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087 林宗遜重傷(下)

聽到這消息,武門主大喜,急忙趕到了林師祖那邊。
  林宗遜現在被精心照料著,生怕他再有什么三長兩短,一個下界的高手就這么死了,玄天門的樂子可就大了。
  不過,武門主也只能是白開心,林宗遜是清醒了,但什么也說不出來。他現在虛弱的堪比最孱弱的重病凡人,連動一下都無法做到。
  想說點什么,可林宗遜的嘴唇也只是抖動了幾下,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估計腦子或許能有那么一絲清醒,可是卻完全沒有了行動能力。
  看這個情形,也就是比死人多一口氣,再多就沒有了。武門主看著林師祖的模樣,簡直是欲哭無淚。
  各大宗門的代表雖然過來要求玄天門為他們死去的高手負責,但也承認,要不是林宗遜,他們也不知道趙家老巢會隱藏著如此恐怖的高手。
  總的說來,林宗遜也算是略有小功勞,否則的話,各方代表也不會在接受了武門主的道歉和賠償之后就此收手。不管怎么說,這事情就是林宗遜不聽號令剛愎自用造成的,怨不得別人。
  雖然暫時不用擔心各大宗門追責,可是另外一件事卻是不得不馬上要考慮了。因為玄天門的楊大師親手煉制的靈芝玉露丹已經不多了。
  上次算計純陽宮的時候,周勝和林宗遜就曾經考慮過,他們認識的一個大荒派的煉丹師也下了界,根本就不用擔心沒有好丹藥。
  可是坑人的是,當他們暗算了純陽宮沒得逞之后。才發現大荒派的那位下界高手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大荒派贏找了很長時間,一直沒有那個高手的下落。
  如果那個煉丹師還在的話。八轉丹藥說不定馬上就能把林宗遜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可現在,林宗遜卻只能靠著楊晨煉制的六轉靈芝玉露丹在生死線上徘徊。
  武門主聽到靈芝玉露丹不夠的消息之后。心中的凄涼簡直堪比法場上馬上要挨刀的竇娥。
  襲擊純陽宮,幾乎已經是把純陽宮和楊晨得罪死了。好不容易武門主答應了賠償純陽宮的全部損失,希望能夠藉此將雙方的關系拉近一點。
  畢竟不能翻臉的情況下,場面上的事情做的足夠漂亮,大家也能相安無事的繼續。就算是上門求丹也都好說,只要付出以往一樣的代價就行。
  可是,偏偏就是眼前的這位林師祖,剛愎自用,舍不得放下臉子。也舍不得那點賠償給純陽宮的財貨,硬生生的親自上門倚老賣老,將本該給人家的賠償活生生賴掉。
  如果大荒派的那位姓馮的煉丹師還在的話,那么這些自然也不是多大的問題。可問題是現在馮煉丹師已經不知道去了哪里,失蹤了許多年。靈界其他煉丹師煉制的丹藥對于林師祖的傷勢沒有一點幫助,而唯一的一個能煉制稍微有點用處丹藥的煉丹師已經被林師祖自己得罪到了死。
  林師祖現在不能死,至少在周師祖回來之前他還不能死。可要是沒有更多的靈芝玉露丹的話,林師祖必死無疑。唯一的解決辦法,就只能是上門去找楊晨求丹。
  負責保護門主的三十六位天罡長老。此刻卻是看著武門主心中冷笑著。說實話,靈芝玉露丹不是沒有,他們手上每個人都有十幾顆,加起來也能讓林宗遜多撐一段時間。可他們卻誰也不打算拿出來。
  這位林師祖加上那位周師祖,一下界就頤指氣使飛揚跋扈,把門主軟禁。幾個核心長老格殺,要不是三十六天罡一向是只保護宗主不參與宗門事務。說不定也會被他們格殺。既然是這樣,他們憑什么把楊晨孝敬的丹藥拿出來救這個家伙?
  至于說武門主的為難。那是他的事情。誰讓當時暗算純陽宮的時候武門主非但沒有阻止,反而助紂為虐。現在也算是自食惡果。
  至于說這位林師祖,那純粹的是自作孽不可活,你把唯一能救你的煉丹師得罪到死,憑什么還要別人來救你的性命?
  “童堂主,辛苦你跑一趟純陽宮,向楊大師求一批靈芝玉露丹來。”武門主這時候沒有別的辦法,除了向純陽宮向楊晨低頭,再沒有其他的出路。
  當著林宗遜師祖的面,武門主也毫不客氣的直接叮囑外事堂的新任堂主童堂主。當時不在乎楊晨的是林宗遜,武門主也得讓他知道一下自己到底錯在了什么地方。
  林宗遜果然有意識,聽到武門主的話,眼中射出了一種復雜的光芒。可惜,他什么話都說不出口,只能徒勞的躺在那邊,兩只眼睛盯著武門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這童堂主是武門主在凡間擔任門主的時候他就是外事堂堂主,也算是武門主的心腹。童堂主辦事,武門主還是放心的。
  “林師祖,幸虧上次沒有把楊大師如何,否則你根本就撐不到現在。”武門主毫不留情的沖著林宗遜說道:“要是上次賠償的東西送出去了,現在一切都好。可惜,師祖你親自發話讓人家免掉了。現在我們就得付出數倍的代價。”
  武門主可不管林宗遜的想法,他現在就是要讓他明白自己的剛愎自用造成了怎樣的后果。現在是要維系林師祖的性命,他就只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上次準備賠償給純陽宮的那些東西,十倍送過去。”武門主吩咐著童堂主:“姿態放的低一點,就算人家冷嘲熱諷你也得受著,最重要的是,把丹藥求回來。否則林師祖就沒救了,懂嗎?”
  童堂主重重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心中卻是不知道將那個現在不能動的林師祖罵了多少遍。
  本來好好的事情,被這個師祖一攪合,不但要賠上十倍的損失,還得讓他這個堂堂道門第一大派玄天門的外事堂堂主過去給人低聲下氣,憑什么?
  武門主吩咐完童堂主,轉身再次對林宗遜說道:“師祖,我們現在就算是過去低頭賠罪,還得看人家樂意不樂意。如果人家要是一直記恨的話……師祖,你就自求多福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