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088 報應啊報應(下)

楊晨煉制的丹藥可不止是給純陽宮煉制的,在此之前,楊晨曾經賣出過許多的丹藥,都是被各大宗門分包的。
  也就是說,除了純陽宮之外,各大宗門手中應該還有一批,足夠童堂主拿回去應急的。
  不過,如何從各大宗門的手上拿到這批丹藥,那就不是高長老能管的事情了。這得童堂主親自去和各方交涉,能拿到多少,就看童堂主的手段。
  有了這批靈芝玉露丹的話,應該足夠林宗遜堅持到楊晨和掌教宮主出關。到時候或許能夠有好轉的可能,當然,只是可能,并不是一定。有些話就不能說死,說死就是大麻煩。
  這話語當中其實包含了許多的暗示,最明顯的一條,就是到時候楊晨出關了愿意不愿意幫忙還是兩說,所以不說死。
  童堂主是什么人,那是凡間太天門的外事堂主,和外人打交道多了,聞弦歌而知雅意,馬上意識到,這其中還有條件。
  如果是某個普通的煉丹師,或者是其他普通的宗門,以堂堂玄天門外事堂堂主的身份和玄天門以往的做事方式,怎么可能會管你宗主是不是在閉關煉丹師是不是在閉關?直接上門直闖閉關之處,先把人帶回玄天門再說。
  可在純陽宮,在楊晨這里,童堂主不敢。且不說楊晨拿捏著林宗遜師祖的性命,生怕他一不開心稍微做點小手腳讓師祖性命不保。從其他方面考慮,童堂主不能也不敢這么做。
  一方面,純陽宮是盟友。這距離純陽宮山門第四次被毀才幾天,上次就是玄天門的高手干的,如果這次玄天門再這么來上一出,估計整個靈界都要和玄天門翻臉了。
  大家肯定第一反應就是玄天門要算凡間太天門的老賬了。誰知道哪一天就輪到自己頭上?連純陽宮這種盟友都接連打擊不放過,何況其他宗門?
  另一方面,楊晨可是和龍族有密切關系的。暗地里襲擊還則罷了。要是明目張膽的對付楊晨,恐怕馬上就會遭到龍族高手報復性的攻擊。
  現在宗門內可沒有對付金仙級龍族高手的人手。林宗遜師祖半死不活,周勝師祖已經進了核心之地不知所蹤,這時候和龍族起了沖突不理智。
  就算楊晨身邊沒有別的龍族高手,可慕容姐妹們是一直在楊晨身邊的。金仙中期的龍傀儡,就足夠許多高手頭疼了。
  上次武門主和周勝林宗遜也是剛接管宗門,很多內幕的消息不清楚。要是讓他們知道楊晨身邊一直帶著慕容姐妹一直帶著龍傀儡的話,根本就不會發動針對純陽宮的攻擊。
  不過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一切爛攤子都只能靠著童堂主來收拾。
  “不知道掌教宮主的身體如何?大概什么時候才能出關?”童堂主會意的問了一句。這時候是等著人家純陽宮提出真正條件的時候。他也只能乖乖的傳話,做不了決定。
  “怎么也得襲擊我宗門的那些真正的罪魁禍首伏誅,他老人家才會心平吧!”高長老笑瞇瞇的說道。反正已經指點了童堂主得到靈芝玉露丹的路子,收下那些十倍賠償也是理直氣壯的。至于玄天門會如何理解他的這個條件,那是玄天門自己的事情。
  童堂主心中差點氣炸了肺,可他還就得在高長老面前陪著笑臉。
  攻擊純陽宮的那批罪囚已經全部都伏誅,賠償雖然當時沒有賠償,可是現在已經追加了十倍。就這樣純陽宮還不滿足,還要真正的罪魁禍首,這是蹬鼻子上臉了吧?
  “童堂主還是趕緊到各大宗門看看他們手上還有多少靈芝玉露丹。遲一刻或許就要少許多顆。”高長老卻根本不在乎童堂主心中是如何的憤怒,還老好人一般的幫助童長老考慮,讓他注意時間。
  童長老瞬間冷靜了下來。當務之急不是別的,而是先保住林宗遜師祖的性命。至于其他財物,身外之物而已,等到林師祖恢復,再慢慢的和他們算這些總賬。
  至于說純陽宮的要求,自有武門主考慮,童堂主只要負責傳話就行。不管是成與不成,都是武門主的問題,不是童堂主的麻煩。
  派遣了一部分人飛快的帶著到手的靈芝玉露丹趕回玄天門。同時也將純陽宮的條件傳達了回去。童堂主自己則是帶著剩下的那些隨從,直奔各大宗門。從各大宗門手中討藥求丹。
  各大宗門可不像是小宗門那么好說話,想要人家手中的丹藥。那就得付出足夠的代價了。好在最多也就是些財貨損失,玄天門還承受的起。
  純陽宮的掌教宮主和楊晨同時閉關的消息,不知道怎么的就傳了出去。消息傳到了玄武書院,正在養傷的劉公子聽到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掌教宮主因為宗門被襲擊氣急攻心閉關,這個好理解,修士也不是什么都能看得開的。說不定當時還受了點小傷,閉關實屬正常。
  可是楊晨莫名其妙的閉關,可就很是耐人尋味了。平日里沒病沒災的,沒事閉什么關?給掌教宮主調養,更是借口。
  至少劉公子覺得自己很清楚楊晨閉關的原因。算算日子,楊晨閉關應該就是在被自己下了無形殺咒發作幾次之后。這簡直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分明就是因為殺咒的原因,又不敢公開,只能對外宣稱閉關嘛!
  劉公子雖然也在養傷,可是身體卻是在慢慢的好轉,不像是楊晨,想來應該是越來越無法承受殺咒的影響,虛弱到不行了吧?
  一想到楊晨在自己的殺咒影響之下輾轉哀嚎的凄慘模樣,劉公子就仿佛三伏天喝了一杯冰凍的蜂蜜水一般的舒爽,忍不住又發動了一次殺咒,然后才志得意滿的哈哈大笑起來。
  “楊晨啊楊晨,你也有今天?”得意之下,劉公子忍不住在一個人的房間當中自言自語起來:“中了本公子的無形殺咒,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