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067 伍雄長老連續震驚(上)

老龍的話有點道理,楊晨陷入了沉思之中。
  事實上,老龍說的情況和斷肢再生還是有很大差距的。一個大傷口恢復不好導致經脈紊亂,最多只是一兩條經脈其中的一兩個點出現偏差,只要用強大的靈力強行打通就行。
  可是斷肢之后,就不是經脈上一兩個點的連接出現問題,而是很大的一部分經脈徹底消失,最后不得不憑空將兩個根本不可能連接的部分連接在一起。從性質上來說,斷肢再生和普通傷口的難度根本就不是同一個性質。
  把這個考慮沖著幾個龍姓高手說出來之后,其他幾個沒說話的高手也來了興趣,興高采烈的加入了討論之中。
  這可是靈界首屈一指的煉丹大師,肯低頭向他們請教,單從煉丹角度來說,這就是屈尊降貴不恥下問,給的面子不是一點兩點,哪怕以龍族的驕傲,但面對不管煉丹上還是力量上都能完爆自己的楊大師,他們也會低下自己驕傲的頭顱。
  針對這個問題,這些龍族的高手們很快的商量出一些值得考慮的建議。
  比如,丹藥中最好能加上打通經脈的功能,這樣哪怕不是針對斷肢再生,只針對一些大傷口,都能有效的避免經脈長歪的問題。
  這個問題以前楊晨從未考慮過,因為療傷丹藥靈芝玉露丹已經很全面,后來有了楊晨加上功德篇之后煉制的靈芝玉露丹更是無往而不利,傲笑任何傷勢,反倒是在這上面楊晨沒有多考慮過。
  靈芝玉露丹看似簡單,可是發明了這種丹藥的前人們也是殫精竭慮的考慮過,楊晨也覺得自己有點疏忽了這些簡單丹藥的研究,飛升到靈界之后偏攻那些十分復雜的類似蘊髓丹之流的丹藥。卻從未想過從這些簡單丹藥當中琢磨出些什么。
  大道至簡,放在煉丹上也是一樣的道理。正如廚藝一道,雖然幾個侍妾聯合做出來的御宴大餐很美味。可是卻總在公孫玲隨手所做的家常小菜面前被比下去。同樣的,基本的丹藥未必就比那些復雜丹藥要簡單。或許更吃功夫的是這些簡單的丹藥。
  一番深談之后,楊晨似乎又多了一個研究的方向,這讓楊晨很開心。很是真摯的向幾位龍族高手道謝之后,楊晨匆匆的趕回了煉丹室繼續研究。
  幾個龍姓高手也是心有榮焉,這可是楊大師親口向他們道謝,日后說出去那也是可以傳頌天下的美談。這一番談話下來,這些年來被龍纏草折磨的苦楚都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見,幾個高手只覺得精神都振奮了幾分。
  楊晨這一次回到丹房。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挨個的研究那些最基本的丹藥,尋氣丹,養氣丹,培元丹,煉體丸,靈芝玉露丹,甚至包括凝神丹,問心丹在內,這些對于普通的六品七品煉丹師來說并不是多難的丹藥,有的甚至是凡間煉丹師就能輕松煉制的。楊晨卻一一拿出來研究藥理。
  這一研究,讓楊晨找到了很多以往忽略的細節。藥理很容易能夠想清楚,可是為什么這樣的搭配。這樣的手法,都讓楊晨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
  最讓楊晨沉迷的不僅僅是最初的藥理,而是楊晨使用了功德篇之后對于丹藥引發的變化,這才是最吸引楊晨的地方。如果楊晨能夠研究出這其中的變化,對于楊晨的煉丹水平的提升絕對是大有助益。
  想想看,如果楊晨不靠著功德篇卻能夠煉制出功德丹藥,那是怎樣的一種煉丹水準?別說同一級別的煉丹師,就算是再高一個品級兩個品級的煉丹師,估計也只能仰望楊晨的成就。
  經過大量的試驗和比對。楊晨親自上陣,將各種不同的丹藥放在識海中放大了無數倍研究。幾乎是每一顆最細小的藥物顆粒都讓他仔細的琢磨過一遍,終于從中總結出了功德丹藥和普通丹藥的不同。
  其實區別就是兩個。一個是純,一個是專。
  何謂純?經過功德篇處理的丹藥,不管是單獨的藥材還是成丹之后的丹藥,在藥材純凈度和各種藥物混合的均勻度上均有了革命性的提升。
  普通藥材純凈度的提升有什么好處,只看斷肢再生丹處理不干凈的原材料會帶來畸形的后果就能明白。純凈的藥材處理帶來的是藥效成倍的提升。雜質越少,干擾就越少,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就越小。
  至于藥物混合成丹后的均勻,不用多問,越是均勻的丹藥越是表明處理過程中的精細,手法的純熟。也越是表明集中藥材組合后形成的全新藥物結構越發的穩定,也越能將藥效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水準。
  何謂專?有兩個方面,一個是藥材的用量精準到了巔峰地步,另一個是藥效的催發被提升到了極致。
  丹藥煉制中藥材的用量十分講究。一種藥材用多少,搭配的君臣輔佐需要什么數量,都有著嚴格的規定。可惜的是,普通的丹方,一般都是將這個重量精確到十分之一錢的量,可這個量級對于最精準的丹藥來說還是顯得稍微大了點。
  楊晨在識海中看到,功德丹藥中,藥材的定量準確程度幾乎達到了變態的地步。最細小的一種藥材顆粒周圍有幾顆輔藥都是極其精準的,這是只靠著丹方上的那個劑量無法準確描述的。
  藥材劑量如此,每一種藥材的不同年份不同部分也分的十分清楚。同樣是一株人參,一萬年和一萬零一年的藥效肯定有些許的區別。同樣的,人參的主根和那些須根的藥效也一樣有不同。可大多數時候,丹方上記載的就是千年人參幾錢,萬年何首烏幾許,從未區精細的分過這些。
  功德丹藥做到了這一點,將不同年份不同部位甚至不同生長地域的各種情形都做了區分,準確到極致的調配讓藥效發揮的異常穩定的同時,也催發了最大的效果。
  一個純字,一個專字,就是功德篇用于煉丹之后給丹藥帶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