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9 布置好劇場看大戲(下)

太天門的大陣的確很規模龐大,而且依照地勢自然布置,巧奪天工。但在楊晨眼中,這并不是最強悍的地方,甚至只要有了詳細的靈力分布,楊晨自己就能夠推算出來陣勢的走向,戊土真元的流向。
  畢竟這是太天門偷偷摸摸布置的,并不敢明目張膽的宣揚他們對戊土真元志在必得,真要說起來的話,這荒沙谷并不是太天門的勢力范圍,反倒是另外一個大門派五行宗的地盤。只是這里土靈力雄厚,五行宗大度的允許修行同道試煉,并不意味著太天門就能霸占這里的戊土真元。
  說起來太天門也是做賊,只是做的相對隱晦一點。楊晨吃定了太天門也不敢大張旗鼓,那么他就有了做手腳的可能。
  依托自然地勢布置出來的陣勢,不是對陣極其有研究的人看不出來,楊晨甚至懷疑這種陣在這一界除了太天門那個布陣的家伙之外到底有沒有可能有人能懂。
  或許太天門自己覺得萬無一失,但是這陣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布置如此自然的陣,修改起來,也并不是太難的事情,尤其是在楊晨這個大羅金仙的眼中。
  “你要修改這陣?”蝰蛇和沙蝎當然知道這個陣的存在,楊晨對它們并沒有隱瞞。當聽到楊晨竟然還會修改陣的時候,蝰蛇和沙蝎也忍不住流露出了震驚。
  妖獸都是稟天地靈氣而生,吸收日月精華天地靈氣而強大幾乎大部分的修為都是本能。楊晨這頭“青牛。”竟然能認識陣不說,居然還能夠修改,而且身上還有化形訣這種好東西,這一下子,對于楊晨的來歷,也更多了一絲猜嗨。
  楊晨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就是要讓蝰蛇和沙蝎對自己能夠使用陣煉器煉丹全部都好奇,然后再一點點的將兩個強悍的家伙拉到純陽宮的陣營當中。反正這一界的妖修的楊晨還是知道不少,至少御獸決就是讓妖**罷不能的好東西,只要找到一個強悍的寵物,實力馬上就能翻番。
  “太天門布陣的時候,至少在這里勘探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摸清楚靈力走向。”楊晨笑著解釋著自己要做的事情:“我只要將幾十個關鍵點的靈力走向稍微的修改一下,就能讓這些戊土真元暴露,到時候五行宗和太天門,絕對會有好戲看,我們就慢慢等著看吧!”
  這種陰人的事情,雖然沙蝎和蝰蛇也曾經做過但是這么大規模的陰一個門派,卻誰都沒有干過。兩頭妖獸表現的比楊晨本人還要興冇奮,這些年一直是被人當做練的靶子,何嘗有過這種揚眉吐氣的時候?而且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讓這些人吃大虧,不會牽涉到它們分毫,兩妖獸幾乎是催著楊晨讓他馬上開始布置。
  當然,這么大的陣勢要更改也不是那么輕松的事情。哪怕以楊晨在陣上的見識,也把自己關在屋子里計算了足足兩個多月的時間。
  沙蝎和蝰蛇絕對是地頭蛇中的地頭蛇,不說別的至少它們各自龐大的領地之內,幾乎可以閉著眼睛找到地方。楊晨指點給他們各自地盤內的任務,沒用二十天,在兩頭元嬰期的妖獸力的強行干擾之下,幾道地脈硬生生的更改了方向。
  雖然只是偏了那么幾十丈,但對太天門安排下的陣勢卻是致命的。別的不說,光是想要找出陣勢紊亂的地方,就需要讓人抓狂的時間。
  兩頭妖獸很聰明,不但改了他們領地內的地脈,而且也改了不少不在它們領地內的遍布整個荒沙谷。在楊晨的策劃下,這些地脈有的是被兩頭妖獸爭奪領地的戰斗硬生生轟斷,有的則是被楊晨用藥園凈瓶吸收殆盡,還有的是設計下某個機會,讓那些不知情的太天門弟子發現了好處之后,一窩蜂而上,主動的布置了陣或者寶,將某段地方的靈力截斷。總之,花樣繁多,數不勝數。
  接下來就是楊晨出手,走過幾個地方,借著原本的那些陣勢的布陣材料,稍稍的修改了一下,于是,原本匯聚向陣眼的戊土真元,就已經悄悄的偏了幾十里,匯聚到了另外的幾個地點。在其中的一個地點,就在蝰蛇和沙蝎的領地交匯之處,楊晨已經和蝰蛇沙蝎弄好一個地下空間當中,穩穩的等著戊土真元緩緩流過。
  任何時候,破壞總是比建設要容易,尤其這種陣更是如此。越不想要人知道,就必須絲毫不露痕跡。
  楊晨卻根本不在乎會不會被人發現,對他來說,只要能夠煉化其中的一部分戊土真元,隨后配合戊土真訣,以后就可以隨著修行日神,戊土真元越來越雄厚,根本就不需要遮遮掩掩。旁人不認識戊土真元,楊晨認識,他甚至可以在煉化成之后,將戊土真元的消息泄露出來。
  到時候,太天門布置幾百年必然會不甘心。而五行宗同樣也有土修,自己地盤上的東西更會不遺余力的爭奪,到時候楊晨就可以看到一番精彩的龍爭虎斗。
  當然,幾百年的戊土真元引導才達到這個效果,但那是不露痕跡的布置,楊晨才不會管這些,他直接將陣的威力催動到了最大。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其他幾處地方,已經開始爆發出明顯的純凈的戊土真元的氣息,很快就會引起大批人的注意。
  這個時候,楊晨卻安然的坐在自己布置好的那個地下地點,開始面對一縷已經聚集過來的戊土真元,準備開始煉化。
  “做人不能太貪,想要吃獨食,是會吃壞肚子的!”楊晨似乎在囑咐沙蝎和怪蛇一般,笑著說道:“兩位,給我護,我要吸收這戊土真元!等我煉化這些,就輪到你們了。”
  “其他幾個地方的怎么辦?”蝰蛇顯然不愿意它們辛苦發現的東西被別人撿了便宜,傳過來一絲意念。
  “不管誰煉化了,到時候看他順眼就且讓他留著。看他不順眼,殺了他奪過來就是!”楊晨的這番話,裸的表達出了自己的心思。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