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04 旅途的終點(下)

四個玄仙修士進入了斬仙臺,楊晨在血池之中知道的一清二楚。
  能進斬仙臺的,除了劊子手之外,就只有一種身份,那就是待決死囚。楊晨這個劊子手不在,那四個玄仙高手就只能處在待決狀態,一直等待下去。
  對于這些家伙們的貪婪,楊晨一點都不覺的惋惜。他現在只疑惑一點,斬仙臺的拋尸處,除了劊子手的尸體變成的血尸之外,其他的尸身全部都消失不見,這是怎么回事?
  一開始楊晨還以為那些尸身都在血池之中,但當他沉到血池底部的時候,卻只看到了純凈的鮮血,沒有一具尸身。
  沒人可以告訴楊晨,連最有可能知道答案的李承大哥也在山河地理圖中,楊晨想問都沒地方問,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
  在斬仙臺當中的時候,楊晨是看不到下面這個拋尸口的。可在下面的時候,卻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越是這樣,楊晨就越是覬覦那柄雙龍托架上的斬仙刀。
  不過楊晨也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將那把刀徹底的掌控。但自己已經煉化了斬仙臺入口,現在就站在斬仙臺拋尸處,等到自己煉化了拋尸處,以后到了仙界把斬仙臺的另一處入口煉化,就可以徹底的掌控整個斬仙臺。
  顧不得考慮那些尸體到了什么地方,楊晨開始動用煉化空間的法訣,加上功德篇一起煉化起那個斬仙臺的拋尸口。
  這個四方的拋尸口只有數尺方圓,比起妖獸空間那個巨大的空間出入口來說小了許多。從道理上來說,應該是比妖獸空間出口要簡單許多的。可楊晨知道,這個拋尸口恐怕一點都不簡單,否則的話李承大哥不會讓自己準備千年時間。
  自己煉化那個妖獸空間也不過區區數百年而已,也就是說。在李承大哥的估計中,煉化這個拋尸口的難度比妖獸空間出口要高出數倍。
  最開始還是先建立簡單的聯系,這個是煉化過程中最簡單的步驟。只要建立起這個聯系。楊晨就沒必要非得在這個地方,隨時隨地的可以進行煉化。
  已經再沒有什么修士能夠打擾楊晨。跟著楊晨進來的修士,除了那四個已經進入斬仙臺的愚蠢家伙,其他的都已經變成了尸體。
  楊晨不知道的是,那些尸體只是存在了一段時間,沒用多久就徹底的變成了泥土,再也不復存在,只剩下一些無主的法寶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任由血氣侵襲。
  現在楊晨能動用的功德比起之前煉化妖獸空間的時候要多出許多倍,這也意味著功德篇在煉化斬仙臺拋尸口的時候能夠發揮許多倍的作用。
  讓楊晨沒想到的是。當他一開始煉化拋尸處,整個斬仙臺以及整個無回谷仿佛都產生了回應。兩個方向上長長的血河猛地開始倒流,重新回到了平臺上的血池之中,不停的翻涌著。
  而在斬仙臺之中,雙龍托架上的那把斬仙刀,也開始不停的抖動起來。哪怕楊晨在拋尸口下方往上看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無回谷的動靜之大,出乎了楊晨的意料。最讓人意外的是,當所有的血河都返回到血池之中的時候,那些血尸全部都現形,然后全都向著平臺聚攏了過來。
  楊晨已經被翻涌的血池直接推到了血池上方。從血池中噴涌的鮮血形成了一個碩大的血色平臺。楊晨就坐在鮮血平臺之上,拋尸處觸手可及。
  聚集過來的血尸們,排列成了兩個十分整齊的方陣。平臺下山谷的兩個方向上各自有一個。每個方陣當中都有差不多上萬個血尸,放眼望去,簡直就是兩個血尸的大軍。
  別的不說,光是兩萬雙血紅色的眼睛放射出血紅色的光芒集中在楊晨一個人的身上,就能給人帶來莫大的壓力。也就是楊晨早已經經歷過大場面,才沒有被這么多血尸的目光嚇住。
  “各位前輩稍待!”面對這此情此景,楊晨開口大聲的說道:“等晚輩煉化了這個拋尸口,就給各位前輩解脫!”
  也不知道是血尸們認可了楊晨的身份,還是因為這句話的緣故。血尸們齊刷刷的做了一個動作。伸手,舉刀。扔向楊晨所在的平臺。
  叮叮叮的聲音不絕于耳,轉瞬間。平臺上血池的周圍就釘滿了血紅色的斬仙刀。這些全部都是刀意殺氣凝結出來的實體,卻分布的十分的均勻,將血池團團圍住。
  楊晨本身的斬仙刀,也在這個時候好像不受控制一般的懸浮而起,停在楊晨的眼前。
  數萬把血氣刀意殺氣凝結出來的斬仙刀,每一把上面都散發出一道細細的紅線,和楊晨的斬仙刀連接了起來。這還不算,就連斬仙臺之內的那把斬仙刀,也同樣出現了一縷紅線,穿透了拋尸口,和楊晨面前的斬仙刀連接起來。
  這是什么情況?楊晨被嚇了一跳,但很快就鎮定下來。既然這些前輩們沒有動手,說明他們并不是要加害自己,那么可以想象的是,這是在幫助自己。
  血池之中,一股血氣也沖進了楊晨的身體之中,一如之前那個血尸的刀意在自己身體內鼓蕩的情形。
  至此,楊晨再無其他選擇,盤膝運功,一方面化解體內的血氣,一方面控制著斬仙刀,另一方面開始煉化斬仙臺的拋尸口。
  不光是楊晨,第二元神已經直接陷入了殺意刀意的海洋,瘋狂的吸收著,同時也在瘋狂的借機煉化著。
  每一道紅線上傳過來的,都是最純正的刀意。這一份刀意,總是能夠讓現在的斬仙刀多一分祭煉,金剛琢的堅硬材料也在這種血氣刀意的雙重祭煉之下一點一點的發生著本質上的變化。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斬仙臺內那把刀連接的紅線上傳過來的刀意。就因為有這一絲刀意,才能把數萬把斬仙刀上的刀意凝結到最純正最精華。也正因為這一絲刀意,才能將現在楊晨的斬仙刀通體的祭煉一回。
  楊晨本人,則是閉目自動的運行金身訣,化解體內的血氣,絲毫不覺的時間的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