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80 窮光蛋(下)

“窮光蛋1楊晨口中輕輕的給了這么一個評價,然后就將馮長老的事情扔過一邊,再也不理會。
  楊大師可從來沒有遇上過什么馮長老,一路上都是風馳電掣的趕回宗門,絲毫沒有耽擱,不是嗎?
  倒是白夫人知道之后十分的不滿,她們在魔界廝殺了一場回來沐浴休息的時候,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對于這么大的事情這么強的敵人楊晨居然都沒有叫她們,白夫人感到異常的不滿。
  “這不是把我們當成外人嗎?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決不能再如此!”白夫人說的振振有詞,楊晨自己都驚喜的無言以對。白夫人把自己一家人當成是自己人,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楊晨一家人再次啟程上路,趕回,所有人表現的都和沒事人一般,沒人能看得出他們經歷了什么。
  大荒派內部此刻卻是亂成一團。仙界下界的馮師祖閉關的時候突然破關而出,然后不知道去了哪里,這讓大荒派從上到下都是著急萬分。
  雖然不用擔心馮師祖的安危,可是大事在即馮師祖卻是不知所蹤,這要耽擱多少事情?高層中有幾個已經腹誹起來,如此不知道輕重緩急,這師祖做事也太不靠譜了。
  只是馮師祖是長輩,他想要做什么,這些做小輩的也絲毫不能干涉,心中再著急也只能把心思藏在心里,臉上卻不敢露出絲毫的不滿。大家只能老老實實的等著,想必師祖辦完了自己的事情,應該很快就會回轉吧?
  這一等就是一年多的時間,馮長老卻好像是從靈界飛升了一般,再沒有人看到過馮長老的影子。任憑大荒派四處尋找幾乎將靈界整個的翻過來,也沒有找到馮長老的下落。
  徐師祖每天在陳長老的陪同下,吃香的喝辣的,日子悠閑。消息傳到無極魔宗的時候,徐師祖直接給了陳長老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看,沒錯吧?”
  陳長老心中有數,默默的點了點頭,對于楊晨越發的高看。只是有些話他只能悶在心里,徐師祖已經警告過他,不許把他的猜測透露給任何人,連無極魔宗的宗主都不行,否則他就翻臉。
  從這一點上來說,徐師祖和那個馮長老比起來,行事上絕對是高明了一萬倍,眼力上也同樣如此。面對白夫人這種妖孽一般讓人恐懼的修士,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才最好。
  楊晨一家人終于趕回了日落巖。伍雄長老在這里留下,不再回宗門。
  和金仙高手的戰斗,伍長老其實并不知情,全程楊晨也沒有讓他觀摩。沒辦法,龍宮和山河地理圖中的秘密太多,伍長老暫時還沒到接觸這些的時候。
  ,山河地理圖就沒有停止過每天變強的過程。凡間無數的修士還在排隊度劫,數量之多,即便已經過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還有一大半沒有輪上。
  煉化魔界的速度倒是越來越快,現在已經過度到直接用百里洞府爆炸同化然后煉化,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使用千里洞府。
  接下來這段時間,靈界看起來風平浪靜,只是在某幾天的時候,靈界有那么幾次斷斷續續的靈力震動,但都沒持續太長的時間,快的一閃而逝。
  各方普通的修士都沒把這個當成多大的事情,楊晨卻明白,那幾次的靈力震動,應該就是各方仙界高手下界的動靜。各大宗門已經開始認真起來,將趙家當成了可以將大家毀宗滅門的敵人來對待,趙家的好日子估計不會再多了。
  經歷了和金仙高手的戰斗,包括熬瀾在內,龍族的高手全部都集體在龍宮閉關。龍姓高手們也已經想明白了,他們欠楊晨的人情大了,反正已經欠了那么多,也就不在乎多那么一兩樁。
  龍宮的環境這么好,還有龍塔坐鎮,比他們各自的龍宮可高級許多。正好戰斗完畢,在這里閉關領悟最合適。
  林正元想起些什么,但還是沒有完全想起來,只是比以前多了幾分精明,但依舊還是認同楊晨一家。楊晨他們送上的吃的喝的玩的,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一點都不耽擱。
  其實楊晨還在馮長老身上有一種繳獲,只是楊晨一開始沒有注意而已。
  馮長老是火修,他的本命火種已經在仙界得到了提升。在戰斗過程中,楊晨的陽火龍吞噬了對方的本命火種,再經過白色火種的提升之后,陽火龍徹底的蓋過了陰火龍,使的楊晨的陰陽焚天火也提升的不夠均衡。
  輪回谷拍賣會上的事情,在參加拍賣會的那些人口中口口相傳,已經傳遍了靈界。多少人都在猜測誰有那么大的手筆,動用兩百萬斤極品靈石買下了那個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紅妝玉人心,同時還亮出了不下千萬斤的極品靈石。
  修士們之間八卦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修行路上多寂寞,有這種談資八卦調劑,正好能緩解一下修行的枯燥。
  許多修士開始列舉靈界的富豪,猜測哪個最有可能。幾個有名的富豪修士都是榜上有名。當然,也少不了楊晨楊大師。可惜都是猜測,除了有數的幾個修士,沒人知道那是楊晨。
  親眼看到過楊晨的劉無忌公子,此刻正承受著被自己的無形殺咒兩次反噬的痛苦。馮長老當時憤怒之下反攻倒算,劉公子識海差點被震散,直到幾年后都沒有完全恢復。
  這個時候無形殺咒的反噬簡直讓劉公子每日里生不如死。要不是靠著父親出手強行壓制,劉公子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撐下來。
  越是痛苦,劉公子就越是痛恨,每天的清醒時候就不停的發動已經下在楊晨身上的無形殺咒。他不好過,也不能讓楊晨這個罪魁禍首好過。在劉公子心中,楊晨就是最大的禍根,要不是因為他,自己怎會受這種痛苦?
  可憐的劉公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每次折磨的,是另一個可憐人。可憐的楊曦遭受這種無妄之災,卻連源頭是誰都不清楚,只能咬著牙承受著每天一次的天降刑罰,等待著趙家君臨靈界的時刻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