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076 徐師祖的判斷(下)

“大言不慚1當楊晨說出那句經典的口頭禪的時候,馮長老直接冷哼一聲嗤之以鼻:“還真以為你是掌控別人生死的劊子手嗎?”
  “其實我還要多謝你。”楊晨的手中已經出現了哮天咬著斬仙刀的影子,毫不理會馮長老的不齒,慢慢的說道。
  “多謝我什么?”馮長老好奇心起,問了出來。這個小輩不會是嚇傻了吧,死到臨頭還要感激自己,就算是想要兵解也沒有這樣的想法吧?
  “多謝你選了這么一個好地方。”楊晨臉上也泛起了笑容:“沒人知道,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不用客氣!”馮長老聽懂了楊晨的話,但他還是覺得這個小輩實在是太狂妄,不自量力的厲害:“楊大師你名聲在外,怎么也要給你選塊風水寶地才行。”
  話說到這里,已經沒有什么再說的必要。馮長老不會允許楊晨活下去,不管是因為自己丟了面子還是楊晨身上的財富,都不允許他這時候收手。而楊晨也說出了冤有頭債有主,接下了這段因果,也絕不會停手。況且,即便楊晨停手,馮長老也未必會承情。兩人之間,只有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馮長老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如此不自量力的小輩了,一個地仙后輩,也想挑戰金仙高手的尊嚴,真不知道這家伙是平日里聽的恭維太多已經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還是他只是沉迷于煉丹,根本就不知道修士間廝殺的兇殘。但不管怎么說。他死定了。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動手,楊晨掄起了斬仙刀。向著馮長老飛撲了過來。同時,馮長老也是握著自己的飛劍。迎了上去。
  一個地仙小輩也敢在自己面前齜牙,甚至還不動用飛劍遠距離斬殺,而是要近身搏殺,馮長老怎么也要給楊晨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讓他知道金仙高手的尊嚴不容挑戰,讓他知道就算是近身搏殺,他也不是自己的對手。這么好玩的玩具,一下子玩死豈不是可惜?
  斬仙刀和飛劍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馮長老的臉上也露出了期待已久的那種馬上就要看到自己預期結果的微笑。只是。這表情只維持了一瞬間,馬上就變成了驚容。
  轟,巨響之后,兩個人影仿佛兩個炮彈,分別向著兩個方向飛射了出去。
  楊晨向后飛射的同時,口中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拋灑了一地。金仙高手就是金仙高手,遠不是靈界那些還沒有度過玄仙劫的偽金仙高手能夠相提并論的。強大的靈力反擊,哪怕楊晨有金身訣護體有金鐘護體。承受了大部分的反擊力量,但只是剩下的那一點,也還是讓楊晨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在楊晨體內金身訣當中還蘊含著大陰陽五行陣加上天罡煉寶訣和地煞祭陣訣,三管齊下。充入肺腑之內的靈力飛快的被分散然后消磨,只付出了一口鮮血的代價就硬接下了馮長老的攻擊。
  馮長老本來是很輕松寫意的,他只用了三成的靈力攻擊。就想要看著楊晨被自己的靈力反震七竅流血全身癱軟的樣子。
  可當雙方的武器一接觸的時候,楊晨的斬仙刀上猛地傳過來一股沛然大力。這股力量是如此的強大,以至于馮長老不得不緊急將自己的靈力調動到了七成這才勉強接下來。
  不過。即便如此,馮長老在接下楊晨一刀的同時,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騰空而起。那股力量太強,以至于一刀將自己砸的飛起,不管如何的控制身形,也不能阻止向后飛射的力量。直到所有的勁力被卸去,這才安然無恙的站在很遠的地方。
  如果比較一下雙方后退的距離的話,卻是相差無幾。也就是說,這一輪對砍,楊晨在后退的距離上一點都不輸于金仙級的馮長老,只是比馮長老多吐了一口鮮血而已。
  楊晨落地的時候,手中已經多出了一顆丹藥,飛快的服下,壓下了翻騰的血氣。楊晨自己煉制的功德丹藥,藥效驚人,只是片刻就恢復如初。
  馮長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七成功力的一擊,對方只是吐了一口鮮血?這怎么可能?別說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地仙后輩,就算是天仙級的高手,也無法接下自己七成功力的一擊。
  再看楊晨手上的武器,上面連個小缺口都沒有。靈界的材料,靈界的煉制,居然能硬抗自己仙界祭煉了數萬年的本命飛劍毫發無損?是自己眼花了還是這世界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不過這時候馮長老已經顧不得再想其中的奧秘,身邊突然出現的兩條火龍給了他極大的威脅。
  馮長老本人就是一個火修,否則他也不會成為一個八品煉丹師。對于火,他不陌生,可是眼前出現的這兩條火龍卻是他從未見過的。不光如此,兩條火龍當中蘊含著的可怕威力,哪怕是馮長老也不得不小心應付。
  第一瞬間,馮長老就釋放出自己的本命真火,將兩條火龍阻隔在外。以火對火,這是最正確的方式,不管對方有多厲害,只要無法突破自己的火種,那就一切都是無用功。
  只是,火龍的攻擊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另外的一個方向上,一蓬黑霧外加一蓬一看就劇毒無比的黑水正在向著馮長老攻擊過來,饒是馮長老金仙的修為,也被這幾下的夾攻弄的手忙腳亂。
  楊晨那邊已經再次掄起了斬仙刀撲了上來,馮長老這邊在應付黑霧和黑水的同時,突然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自己的本命火種正在被吞噬。
  這怎么可能?馮長老已經不知道發出了第幾次這樣的暗地里的驚呼。兩條火龍分明是虛的,根本就是兩種火種凝結成的火龍形狀而已,怎么可能吞噬自己的火種?這樣下去怎么得了?
  至于楊晨,他的力量雖大,卻未必能夠傷到馮長老本人。看著飛撲過來的楊晨的身影,馮長老心念一動,本命飛劍如同活過來一般向著楊晨飛去。
  馮長老就不信,楊晨的護體法寶再厲害,能經受自己本命飛劍幾下攻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