是讓李承的臉色凝重了起來。
  至少在楊晨和李承認識的這些歲月中,楊晨從來沒有見過李承有這樣慎重的表情。當然,這也間接的說明了那個墓穴的重要性,也充分表明了楊晨收到的見面禮有多么的重。
  繼續講下去,到了石珊珊用無上純陽劍氣打開了那個無形屏障,救活了里面的所有人。然后楊晨楊晨一家見到了白夫人之后,李承的臉上才露出了笑容。
  “這么說,你已經知道白夫人的真實身份了?”李承看著楊晨問道。
  楊晨點點頭:“那位的紅顏知己。名氣太大,想不知道都難。”旁邊還有兩個小侍妾。楊晨不想讓她們現在就知道這些,所以說呂祖的時候直接用那位來代替。
  “我說有些事情風雨飄搖,我找遍天下卻找不到半點的情由,原來是他搗的鬼。”李承長出了一口氣:“這個風流情種,卻是給我找了好大的麻煩。”
  楊晨不知道李承大哥口中的麻煩是什么,可李承都說麻煩,那一定是大麻煩。
  “那個墓園呢?還在白夫人手中?”李承明顯是松一口氣的感覺,現在開始追問墓園的下落。
  “那個。那個……”楊晨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吞吞吐吐起來。
  “什么這個那個的?快說!”李承著急了起來,差點就要拍桌子了。至少楊晨認識李承以來,還沒見過他如此的失態。
  “那個白夫人覺得自己住在墓園里十分的不吉利,也很不喜歡。”楊晨只好老老實實的說道:“小弟帶她見識了一下五行龍宮以后,她說要換,我就答應了!”
  “換給你了?”李承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楊晨發誓,他從沒見過李承這樣的表情。那種無法置信的表情,一輩子都難忘。
  “換給你就好,東西在你手里就比在任何人手里好。”李承大哥開始自言自語起來。看起來這個墓園真的是不一般:“別說用五行龍宮,她要再多也給她。”
  “那個,后來她又說不換了。”楊晨有心想要看看李承大哥的失態,這可是難得的機會。況且,楊晨現在說的話也是事實,楊晨并沒有說謊。
  “不換了?”李承果然著急了起來:“那她想要什么,給個章程出來,我給你籌集,千萬要換過來。”轉眼間。李承開始變臉:“女人就是麻煩,要不是他和那個主的關系不一般。搶過來就是,哪里有那么麻煩。”
  果然李承大哥也不是省油燈。光明正大的說著要搶呂祖紅顏知己牡丹仙子的東西,估計也只有他能說出口了。至少楊晨現在還沒有那么大的膽量。
  “后來……”楊晨有意的賣了下關子,拉長了聲音。
  “后來什么?快說!”李承不耐煩的叫了一聲,很難得的給楊晨甩了一個很不滿意的臉子。
  “后來她說她是長輩,要給小弟一家人一個給晚輩的見面禮,所以就把那個墓園當禮物送給了小弟。”楊晨捉弄的李承也足夠了,這才把實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楊晨的這個大喘氣讓李承差點給堵死。李承伸手指著楊晨,手指哆嗦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后恨恨的從旁邊忍著笑意伺候的小侍妾手中搶過來酒壺,大大的喝了一大口,這才大罵道:“你說話不大喘氣會死嗎?”
  “這不是見大哥你每次都成竹在胸,所以想多看看大哥你著急的樣子嘛!”楊晨嬉皮笑臉的回答道。旁邊的小侍妾終于繃不住,笑出了聲。
  李承也被楊晨逗樂,哈哈大笑起來。笑了好一會之后,這才指著楊晨想說點什么,又一時半會說不出來,最后只能悻悻的收回的手指,悶了一杯酒后問道:“說吧,你后來孝敬了什么好東西給長輩?”
  “也沒什么好東西。”楊晨嘿嘿的笑著,一一的列舉著:“一半的四海玄珊液,幾百顆養顏丹以及丹方,還有一份養顏功法。丹方和功法都是出自嫦娥仙子手中的。”
  李承被楊晨說的東西驚呆了,好半天之后才搖著頭苦笑道:“女人啊!”
  他實在是無法理解牡丹仙子這個女人的想法,那個墓園的珍貴程度,比楊晨拿出來的東西珍貴一萬倍都有余。換成他,怎么也不會做這種虧本的生意。
  “大哥你還是不了解女人啊!”楊晨也是后來才想明白,不過這時候并不妨礙他給李承大哥上課,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女為悅己者容,哪怕白夫人已經記不得那位的身份,可還是愿意時刻為他保持最美的容顏。大哥,你該找個女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