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55 趙家的手法(上)


  “大膽!”龍遠大喝一聲,就打算替楊晨教訓一下這個男人說話自己跳出來的不聽話的女人。不管從年紀還是從輩分上來說,龍遠都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格。
  石珊珊原本就是冰冷的性子,自從跟了楊晨以后才在楊晨面前變得隨和,可也不是隨便一個什么人就能跑出來喝斥自己的。除了自己的長輩和夫君,誰能讓石珊珊低頭?
  況且,即便是自己的師門長輩,自從凡間相公為自己撐了一回腰之后,又有幾個敢對自己大聲喝斥的?至于自家的相公,每日里疼自己都來不及,那會還舍得如此的斥責。
  在座的客人都是龍族,估計都是熬瀾大姐帶過來的,可是熬瀾大姐都沒有說什么,這個家伙竟然敢在背后編排自家的相公,這讓剛剛出關的石珊珊如何能忍?
  “嗤”,二話不說,石珊珊就已經動手,一道劍氣直沖著龍元刺去。她可不在乎這些不認識的家伙是什么身份,反正只要對相公無禮的,一概都是敵人。恩,李承大哥除外,如果李承大哥喝斥相公,那一定是為了相公好。石珊珊心里也是有桿秤的。
  石珊珊的劍氣又有了些許的變化,射出來的是白色,形狀如一柄劍。楊晨一眼就能認出,那是純陽仙劍的模樣。
  看起來石珊珊已經是初步完成了將純陽仙劍煉制成本命飛劍,否則不會出現這樣的變化。而且面對一個玄仙級的高手,石珊珊一劍發出竟然沒有全身癱軟,也說明石珊珊對于劍氣的掌握更加的爐火純青。
  龍族眾人一看石珊珊發出劍氣,全部都是穩坐釣魚臺,除了熬瀾敖烈兩個眼中露出了擔憂的神色之外,其他幾個客人包括龍遠在內。誰都不怎么在乎這區區劍氣。
  別說龍遠的修為遠遠高于石珊珊,就算是他們兩個是同樣的修行境界,等閑的飛劍也不可能傷害到龍族分毫。更別說是劍氣。龍族的龍鱗皮肉之堅固絕不是普通的人修能夠想象的。
  龍遠甚至心中冷笑了一聲,就打算站在原地硬接下這道劍氣。給這個心高氣傲的女子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當然,多少也給楊晨留點面子,也算是給自己掙回一點點尊嚴。剛剛的兩次打擊,算是把龍遠的傲氣都打掉了,楊晨這里藏龍臥虎,以后說話也得注意一點。
  說時遲那時快,楊晨一看到龍遠的樣子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如果是普通的地仙修士,楊晨不會有任何的擔心。可自家的這位夫人修行的是什么劍氣?呂洞賓呂祖的無上純陽劍氣,在仙界都是縱橫無敵的存在,區區一個玄仙級的龍遠,怎么可能接下?
  “不要命了?”楊晨就在龍遠不遠處,事態緊急也顧不得其他,大喝一聲,然后伸手抓住了龍遠的一只龍爪,用力向旁邊一拉。
  楊晨的動作快,但龍遠的心思卻更快。剛剛栽了兩個大跟頭,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扳回來。楊晨的聲音他也已經聽到。明白楊晨這一拉并不算是失禮,而是打算讓他避開劍氣。可龍遠要是真的被楊晨拉開了,那他哪里還有半點的顏面?
  當下龍遠不動聲色。暗地里卻直接施展一個龍族的不動如山法訣。這法訣只要一出,別說一個地仙修士,就算是強到了金仙巔峰的熬瀾大姐,想要動他估計都要費一番功夫。
  龍遠的打算,是讓楊晨這一拉無功而返,同時硬接下這道劍氣,也讓他夫妻二人知道一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可是。不動如山法訣剛剛施展出來,被楊晨抓住的那個龍爪上就傳來一道無可抗拒的大力。直接將他的身體拉了起來,飛快的向著旁邊飛去。
  不光如此。龍遠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是被楊晨直接掄起來扔到一邊的。
  可不管龍遠如何的想要掙扎,如何的想要擺脫楊晨的大手都無濟于事。不動如山法訣在他身上好像失敗了一般,看楊晨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拉起多重的東西,而是拎起一條小泥鰍一般,毫不費力。
  龍遠的身體被楊晨的大力甩開,變成了長長的一條,而他就像是被甩開了脊骨的長蛇一般,一動不動,情形十分的讓人驚訝。
  楊晨眼快手快,可是也沒有石珊珊的劍氣快。總算是占了一點距離上的便宜,將龍遠的身體及時的拉開了原地。可是,龍遠長長的龍尾卻是因為身體太長的原因無法兼顧到,剛剛隨著慣性被甩起來,劍氣就直接沾到了龍尾之上。
  嗤,一聲輕響,龍遠以為自己堅逾鐵石的尾巴上,直接穿透了一個通透的小洞。劍氣猶自余勢未消,遠遠的向著那個方向上龍宮的墻壁刺去。
  楊晨的手及時的放開了龍遠的龍爪,身形飛速的一晃,出現在劍氣前進的道路上,伸手一抓,將飛劍模樣的劍氣抓在了手中。
  這一手讓熬瀾敖烈以及一干龍族看的又是一呆。石珊珊的劍氣雖然凝成了飛劍的模樣,但畢竟還是劍氣,又沒有實體,楊晨是怎么抓住的?
  更讓他們驚訝的是,一劍洞穿了龍遠龍尾的劍氣,在刺到楊晨手上的時候,竟然沒有傷到楊晨分毫。眾人可是明明白白的看到劍氣直接刺在了楊晨的手上,毫無偏差。
  難道是石珊珊操控自如,及時的將劍氣收住?這也不可能,直到現在石珊珊還是站在原地,努力的收斂著自己身上的劍光。這種修為這等境界,怎么可能將劍氣收發自如到那種地步?
  楊晨也不管眾人的驚訝,抓住了劍氣,用力一握,飛劍模樣的劍氣就直接被楊晨輕而易舉的一把捏散,飛速的消失在空氣中,再無半點蹤影。楊晨的手上,卻是光潔如新,哪里有半點的傷口?
  直到這個時候,龍遠的身體才在空中不由自主的飛到了龍宮的另一邊,啪一聲,再次變成了一副舒展的畫卷。
  龍遠的龍尾上,到現在才飚出兩股血箭,然后疼痛的感覺也開始傳到了龍遠的腦海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