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6 找地盤更大的(下)

一個筑基巔峰的弟子,被地行獸一巴掌幾乎差點要拍死,奄奄一息之下,面對楊晨的撼神術,根本就沒有可能隱瞞什么。甚至不用楊晨動用殺意,就直接說出了楊晨想要知道的東西。
  太天門在這里的確有不少弟子在試煉,不過都是一些木修和土修,這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異常,幾乎來這里的全部都是木修和土修。自然,有弟子來試煉,太天門派幾個金丹宗師坐鎮隨時接應,也就十分的順理成章,據說這些坐鎮的高手當中,還有一位元嬰期的強者。
  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但楊暴卻知道這里面的究竟。那個大陣的事情,想必這些低級弟子都不可能知道。
  至于楚亨的事情,太天門倒是沒有隱瞞。本身楚亨就是因為和太天門的李清辰交好所以才會對楊晨下手進而導致被純陽宮逐出師門,大多數的太天門弟子對楚亨都是支持的。雖然太天門不好明目張膽的力挺楚亨,但是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給予照顧還是能做到的。
  至少在荒沙谷,楚亨就活的很滋潤,太天門的任何一個補給點,楚亨都可以隨時進出,而且還能夠得到支持。
  幾年下來,楚亨幾乎認識所有的太天門在荒沙谷的試煉弟子。遇上什么事情,這些太天門的弟子也會為楚亨通風報信。
  純陽宮派遣了幾位金丹宗師來荒沙谷調查,都是因為有太天門的弟子提前得到消息,提醒了楚亨,所以才導致幾位金丹宗師鎩羽而歸。而楚亨一直在荒沙谷隱藏的十分之好,并在太天門的幫助下,穩步的提升著實力。
  對太天門來說,悄悄的幫助楚亨,就意味著能夠讓純陽宮名聲掃地,直接報了他們低頭認錯道歉的一箭之仇反過來還能看純陽宮的笑話。惠而不費,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楚亨一直就在荒沙谷,很好!”,楊晨的臉上笑容越來越盛,腳下的這個原本囂張無比的家伙,已經如同一個白圌癡一般躺在地上,再也說不出話來。
  楊晨站起身來,輕輕的擺了擺手,轉身離開了少許。一張血盆大口啊嗚一口將地上的青年吞進了腹中。
  這巨大的身影自然是那只地行獸。它現在已經有相當于人類金丹宗師的修為,再加上體型巨大“身體強悍,哪怕是和它同樣等級的修士也不是它的對手。幸虧地行獸性情溫和,不主動攻擊修士楊晨在落在它背上的時候,只是一次嘗試,就和地行獸建立了溝通。
  御獸決果然是妖族的神通,當楊晨并沒有打算御使妖獸,只是以打聽消息的這種出發點溝通的時候,很輕易的就得到了地行獸的反饋。溝通的渠道一旦建立起來,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許多。
  三個不知道死活的家伙,一頭撞上來。地行獸只是性格溫和不主動攻擊,但并不代表它沒有攻擊的力量。楊晨要求幫忙地行獸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出手,將三個家伙輕而易舉的干掉。
  隨身攜帶的乾坤袋被吐了出來,送到了楊晨的手上,但那些家伙身上的法寶卻直接被地行獸吞下煉化。三人本就是土修對地行獸來說,正是好得不能再好的補品。當然,楊晨也沒有讓它白幫忙,出手就是一顆千年人參。說是千年卻已經有接近兩千年的火候,哪怕對金丹境界的地行獸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有了這等好處,楊晨想要知道周圍的靈力分布和走向自然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很快楊晨的腦海中就多了一張幾乎覆蓋了數百里方圓的地圖。地行獸在這里盤踞日久,少說也有上千年的時間,年輕的時候經常在自己的地盤上巡視,周圍的地形熟悉的一塌糊涂,加之修行有成,閉著眼也能夠分清楚周圍的靈力分布。
  這么一張詳細的靈力分布,馬上讓楊晨對隱藏在荒沙谷的大陣有了一個基礎的認識。畢竟這個大陣要依托自然地勢,這一片地域就相當于大陣的一角,楊晨已經能夠大概的判斷出布陣的方向以及重點在哪個方位。
  和地行獸相處愉快,向地行獸問了問周圍強大的鄰居之后,楊晨很快揮手道別,向著另一個方向飛去。如地行獸這般的強悍妖獸,只要再有四五個,楊晨就可以將這個大陣的輪廓完全的勾勒出來,到時候,整個大陣就一覽無余。
  三個太天門的年輕俊彥,就在短短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內,從里到外,從皮到骨,消失的無影無蹤。三個乾坤袋,地行獸看都沒有看就扔給了楊晨,想必也是知道這種大門派可以通過乾坤袋找到本門弟子的位置。
  這種扛雷的事情,交給楊晨,楊晨絕不會相信傳言,這個地行獸性情溫和,從不主動攻擊修士。或許在大多數時間內,這頭地行獸都是這樣一幅人畜無害的面乳,但能做出這樣的判斷,絕不可能只是殺了一兩個修士。嗯必有不少獨行的散修在這個地方失蹤,只是沒有人查證而已。
  乾坤袋楊晨不會在乎,殺的太天門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直接往功德戒當中一扔,什么后患都沒有。
  施施然的飛到了地行獸的地盤邊緣,楊晨的速度慢了下來。據地行獸所說,它這邊的這個鄰居可不怎么友好,性情暴躁不說,而且實力比它還要強悍許多。根據地行獸的估計,四個到五個它或許能夠和這個鄰居一拼。
  這讓楊晨更加的感興趣。這般強悍的實力,莫不是已經有了元嬰境界?當然,妖族不是這么戈哼分的“只是相當于而已。如果是這樣的話,地盤豈不是比地行獸更大數倍?只要在這里弄到一個地形,就頂的上楊晨跑幾個地方。
  當然,這頭妖獸螻蛇也并不是那么好相與的,實力強悍,一個談不攏,楊晨估計就要飲狠當場。所以,楊晨必須提前做好準備,才不至于到時候手足無措。能讓楊晨堅持到蟒蛇妖獸這動來的原因,除了御獸決之外,另外就是這頭螻蛇妖獸相對來說,速度比較慢,楊晨的收藏當中,有一柄飛劍,速度奇快,雖然不敢和專門的速度類的法寶相比,但是根據地行獸的描述,逃跑卻是沒有問題的。
  連地行獸的土遁都能夠及時逃離,一旦事情不對的話,楊晨也能夠及時的逃到安全的地方。正是有這樣的安全保證,楊晨才會放心大膽的做好準備之后,進去會一會這頭螻蛇妖獸。
  相對地行獸那邊的平和,這邊似乎連空氣中都蕩漾著一股狂暴的氣息。荒沙谷有幾個地方,低級別的試煉弟子千萬不要嘗試進入,這里就是其中之一。
  楊晨將御獸決運行到了極致,將自己要求溝通問路的意思包裹在神識當中,遠遠的送了出去。自己人則是站在飛劍上,小心翼翼的向前慢慢的飛行,一旦察覺到不對,馬上就會溜之大吉。
  螻蛇妖獸的地盤大的驚人,地行獸的地盤楊晨都要飛小半個時辰才過一半,螻蛇這邊楊晨至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當然和他的小心有關系,但也側面說明了妖獸地盤的龐大。
  天色暗了又亮,已經到了第二天的牟時,太陽熱圌辣圌辣的曝曬著地面,周圍全部都是蒸騰的熱氣,沒有一絲絲潤。
  對這種氣氛,楊晨毫不在意,但是他已經全力的流轉御獸決幾乎整整一天一夜,但是卻沒有收到一絲一毫的回應,仿佛這么大片的地盤內,就沒有能夠和楊晨溝通的妖獸一般。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再強井的妖獸,自己的領地之內也要有食物的存在,也要有一些容許共存的所在,否則孤零零的一頭妖獸,豈不顯得太過于孤單?
  但這么長的時間,竟然沒有一頭妖獸和自己溝通,顯然這是不正常的。原因估計只有一點,就是這片地盤的主人。
  楊晨到達的地點,已經是地行獸描述的螻蛇妖獸地盤的中心,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任何的跡象,這本身就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
  到了這一步,楊晨已經不再向前,神識探查之下,周圍一頭妖獸都沒有,安靜的有些可怕。皺著眉頭停下飛劍站了一小會,楊晨果斷的轉身,飛速的離去。
  這動作才剛剛做出來,猛地一股龐大的氣息出現在楊晨的周圍。
  腳下的沙子仿佛突然變成了一條流動的河流,向著兩邊轟然分開,一條巨大的身軀從地下飛速的鉆出,拔地而起。一張血盆大口大大的張開,正沖著楊晨飛劍逃離的方向,只要楊晨速度再快一點,幾乎馬上就能夠沖進大嘴當中。
  楊晨當然不會自己沖到挎蛇的口中,御劍靈巧的一個轉折,就要向著另外的方向沖去,但是轉過來之后才發現,自己已經被一條巨大的螻蛇身體環繞在一片區域之內,不管向著那個方向,都會直接撞上螻蛇的身體。
  而此刻螻蛇的大腦袋,已經不是正對著楊晨的方向,而是高高的聳起,然后向下俯瞰。楊晨直接被螻蛇包圍在它的身體和腦袋當中。兩只血紅的眼睛,散發著一種死亡的光芒,緊緊的盯著下方的楊晨,口中長長的蛇信不停的吞吐著。
  楊晨完全沒有料到,螻蛇妖獸的身體如此的巨大,他前世和妖獸打交道的并不多,就算是有,也是飛升之后的事情。而靈界和仙界的妖獸,那完全是另一個概念,絕不是單獨的靠著體型打天下的。
  長長的軀體,已經超過了千丈,身軀最細的地方,有數丈的直徑。盤繞在地上,就如同一大圈纏繞起來的城墻。身上的鱗片散發著一種黑色的光芒,幾乎就是一種天然的護身法寶。強悍的土靈力的氣息包裹著周圌身。楊晨完全相信,就算自己現在最強的飛劍斬到這些鱗片上,最多也就是能夠斬破幾十片鱗片,但馬上就會遭到螻蛇致命的攻擊。
  到了此刻,楊晨卻已經退無可退,只能夠懸在空中,動也不動。但楊晨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懼意,依舊還是不停的將自己溝通問路的意思通過御獸決傳遞了出去,雙眼緊盯著挎蛇巨大的雙眼,一刻也不曾動搖。
  楊晨一路上都大開著神識,卻一點都沒有發現這條巨大的妖獸本體所在。這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對方的修為境界遠遠的高于自己,而且也會一種匿形的手段。怪不得螻蛇妖獸兇名遠播,光憑這一手,就足以讓和它同樣境界的修士飲恨。要知道,妖獸可從來不講什么光明正大還是陰險卑鄙,面對敵人,唯一的目的就是殺死對方,根本不在乎手段。
  “你是我妖族的道友,怎會是修士的模樣?”神識當中,忽的傳過來一道粗暴的意志,根本不理會楊晨問路的意圖,完全就是一副質問的樣子,而且不容楊晨不回答。
  “告訴你我有什么好處?”對方只要肯溝通,對楊晨來說就不是什么大問題。通過御獸決散發出的神識,飛快的將自己的意思傳遞了出去,甚至根本不需要開口。
  楊晨知道,和妖獸圌交流,最好是采用單刀直入的方式,這種階段,它們還沒有學會委婉的溝通方式“一上來就是直來直去開門見山。直接表達自己的意思,是最好的方式,也不會讓對方產生誤解。
  一探查到楊晨的意思,巨大的螻蛇雙眼中,陡然的閃過一縷精芒,雙目中如同散發出一股刀芒,直沖楊晨的心底,根本就沒有打算和楊晨交換什么,上來就想要直接壓服楊晨。
  這道帶著強悍殺意的神識,楊晨毫不在乎,幾乎是大敞開自己的識海,讓這道威脅的神識沖了進去。
  一進入楊晨的識海,血色的長河猛地蕩漾起來,轉瞬間化為一只血色的大手,將這道神識一把抓在,片刻間就融化的一干二凈。
  神識一消失,螻蛇妖獸馬上就察覺到。頓時間,它的動作似乎停頓了一下,偏著頭盯著楊晨,忽的傳過來一縷意識:“你想要什么好處?”
  求鮮花,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