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55 趙家的手法(下)


  砰,龍遠的龍頭撞在墻壁之上,堅固的龍宮墻壁直接將龍遠撞暈。長長的身軀貼在墻上好一會之后,終于力道消散,軟軟的垂了下去,溜到了墻角一動不動。
  這次龍宮的墻壁終于有了點變化,上面多了斑斑血色,龍遠尾巴上的鮮血在雪白的墻壁上形成了一副猩紅的刺目的圖畫。
  “好懸,差點把自家房子戳出個窟窿。”楊晨在那邊接下了劍氣之后的自言自語傳到了幾個龍族高手的耳中,差點讓他們幾個直接從椅子上栽下來。
  堂堂龍族高手被石珊珊直接刺了個洞穿楊晨不理會,偏偏卻在乎自家的墻壁差點被戳穿。這不就是幾個龍宮嗎?難道真的戳了個窟窿,這么多龍族在,還給你補不起來?
  可楊晨的態度就是這么氣人,偏偏他們做客在人家里,還有求于人,真是不好發作。
  剛想到這點,幾個龍族高手忽的心中都是一震。既然自己來是有求于人,之前對待楊晨這個主人的態度,似乎并不是合適的求人之道啊!
  高高在上的龍族,什時候考慮過螻蟻一般的人修妖修們的想法了?熬瀾帶他們過來的時候,他們還是看在熬瀾這個皇族的面子上,這才勉為其難的應承。換個人,就算是同樣皇族血脈的敖烈提出來這個建議,他們估計理都不會理。
  因為他們都是如此的心思,所以才會有龍遠借機發作的事情發生。可是,在這里的一切都讓他們無比的驚訝,龍遠堂堂玄仙巔峰的高手,卻是一次一次的栽在楊晨這里的人手中。
  林正元看起來不過是個傻子,可是當他瞬間爆發的時候,金仙級的氣息根本就掩藏不住。就算龍遠自己察覺不到。可其他幾個都是金仙級的高手,自然是心知肚明。
  楊晨這里居然還有一個金仙級的高手鎮宅,絕對是讓龍族這幾個高手吃驚的。不過龍遠敗在金仙級的高手手下。卻是一點都不冤枉,還不足以讓他們失態。
  可接下來出現一個楊晨的結拜大哥。明明只有天仙級的修為,可是動手的時候甚至比金仙級的林正元更加的變態。
  李承的氣息是天仙級高手,動手的時候也動用的是天仙級的力量,速度什么的也不離譜,可龍遠偏偏就承受不住,直接被人一巴掌打飛。
  看起來龍遠是承受了奇恥大辱,可幾個龍族高手還不得不承情,那是人家手下留情了。看李承輕松的樣子。如果想要龍遠性命的話,一擊就足夠了。
  如果說李承天仙級的修為大家勉強還能接受越級擊敗龍遠的事實的話,那么石珊珊一個地仙后輩一道劍氣刺穿龍遠的龍尾,那就不是大家能夠在突然之間就能相信的了。
  身為龍族,大家個個都很清楚自己的筋骨之強,皮肉之堅,絕不是等閑的法寶能隨意傷害的。可石珊珊一個地仙后輩,居然一劍奏效,這怎么可能?
  這還是那種他們隨便一個噴嚏就能吹走的地仙螻蟻能做到的?剛剛劍氣之上并沒有多少的氣息爆發,怎會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可這還不算完。石珊珊一個地仙后輩已經讓他們震驚了,但楊晨一出手,帶給他們的就不僅僅是震驚。而是震撼。
  不動如山法訣是龍族的秘傳,每個龍族幾乎都知道的。尤其是他們這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更是爐火純青。
  剛剛龍遠暗地里施展出不動如山法訣,想要將自己的身軀牢牢的釘在站立的地方。可楊晨只是隨手一拉,就將龍遠的身體遠遠的甩出去,直接摔到了墻上撞暈。最讓人恐怖的是,楊晨拉龍遠的時候,居然還沒有動用靈力。
  修為不同,施展不動如山法訣帶來的效果也不一樣。可是即便如此。幾個龍族高手也相信,龍遠施展出不動如山法訣之后。身體的重量至少也能有一海之重。
  盡管靠著強大的修為,幾個龍族高手也能夠做到將施展了不動如山法訣的龍遠拉起來。可要做到那么輕松那么寫意,卻沒那么容易。
  最關鍵的是,楊晨沒有動用靈力,那就是說,他單靠肉身的力量,就已經達到了那種讓人絕望的地步。這是區區地仙螻蟻能做到的?能想象的?
  如果不是他們親眼所見,哪怕從熬瀾口中轉述給他們,他們也絕不會相信世上會有這樣離譜的事情。這楊晨一家人,難道全都是這種妖孽嗎?
  龍遠昏迷了沒多久,就在強悍的身體和充溢的靈力雙重作用下醒了過來。
  一恢復神智,尾巴上的劇痛就讓他痛苦萬分。趕忙調動靈力想要止血恢復,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股有形無形的劍氣仿佛盤旋在自己的傷口處,任憑自己如何的努力,都無法消散,傷口也一直血流不止,無法恢復。
  還是楊晨實在看不過去,走了過來,伸手拉起了龍遠,然后在他的龍尾傷口上一抹,盤踞不去的那點殘存的劍氣就消失無蹤。
  “拙荊失禮,還望前輩海涵。”楊晨很是誠心誠意的替石珊珊向龍遠道歉。不管怎么說,畢竟人家原來是客,卻被自己的女人傷了,身為主人總歸是有點不好意思的。可楊晨也不能讓石珊珊出頭道歉,只能自己代替。
  一邊說著,楊晨一邊已經送上一顆六轉功德靈芝玉露丹,也算是賠禮道歉的禮物。
  楊晨的道歉話語聽在龍遠的耳中,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巴掌沖著自己的臉面來回的扇,直到自己鼻青臉腫為止。他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楊晨這里丟這么大的臉面,還是接二連三的丟。
  可龍遠卻誰也不能責怪。怪熬瀾沒有說清楚?熬瀾早在來之前就叮囑過他們,楊晨一家人不能等閑視之,自己都是和楊晨平輩論交。怪楊晨?人家可沒有招惹自己,是自己一開始不停的挑釁,人家才小小的反擊了一下。怪李承?更是怪不到人家頭上。至于說石珊珊,自己在別人家里罵人家相公,人家還不能發作了?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有眼無珠了。(未完待續)
  ps:祝大家圣誕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