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71 拍賣場上錢說話(下)

這話說的實在是太誅心了,簡直就是指著輪回谷大罵,同時也在奚落大荒派的那邊拿不出真家伙只知道放嘴炮。
  大荒派的這邊也是騎虎難下,陪著那位絕頂高手前來的,還真是大荒派的一位長老。他雖然不知道這位隱居許久的長老是何許人物,可還是伺候的周到。無他,宗‘門’宗主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將這位祖宗伺候好。
  這次出‘門’,光是極品靈石就帶了整整十萬斤,基本上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花’銷,基本上都能滿足了。
  當然,既然是打著參加拍賣會的幌子來的,怎么也要在拍賣會上出幾聲叫個價才行。
  紅妝‘玉’人心對大荒派的這位隱世不出的大長老來說是引子,也是一個由頭,并不是非買不可的。只是要證明一下身份而已。
  從上面下來,有些禁忌,至少記憶是被封印了一多半,剩下的一少半,也就是能明白自己是誰,什么宗‘門’要干什么之類的。至于說別家宗‘門’有什么高手,卻是死活記不起來了。
  不光如此,下界的高手基本上是赤身‘露’體下來的,除了本命飛劍,什么都帶不下來。不過這已經足夠了,有本命飛劍在,橫掃靈界都不用擔心。
  看到那個本應該在仙界才出現的紅妝‘玉’人心的名字,大長老心中有數,也想要和輪回谷這邊接觸一下,這也是他趕過來參加這個所謂拍賣會的本來目的。
  同樣的,旁邊的那個包廂中的那位也是這個心思,都是同樣來自仙界,下界來辦事,境遇是一樣的。
  原以為紅妝‘玉’人心只是一個由頭,可是他們卻看到了實物。這只能說是輪回谷的那位運氣實在是太好。居然在靈界找到了一株幼年期的紅妝‘玉’人心。
  有這樣的好東西,有機會的話誰不想拿在手中?輪回谷的那位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本來只是一個聯絡的信號而已。沒想到真的招來了識貨的主。
  既然一開始輪回谷說這是壓軸的拍賣品,而且人家也出了價格。那就不賣也得賣了。輪回谷的那位雖然可惜,但卻也知道大局,該拿出來還是拿了出來。
  不是沒想過讓宗‘門’高價買回來,但是為了這個幼年期的紅妝‘玉’人心‘花’費那么大的代價不值得。一來他只是認得這樣東西,可具體怎么保管,怎么照顧生長,怎么使用都是一塌糊涂,否則也不會出現放在‘玉’盒中被白夫人直接罵‘棒’槌的事了。
  既然貨主已經愿意放手。那么輪回谷的這次拍賣也算是大獲成功。尤其是當楊晨愿意出一百萬斤極品靈石購買的時候,更是讓人看到了圓滿完成任務并且還多賺了百萬斤極品靈石的希望。
  可一切都被那個劉公子的一句質疑付之一炬。主持人根本就是個豬,明知道出價的楊晨在拍賣場最尊貴的包廂中,可他偏偏要自作聰明的借勢將了楊晨一軍。
  這下好了,楊晨身邊的那個‘女’子反將一軍,難題拋到了輪回谷和大荒派的頭上。哪怕大荒派的長老出面以大荒派的名義認下了這個價碼,可楊晨那邊不認,你就得按照這里的規矩解決。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規矩最大。在拍賣場里。那就得遵守拍賣場的規矩,否則就是不給東道主面子,不給輪回谷面子。
  可現在輪回谷自己也是騎虎難下。旁人質疑楊晨的時候你沒開口還借勢為難了人家一下,現在人家用你的規矩為難別的客人,那就只能看著,不能多說一句。
  說到底,在拍賣場里,再高的高手也比不過銀子,比不過靈石,除非你打算掀桌子把拍賣場整個毀掉。否則,天王老子來了。也只能老老實實的按照拍賣場的規矩,上了拍賣臺。價高者得。這才是拍賣場上顛簸不破的真理。
  白夫人現在要求大荒派亮靈石,名號什么的沒用。真金白銀的拿出來才行。輪回谷大荒派空有兩個真正的金仙高手,可偏偏屁都不能多放一個,委實是憋屈。
  大荒派的金仙高手當然不會就這么忍氣吞聲,說到底,還是要看楊晨的意思。只要楊晨點頭,一切質疑都可以揭過。所以,這時候大荒派的金仙高手二話不說,直接將神識探到了楊晨的包廂之中,就打算用自己的身份稍稍的壓一下楊晨,讓他開口。
  拍賣場的包廂理論上神識是無法透過的,這是為了保護買家的安全。在一開始煉制的時候,就考慮過這樣的問題,所以在包廂中一般是無法探知別家是什么身份的,除非像劉公子那般從‘門’縫中偶爾看到。
  靈界再強大的包廂也無法阻斷真正的金仙級高手的神識,大荒派的高手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強悍的神識掃到了楊晨的身上。
  不過,也僅限于此而已,強悍的神識也只是掃了一下,就再沒有了聲息。
  因為楊晨適時的將自己一直戴在手上的功德戒亮了出來。金仙級的強悍神識在功德戒上掃過,登時就是一個停頓。然后,所有的神識悄無聲息的退回,再也沒有了下文。
  大荒派的高手此刻也在苦笑,原來還想和這邊溝通一下,至少自己的身份也能壓的對方同意,揭過這一場。可發現了對方功德戒之后,就立刻打消了這個心思。
  功德戒是天庭的信物,仙界的修士那么多,能真正成為天庭一員的,一萬人當中也最多就只有一個。楊晨既然戴著功德戒,那就是天庭的成員,哪怕他修為再低,大荒派的高手也不敢造次,誰知道人家藏著什么樣的底牌呢?
  況且,能下界的只能帶著本命飛劍,可楊晨竟然就堂而皇之的把功德戒帶了下來,這說明了什么還用多說嗎?恐怕,眼下也就只能按照對方的要求,亮出家底才能叫價了。
  問題是,他也知道自己和身邊這位長老的底細,兩個人加起來也沒有超過二十萬斤靈石,之前叫的那個價格,同樣也是宗‘門’作保的。
  為難之際,大荒派的高手將那個最開始質疑楊晨的小子恨之入骨,自己不好過,怎么也不能讓他好過了。q--14104+dsuaahhh+24355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