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11 找到你了(上)

蝰蛇變成的同樣是一個中年人,但看起來有些嫩相,比沙蝎稍微看起來年輕一點。身上同樣是自己的細鱗化成的貼身衣甲,看起來比沙蝎多了一種陰柔的氣息。
  螻蛇的目光不善,沙蝎也同樣如此,兩頭妖獸似乎對楊晨欺騙他們十分的不滿。之前看不出來,但吸收戌土真元的方式楊晨和兩頭妖獸完全的不同,這才讓它們分辨出來。
  “對,我是人類修士!”,到了這個地步,楊晨絲毫不隱瞞自己的身份:“我是純陽宮的內山門弟子楊晨!在此重新見過兩位前輩!”
  “你怎會有我妖族的氣息?”沙蝎化成的大漢虎視眈眈的問道。他的一身甲殼化身為一套全覆體的鎧甲,十分的合身,連大鰲和尾巴都已經看不到,完全是一副人的模樣。
  “當然是和妖族有一些淵源!”,楊晨笑了笑,簡單的回答道,他可不會把事情原委和盤托出。
  對此兩妖獸倒是絲毫不懷疑,楊晨的青牛氣息是不會錯的,甚至還有妖魂,但偏偏楊晨是個人,這讓兩妖獸十分的不解。之所以這般盤問,也是對楊晨之前的隱瞞有所不滿。
  不過兩妖獸的目光雖然不善,但是卻沒有帶著殺意,至少在楊晨面前,還沒有誰井夠隱瞞自己的殺意。他不用擔心兩妖獸會動手,要動手他閉關煉化戌土真元的時候就做了,還用等到現在?況且這些日子的相處,大家都十分的愉快,兩妖獸也看到了很多以前他們從沒有看過的東西又得了戍土真元,讓他們殺楊晨他們也不會動手。
  “兩位前輩,想必你們也喜歡到這大千世界去好好看看,何不隨晚輩離開?”楊晨不失時機的邀請道:“我純陽宮,絕對會歡迎兩位前輩的到來!”,
  “人類修士的門派會接受我們兩個妖獸?”螻蛇皺起了眉頭沙蝎也同樣是困惑的樣子。楊晨的話雖然很有吸引力,但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對立觀念,讓兩頭妖獸以及無馬上接受。
  “別的門派不敢說,我純陽宮倒是可以試上一試的。”楊晨倒不是狂妄自大,實在是現在各大門派多少都有些守山靈獸的存在。以螻蛇和沙蝎的實力,到了純陽宮,自然不會淪落為守山靈獸一說。只要他們肯守規矩,加上楊晨的努力,絕對能讓他們在純陽宮擁有一席之地。
  螻蛇和沙蝎互相對望了一眼,似乎都有些意動。但還是沒有完全的定下來只是看著楊晨,留下了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我們先走出去看看,也許有機會可以試試!”
  楊晨知道這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著急,反正他們既然答應了試試到時候有的是機會。兩妖獸去意已決,正好帶著他們離開。
  當然兩妖獸不能悄無聲息的離開,在楊晨的建議之下,兩頭妖獸之間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幾乎驚動了荒沙谷的所有人。隨后兩妖獸,貌似兩敗俱傷全部都消失,事后有人猜測,應該是在兩頭妖獸的領地邊緣同樣發現了戌土真元才導致的戰斗,這些都是后話,現實是兩頭妖獸從此銷聲匿跡再也不知所蹤。
  不過在離開之前楊晨還有一件事情要解決,叛門弟子楚亨到目前還沒有伏誅,楊晨既然知道他依舊躲在荒沙谷,自然不會放過。
  楊晨煉化戌土真元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兩妖獸又花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楊晨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兩大門派劍拔弩張,荒沙谷的氣氛很不好,貿然的出現,說不定會導致無妄之災。
  好在除了兩大門派,其他門派過來看風色的也不少,眾多的散修都打算在這一次的事堊件當中看看能不能分一杯羹,楊晨的出現,卻也一點都不顯眼。尤其楊晨還打出了追殺本門叛徒楚亨的幌子,只要不是打戌土真元的主意,沒人會在意他一個筑基期的后輩。
  五行宗和太天門終于還走動了手,三個月前,幾個低輩弟子互相碰面,言語上發生了一些粗梧,本來就雙方不對付,終于爆發了戰斗。幾名低輩弟子的死傷徹底的引爆了雙方之間的積怨,隨著幾名元嬰老祖加入到戰斗中來,局面一發而不可收拾。
  太天門的掌門終于為自己的猶豫不決付出了代價,原本他還想拖延一段時間,至少要從五行宗的眼皮底下再搜集到一些戍土真元,然后交還一部分,宗門留下一部分,各方面前說得過去,就可以把這件事情揭過。
  算盤打的很好,但計劃哼趕不上變化,因為幾個低輩弟子的摩擦,終究將他的如意算盤徹底的打碎。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五行宗的一位元嬰老祖重傷,兩位輕傷,而太天門則有一位元嬰老祖殞命,兩位輕傷,至于那些低級別的弟子,更是死傷狼藉。在這等時期,損失一名元嬰老祖,簡直讓太天門心疼到死。
  兩大門派的事情現在已經不僅僅是兩大門派的事情,一旦戰事擴大,正派之間大肆屠戮,說不定會引起魔門趁虛而入,到時候可就是生靈涂炭了。所以,很快就有幾個大門派聯合起來,居中為雙方調停起來。
  太天門就算是再霸道,也不可能完全無視其他幾大門派的聯合施壓,況且這件事情說破天也是太天門在人家五行宗的地盤上虎口奪食,并不是多么光彩占理的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太天門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自己吃了這個啞巴虧,開始接受幾大門派的調停。
  戌土真元的歸屬,也成了雙方爭執的焦點,而為了補償雙方的損失,同時還要照顧方方面面的感受,這一次太天門估計除了低頭認錯之外,還得付出一筆不小的賠償,偷雞不成蝕把米,就是形象的形容。
  楊晨就是在這個雙方休戰的時節出現的,太天門和五行宗雖然敵視但卻十分收斂,輕易也不敢啟釁。至少當楊晨再次出現在原先住過的那個小鎮的時候,那些太天門的弟子已經再沒有了譏諷楊晨的精神頭。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