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03 追上楊大師(上)

在面對前方可能的大好處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這里的兇險,一窩蜂的沖向前。
  說也奇怪,這個無回谷從進入那個陣法到現在,除了回頭的家伙們之外,一往直前的沒有一個出事的。難道無回谷的這個無回二字,取的就是只能往前不能回頭的意思?
  就連最老成持重的那幾個領頭的玄仙高手也忍不住犯了嘀咕。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說楊大師早已經參透了這無回的意思,所以才會放心大膽的帶著自己一家人進來犯險?
  說白了,這些修士敢跟著進來,就是因為楊晨把一家人都帶上了。那也意味著這里一定有離開的辦法,所以大家才會如此義無反顧的跟著進來。
  如果好處都被楊大師拿了吃了,后面跟著的豈不是空歡喜一場?能進來這里的都不是良善之輩,同樣也都不是傻子,不管事先計劃的多好,事后怎樣控制楊晨一家掠奪財物,都不如東西到手落袋為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誰知道會變成什么樣?
  當上百名修士放開速度,駕馭著飛劍飛速前行趕上來的時候,那聲勢也是不小。至少在無回谷當中,躺在血河當中一動不動的血尸們都察覺到了這一大片生人氣息,紛紛從血河之中站了起來。
  果然不出楊晨所料,每一個站起來的血尸手中都握著一把和楊晨手中一模一樣的斬仙刀。這也意味著,能成為血尸的只有那些在斬仙臺當中老死的劊子手。
  至于說被斬殺的仙人們的尸體變成了什么,楊晨暫時還不知道。不過想想也正常,要是這里突然間多了一大堆萬劫真仙的血僵尸,總有一天外圍的那個陣法會崩潰,然后一大堆的萬劫真仙僵尸一旦離開了無回谷。整個靈界肯定都要好看了。
  血尸們的動靜瞞不過楊晨的雙眼,自然,后面跟著的那些修士們的動靜同樣也落入了楊晨的神識探查之中。
  楊晨早知道后面跟著一堆修士。不過楊晨不在乎。這點上,李承大哥和楊晨的態度是一樣的。這個地方也是誰想來就來的?福禍本無門。庸人自擾之,自己閑著沒事沖進來找死,那不是楊晨能管的。
  上百人的修士隊伍似乎讓所有的血尸都興奮起來,每一具血尸都是舉起了手中的斬仙刀,面向著修士們趕來的方向,張開血盆大口,無聲的吶喊著,所有血尸手中的斬仙刀也都開始釋放出瘋狂的殺意。
  突然之間整個無回谷涌出的瘋狂殺意。直接讓那些高速飛行的家伙們心膽俱裂。滿腔的狂熱仿佛突然之間被澆了一頭冷水。這時候大家才猛地想起,這里可不是什么平和之地,這里是靈界三大絕地之一的無回谷。
  有幾個已經承受不住這些殺意,再也控制不住飛劍,直接從空中掉了下來。
  心神一失守,周圍頓時間有了反應。那些還算是正常的修士們就驚駭的發現,周圍無數到紅色光芒如同匹練一般,瘋狂的向著這幾個心神失守的修士們身上撲去,幾個修士立時開始瘋狂的慘叫掙扎起來。
  口中,雙眼。雙耳,鼻孔,好像變成了紅光沖進去的通道。不停的有紅光沖進去。不一會,那幾個修士全身就變成了血紅色,掙扎的動靜越來越小,嘶喊的聲音也越來越低。再過幾個呼吸之后,這些人就徹底沒有了動靜,變成了幾具血紅色的尸體。
  目睹這一切的眾修士都嚇了一大跳,所有人馬上做了一個統一的動作,就是用幾件法寶把自己的頭面護住。原先不怎么在乎的紅光也成了索命元兇,這里果然不負絕地之名。
  不過。這幾個人也給其他人一個很明顯的啟示,那就是自己首先不能被嚇到。一旦自己被嚇得心神失守。那么離厄運就不遠了。
  貪念很快又占據了上風,畢竟楊晨楊大師不過地仙修為。可是他在前面一直往前,毫不停留,也沒見他出現什么兇險。前行雖然危險,可是現在已經后退不得,還不如追上楊大師。
  追上之后,一方面可以看到楊大師到底用了什么手法,說不定自己也能有樣學樣,活著離開無回谷。另一方面,有什么好東西也不至于讓楊大師搶了先。
  打定主意的這些修士們,再次御劍飛行,一切都以追上楊大師為目的,其他的全都不管,以后再說。
  那些從血河中冒出頭來的血尸們,在齊刷刷的釋放了一次殺意之后,就再次的沉寂下來。面對著一干修士們趕來的方向,悄無聲息的沉入了血河之中。只有楊晨能夠看到,那些血尸們的雙眼中似乎都放出兩道紅色的光芒。
  楊晨現在好像已經徹底的被血尸們認可,沒有誰會注意他。楊晨也樂的清閑,自顧自的往前。李承大哥帶著自己,一路都是走進來的,如果能飛的話,以李承大哥那種懶散的個性,肯定不會不飛的,所以飛行一定有麻煩。
  到了現在,楊晨基本上已經明白李承大哥為什么非要在外面繞個大圈子然后從那個地方進入無回谷。從那個方向過來,一路直行就是無回谷的谷口,而且行進方向和山谷的走向完全一致。從其他方向的話,恐怕不會這么順利,還不知道會遇上什么。
  幾百里的距離,對于天仙玄仙修士來說,也就是半柱香的時間。很快那些修士們就趕到了山谷的谷口,看到了山谷中的情形。
  “原來這里才是真正的無回谷!”所有人看到山谷之后都是同樣的心思。這個山谷不管是顏色還是殺意,都是最純正最瘋狂的,尤其是那條不停流淌卻沒有一滴流出谷的血河,怎么看怎么顯得那么的詭異。
  楊大師的身影已經看不見,但大家都能探查到,就在前方幾十里的地方。只是,讓大家疑惑的是,為什么楊大師從頭到尾都是步行?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緣故?
  聰明的馬上落地,沿著山谷開始往進走。急躁的卻依舊還是駕馭著飛劍,飛速的前進。這個時候,早一刻找到楊大師,就多一分活命的機會,多一分發財的機會,其他的卻是顧不得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