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57 解決問題的根本(上)


  甚至不用楊晨說,連石珊珊都知道自己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慢點穩妥點的,就是靠著時間積累,祭煉功夫加深,然后漸漸的掌控自如,年深日久,自然就會達到目的。
  快速的方法當然肯定是有風險的,尤其是這柄仙劍是石珊珊的本命飛劍,那就更是不能隨便。可現在石珊珊劍光四溢的樣子,實在是有點不好見人,所以楊晨肯定也想要早點解決問題。
  正如李承所說,想要壓下這種劍光,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見血。以血洗劍,飽飲鮮血后,不管什么劍能快速的改變氣質,光華內斂,仙劍也不會脫離這個范疇。
  不過,并不是隨隨便便的見血就能達到這種效果。豬狗殺的再多,也只會將仙劍變成一把屠夫手中的屠刀。修士的飛劍,要見的自然是修士的鮮血。
  只是眼下靈界魔劫才剛過去沒多久,魔藥危機也已經完結,接下來最有可能的大規模的戰爭就是和趙家的戰斗。可現在和趙家戰斗的決定性因素不是普通的修士,而是大量的玄仙高手。
  公孫玲的無上純陽劍氣可以越級殺敵,可就算是有了純陽仙劍的幫助,公孫玲面對諸多的玄仙高手,最多也就只能發出能夠殺敵的兩劍,然后就會任人宰割。所以,和趙家的戰斗公孫玲肯定達不到鮮血洗劍的目的。
  身為道門弟子,石珊珊肯定也不會去濫殺無辜,妖獸也消滅的差不多,輪不到石珊珊大開殺戒。想來想去,也只有從李承大哥這里討主意了。
  “卻是要去哪里找這么多鮮血啊!”楊晨感慨了一句,目光還是盯著李承大哥說道:“要不,我們去妖魔大陸?”
  妖魔大陸的魔化妖獸足夠多。斬殺起來也沒有負疚感,還是一個很好的歷練機會,簡直就是現在的不二選擇。
  “你不打算等著看看那邊的結果了?”李承大哥抬眼掃了一眼楊晨。問了一個石珊珊聽起來莫名其妙的問題。
  石珊珊不知道楊晨和玄天門的事情,可楊晨卻從沒向李承大哥隱瞞過這些。甚至還把其中的一些細節說出來,讓李承大哥參考。
  剛聽到楊晨所作所為的時候,李承大哥也是瞪大了眼睛,指著楊晨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話來。楊晨肯定和玄天門不對付,這是毋庸置疑的,可李承大哥也沒有想到楊晨在暗地里將凡間太天門算計完之后到了靈界馬上就把玄天門玩弄于股掌之上。
  現在李承大哥說的結果,就是上次楊晨慫恿李門主及早動手的結果。原本李承還以為楊晨會等到那邊動手出了結果之后再去妖魔大陸。想不到楊晨現在就提了出來。
  “不等了!”楊晨直接下了決斷:“如果我一直在,少不得趙家也會分出一部分高手來打我純陽宮的主意。我和大哥一起離開,他們反倒是可以集中力量了。”
  石珊珊聽著兩個人莫名其妙的話語,偏偏自己一句都聽不明白,很是無語。不過自家相公和李承大哥肯定都是可靠之人,他們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也好。”李承對于玄天門也沒有好感,點了點頭:“那就走吧!”
  楊晨一家人很是雷厲風行,第二天,純陽宮就放出了消息,楊晨楊大師外出尋找一種珍稀的藥材。可能要一段時間。前來求丹的,直接到萬寶樓請教伍長老便是。
  許多修士都看到楊晨一家人坐著公孫玲的樓船大搖大擺的離開,卻沒有人敢輕易的追蹤。楊大師現在已經不是什么無名小卒。誰都能毫無理由的跟隨的。
  哪怕借口順路都不行,這靈界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日思夜想夢寐以求的想要找到討好楊大師的機會。偷偷跟著楊大師,沒準哪天就會被人不知不覺摘了六陽魁首送到楊大師面前邀功。
  所以,楊大師出門,還帶著女眷,偶遇也就算了,斷斷是沒有人敢一路跟隨的。除非是楊大師發了話,否則還是不要冒這個險為妙。
  當然,偏偏就有不怕死的。不但跟著楊晨,而且不久之后還直接出現在了楊晨面前。
  “楊晨。這卻是要去哪里?”來人很不客氣,直接坐在楊晨的對面。肆無忌憚的拿著楊晨的好酒品嘗,口中還不客氣的質問著。
  對方如此的不客氣甚至有些無禮,可楊晨卻沒有半點的生氣憤怒,反倒是十分恭敬。無他,出現的人是玄天門的天罡大長老李老。
  上次趙家的高手被無意中驚走,可還是留下了一些蛛絲馬跡。李老就親自帶了一半的天罡高手以及一些隱藏在暗中的天仙高手暗地里護著純陽宮。這是各大宗門給過楊晨的保證,所以牽涉此事的高手們,除了天罡高手們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內情,只道是宗門在履行諾言而已。
  也就是李老知道楊晨的“真正身份”,所以毫不在意,直接登船找楊晨問個清楚。當然,也是選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免得泄露了楊晨和玄天門的勾連。這時候楊晨的妻妾們當然是早就被趕到了艙內,根本就不知道來客是誰。
  “弟子去看看什么地方能幫忙。”楊晨早有應對之策,飛快的回答道:“總不能因為弟子一句猜測的話語,就讓那許多前輩們去冒險,弟子心中不安。”
  “你這修為去能幫上什么忙?胡鬧!”李老聽著楊晨的解釋,心中歡喜,可臉上還是一副斥責的樣子:“你的話是不是猜測,自然有人去探明驗證,門主雄才大略,又豈會無端冒險。”
  “是弟子無狀了!”楊晨馬上順桿爬道歉。有了大長老的這句話,楊晨就可以名正言順悠哉游哉的看戲了,不用操心結果如何,甚至不用擔心這次如果各大宗門失敗的話會對自己有什么牽連。
  畢竟大長老已經說過,有人探明驗證,楊晨只是猜測。出了問題,那也是那些負責查探的人的責任,和楊晨沒有什么關系。
  “不過弟子既然出來了,那就索性四處走走,找個隱秘地方看看能不能煉制一批丹藥。”楊晨連借口都想好了,反正只要不回純陽宮,哪里都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