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2 叛徒受死(上)

楚亨覺得自己的人生實在是太波折,因為一個小小的楊晨,他竟然從前途無量的皓月殿主的親傳弟子變成了叛門的叛徒。這種大轉折,實在是讓他有些無法接受。
  一切都要怪那個該死的楊晨,如果不是楊晨,楚亨現在怎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一想起楊晨那張可惡的臉,楚亨就會情不自禁的緊緊攥住拳頭。
  自己成了叛徒,執法堂弟子過來,楚亨不可能束手就擒,一旦被帶回去,楚亨就只有一死,再沒有其他的可能。因為楊晨幫助伍雄長老煉制了奪天丹,現在純陽宮的重要性遠遠要超過楚亨。
  所以師父梁紹明才會暗中派人通知自己一定要藏好,絕不能被執法堂弟子帶回去。好在太天門的這些道友們仗義,肯為他遮掩,甚至還給他提供了一個藏身之處。
  李道友甚至給了他一個保證,正在為他煉制那種改頭換面的藥物,只要一煉成,馬上就給他服用,從此以后用一個全新的身份加入太天門,從此高枕無憂。
  這給了楚亨最大的希望,也是楚亨能一直支撐到現在的原因。可惜,因為幾個月前的事情,太天門現在也成了眾矢之的,自顧不暇之下,楚亨的事情也被迫押后。
  楚亨知道事情輕重緩急,所以也不敢催逼,只能慢慢的等待。但是太天門這一次顯然麻煩很大,甚至有一名元嬰老祖殞命,牽涉到五行宗和太天門的戰爭,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的。
  除了躲在這個陣法當中,楚亨暫時想不到任何地方可以去。不管哪里,估計都有純陽宮的人在找他,以他打傷四個執法堂弟子并送回純陽宮的做法,被人發現就是死,再沒有別的可能。可惜的是,這里是荒沙谷,他這個水修,幾乎沒有任何的用武之地。
  陣法的生門那邊出現了腳步聲,這肯定是太天門中人,楚亨也沒有理會,而是潛心修行。雖然荒沙谷土靈力濃郁,但是在他勤修之下,修為也有小小的增長,已經到了筑基巔峰。只要有合適的機緣,說不定就能夠凝丹。
  這陣法乃是太天門的杰作,雖然楚亨不知道完整的陣法是什么模樣,但光是他所在的這一部分,就擁有極其強悍的力量。他一個水修在荒沙谷當中以一敵四還重傷四人就足以說明了陣法的厲害。
  不是太天門中人,不懂得這陣法,根本就不可能從生門進來。楚亨還是被指點之后才知道進出的方法。來的是自己人,楚亨倒也不會打斷現在的修行,等一會收功之后再見禮也不遲。
  只是,一股讓自己感覺芒刺在背的目光始終的讓楚亨十分的不自在,好像自己被一個屠夫盯上了一般,那種感覺,十分的不舒服。
  楚亨草草的收功,緩緩的站了起來,轉身正打算見禮,卻看到了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這張面孔,楚亨在做夢中都想要將面孔的主人碎尸萬段,以泄心頭只恨。想到楊晨,楚亨似乎就有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但當楚亨這個時候看到楊晨的面孔的時候,卻只是一陣陣的發冷心虛。這里是太天門的重地,楊晨是怎么進來的?
  按說楊晨一個剛剛筑基的弟子,從未接觸過陣法之類的,絕不可能靠著自己走進來。唯一的可能,就是太天門有人泄露了陣法的秘密,同時也泄露了楚亨的下落。
  這才是讓楚亨感覺全身發冷的原因,難道自己已經被太天門放棄了不成?太天門為了平息這次的事態,說不定會對幾個以往他們看不上眼的小門派妥協,純陽宮實力不弱,難道這是打算將自己犧牲來換取純陽宮的支持?
  是誰出賣了自己的行蹤?要知道,了解楚亨行蹤的可都是太天門金丹宗師以上的高手,普通弟子根本就不知道這里還有楚亨這個人。讓一個金丹宗師對楊晨一個筑基期弟子妥協,楚亨并不覺得楊晨有這般的強悍。
  一陣陣的冷汗從楚亨的背上沁出,這個時候楚亨才明白被出賣的滋味。尤其是自己相信的盟友在自己背后捅自己一刀的感覺,簡直是痛徹心扉。這一刻,楚亨幾乎將李清辰全家上下問候一個遍,一個都沒有落下。
  難道自己就只能束手就擒?楚亨艱難的挪動著腳步,目光四處的打量著,想要發現跟著楊晨進來的人影。可是,任他怎樣看,他都看不到太天門的人。
  但這并沒有讓楚亨輕松,反而更加的緊張起來,自己連人都看不到,豈不是意味著來的至少是金丹宗師級別的高手?
  幸運的是,楚亨的神識探查了一番之后,竟然驚喜的發現這陣法并沒有失效,還可以使用。而且自己現在的位置,就離那個控制的陣眼不遠,只要自己站在陣眼之上,幾個和自己修為相當的人圍攻楚亨也不怕。
  “很久不見了,楚師兄,看起來你活的很滋潤啊!”楊晨站在那邊,動都沒有動,根本就不理會楚亨的慢慢移動,只是等他心虛的越來越厲害的時候,才開口說道:“掌教宮主有令,你背叛師門殘害同門,要被廢除修為逐出師門!”
  “想要廢我的修為,自己動手吧!”楚亨已經一腳踏在了陣眼之上,心中大定。太天門的人一直沒有出現,讓楚亨有了一絲僥幸,是不是他們根本就不打算出面,只是讓純陽宮的人自己解決?這樣的話,似乎太天門還是暗中偏向了自己一些。
  “那是掌教宮主對你的懲罰,并不是我的!”楊晨冷笑了一聲:“既然你要動手殺我,我也不會對你客氣,楚亨,受死吧!”
  “就憑你?”楚亨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楊晨不屑的恥笑道:“你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
  “廢話少說!”楊晨不理會楚亨的狂笑,徑自的將斬仙刀提在了手中,沖著楚亨冷冷的說道:“冤有頭,債有主,楚亨,納命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