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15 原來是她(上)

想明白這點之后,林正元忍不住驚訝起來,楊晨到底是有什么吸引人之處,居然又有一位仙界來人在他身邊?
  林正元可是記得,楊晨的妻子當中,那個彈琴的周嫻穎就同樣是仙界來人。周嫻穎是修為和記憶都被封印,所以表現出來的不多。但林正元是什么人,馬上就知道了她來自仙界的身份。
  眼下又多了一個白夫人,不過很顯然白夫人這邊的道行更高,氣息掩蓋的更加的隱秘,否則林正元不會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但下一刻,林正元就又呆住了。他忽的在記憶中發現,白夫人可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上千位美艷的侍女。那上千位侍女的氣息,和白夫人簡直是同出一轍。
  一千多位來自仙界的高手!任林正元如何的在仙界有后臺有聲望,可他也很清楚在靈界這是意味著什么。
  如果楊晨愿意的話,他現在就可以橫掃整個靈界。不久前楊晨給他講述的那些趙家的麻煩那算什么?楊晨揮揮手就能讓趙家煙消云散。玄天門算什么?各大宗門算什么?在楊晨的龍宮內,這些勢力加起來都不夠白夫人一行殺的。
  林正元也只是知道白夫人姓白,具體真正的身份他還不明白,但他清楚一點,那就是白夫人下界的道行肯定是比他高,比周嫻穎高,否則不會掩蓋的那么出色。
  現在白夫人正在找楊晨,也許等過后問問白夫人到底什么身份,也有助于林正元自己做出正確的判斷。
  白夫人的確是找楊晨有事。從接受了李承送給她們的天元丹之后。白夫人就算是記憶全失也明白這是欠下了天大的人情。不過還好,李承說的很清楚。等日后到了仙界,找那個人還。就不用她有什么心理負擔了。
  話雖然這么說,可白夫人還是不放心。雖然白夫人一直覺得那個人負心薄幸,將自己放逐到一個墳墓中。可真聽到李承要找他麻煩的時候還是會心疼,尤其是她很明白李承厲害的時候。
  知道楊晨和李承相交莫逆,白夫人也聰明,不從李承那邊突破,專門找楊晨。日后有楊晨幫忙,說不定那個人也能被少敲詐一些。
  這次找楊晨不為別的,是為了花杏兒和胡月仙兩個。她們兩個因為白夫人的關系。也得到了兩個天元丹。這種神奇的丹藥一下肚,兩女就明白這是真正的天材地寶。
  當然,煉制天元丹的神奇名聲就被花杏兒和胡月仙放在了楊晨的頭上。楊晨本就是煉丹大師,這一下更是在兩女心中坐實了他煉丹超級大師的名號。
  兩女雖然得到了天元丹,修為也增加的極為迅速,但她們和楊晨的妻妾們不同。楊晨的妻妾們好歹也是戰斗出來的,更在楊晨的幫助下能夠經歷各種歷練,心境修為極強。可花杏兒和胡月仙卻完全沒有這種經歷,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帶來了心境不足的麻煩。
  偏偏花杏兒和胡月仙又是培育紅妝玉人心的關鍵。一點都不能出問題。這一下讓白夫人犯了難,只能來找楊晨幫忙解決。
  “這能有多難?”楊晨對此倒是不以為意:“送到魔界殺吧!先殺上幾十萬生靈,然后放到原住民當中緩和,一如當年前輩的游戲。慢慢來就是。”
  白夫人也是太過于看重紅妝玉人心,將兩女保護的極好。哪怕她們在魔劫殺戮歷練也沒有忘記把兩女安置好,根本不讓她們到魔界冒險。
  這也是心中太過于著緊才會如此。就如同喜歡一件異常精美的瓷器。馬上百般保護千般珍藏,卻忘記了瓷器本身還是用來使用的。
  白夫人也是聰明人。一點就透,只是被紅妝玉人心蒙蔽了雙眼。楊晨一說馬上明白過來,大大剌剌的和楊晨擺了擺手,然后大搖大擺的帶著花杏兒和胡月仙離開,直奔魔界。只要暗中小心保護一下,讓她們殺戮歷練一番也是好事。
  這邊白夫人離開了,那邊林正元也慢慢的靠了過來。也不隱瞞自己的目的,很是好奇的問起了白夫人的身份。
  “你說白夫人?”楊晨一愣,還以為林正元找自己多大的事情。
  林正元點點頭,他就是想知道白夫人的身份。
  楊晨皺起了眉頭,也不知道該不該和林正元說。一會之后,楊晨還是有保留的開了口。
  “白夫人是仙界來人,想必林前輩已經知道了。”楊晨先把最寬泛的身份說了出來。
  林正元點了點頭。白夫人要不是仙界來的他才不會管白夫人是誰,正因為如此才好奇。
  “白夫人情況特殊,有大能高手封印了她們的記憶和修為,所以她們記不得自己的身份。”楊晨還是把白夫人的情況有選擇的說出了一些:“連有關那個高手的記憶都被封印,所以也記不起那個高手的身份。”
  這倒不值得多驚訝,林正元也好,周嫻穎也好,不都是被封印了記憶嗎?也就是林正元運氣好,他的修為沒有被封,只是被隱匿起來,旁人無法直接探查發現而已。仙界送人下界基本上都這個套路,林正元已經見怪不怪。
  “另外,白夫人姓白。”楊晨再次很鄭重的說了一句廢話。
  “廢話,難道白夫人還會姓黑?”林正元哭笑不得,楊晨真把自己當以前的傻子嗎?
  “白夫人倒是只記得自己閨名。”楊晨不理會林正元的不滿,自顧自的說道:“她老人家閨名叫牡丹。晚輩只能說這么多,再多也不能說了。”
  “白牡丹?”林正元聽懂了楊晨的意思,自己如果知道那就是知道,不知道的話楊晨也不會多說什么。所以,他開始咀嚼起白牡丹這個名字來。
  越想林正元越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但自己剛剛恢復正常不久,記憶還很雜亂無章,一時半會倒是真想不起來白牡丹到底是什么身份。
  楊晨也不在意,自顧自的走開,留著林正元一個人絞盡腦汁的回想白牡丹到底是誰。
  “原來是她!”幾天之后,林正元忽的一拍大腿,大叫了一聲,緊接著就是一聲驚駭無比的大叫:“怎么會是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