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13 太天門麻煩大了(上)

太天門在荒沙谷布置的陣再一次因為偶然的因素而被發現,一位很湊巧的在此地經過的五行宗某位元嬰高手和幾位調停門派的客人,突然之間進到了地面的陣攻擊。
  在荒沙谷對五行宗的客人出手,這種明目張膽的挑釁,簡直就是在挑戰整個五行宗的權威。頓時間,怒火萬丈的這位元嬰老祖直接轟碎了所有的陣勢,連帶被龘干掉的,還有兩位太天門的金丹宗師。同時干掉的還有一個筑基期的小輩,已經身首異處,但不是太天門弟子。
  尸體都在現場被發現,陣勢更是被破壞的一塌糊涂。誰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兩位金丹宗師會在這個時候對五行宗的這位元嬰高手出手,那個被龘干掉的筑基期小輩的身份也是一個謎,但有一點卻是誰都知道的,太天門這次麻煩大了。
  不單單是麻煩,而且還是要命的麻煩。這段時間太天門和五行宗已經克制了許多,在幾大門派插手調停的情形之下,大家正有握手言和的打算,而且條件都快要談好了,現在出了這么一出,之前的調解前盡棄。
  這可不是那種可以一堆六二五說證據不足的事情。被攻擊的人分屬幾個門派,其中還有兩個是太天門的盟友,地面發動的攻擊證據確鑿,決沒有推脫的可能。
  在泄露出的太天門的陣圖上,這里本就是一今天然的攻擊陣。但是大家雖然知道陣圖,但對其中的一些內部控制卻還不清楚。除了太天門的人,旁人絕不可能將陣勢控制的如此熟悉,就想要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都不可能。這里有嫌疑的只有三個人,兩位太天門的金丹宗師,一個不知道門派的筑基期小輩。反正不是太天門的人,就是那個小輩。問題是,別的門派的一個小輩”太天門會將陣勢的控制方交給他嗎?
  兩大宗門直接又恢復了那種劍拔弩張的狀態,形勢一觸即發。這次,不管是那些調停的,還是兩大門派的弟子,甚至包括太天門的很多弟子在內,對那兩個擅自出手的金丹宗師都是恨的牙癢癢的。
  對五行宗來說,這已經是前所未有的恥辱。太天門在自己地盤內眼皮子地下布置了幾百年的時間,為了謀取這里的戍土真元。不僅如此,在被發現之后,竟然還在幾大門派的調停之時對五行宗的元嬰老祖出手,這已經不是挑釁,而是直接用血淋淋的手在臉上抽了。
  被打臉的,不止是五行宗,同時還包括出面調停的幾大門派。太天門這分明就是不給大家面子,虧得幾個門派還熱心的害怕兩大宗門內斗讓魔門趁虛而入,想不到平常一向是號稱正派泰斗的太天門,竟會做出如此的事情來。
  只是這一出,直接就將調停的幾大門派推到了五行宗的那邊,太天門的兩個盟友也因為自己的弟子被襲擊而站在了五行宗這邊。幾個門派的高手也接到了消息,飛快的趕向了荒沙谷,大有一言不合就將太天門在荒沙谷的力量連根拔起的架勢,甚至連太天門自己的地盤內也無平靜。
  太天門在此地的主事人哪里還敢怠慢”急急忙忙的趕到現場。二話不說,先賠罪安撫眾人情緒,然后再問事情的曲直。太天門的門主也不顧什么門主尊嚴,接到消息馬上趕向荒沙谷,這一次要是處理不好,對太天門來說,雖然不至于滅門,但絕對會成為大半個修行界的敵人。
  那個不知道身份的筑基期小輩的尸體已經被人認了出來,竟然就是純陽宮一直遍尋不著的躲在荒沙谷的叛徒楚亨。他的尸體被盛怒的元嬰老祖斬成了幾節,所幸臉面還能夠清晰的辨認,太天門認識楚亨的人很多,這個當口,誰會為了一個純陽宮的叛徒而隱瞞楚亨的身份?
  如果光是楚亨的身份也還罷了,但是這個地方偏偏就是楚亨擊敗了純陽宮四位執堂弟子的地方。聯想到之前攻擊五行宗元嬰老祖的陣,頓時間所有人都明白了一點,楚亨就是在這陣的幫助下”才能以一個水修的弟子擊敗純陽宮四個執堂弟子。
  真相大白,不是純陽宮的執堂弟子不夠強悍,而是因為楚亨這個叛門之人借助了外力的幫助,而且還是借助了一個強大門派的臂助。這樣的話,落敗就不是什么恥辱,反倒是太天門如此包庇楚亨一個叛門之人,讓人從心底里瞧不起。
  楚亨的身份一暴露,卻也讓太天門的人終于有了一個臺階下。襲擊五行宗和幾位調停客人的主謀馬上變成了楚亨口雖然在包庇純陽宮叛門弟子一事之上理虧到了極致,甚至需要再次對純陽宮低頭,但是,得罪純陽宮一個二流門派和得罪五行宗為首的幾大門派相比,太天門的門主還是能夠分得清利害關系的。
  有了這個大前提之后,接下來面故事就好編了。
  因為楚亨和友天門的某個弟子交好,所在楚亨被純陽宮追殺的時候,太天門收留了楚亨,沒料到楚亨這個叛徒狼子野心,竟然欺騙了太天門的那個交好弟子,騙取到了信任之后,掌握了操控陣勢之,借此擊敗了純陽宮的執堂弟子,甚至在這個時候控制陣勢襲擊了五行宗的元嬰老祖。
  至于說兩位金丹宗師在場,怎么會沒有阻止一個小小的筑基期后輩,這里面說不得就有了更多的解釋。但不外乎是被楚亨欺騙,金丹宗師疏忽等等一系列的原因,才帶來這場慘劇。而兩位金丹宗師也為此付出了代價一一他們的生命。
  似乎對于各方來說,這是一個最能夠讓人接受的解釋,同時也是代價最小的一個解釋。盡管這解釋里面還有很多疑點是解釋不清的,但是,卻是能讓所有人都有一個體面的臺階下的方式。
  在幾大門派的默認之下,在太天門不得不拱手讓出了這次在荒沙谷所有的收獲,同時還要賠償各方損失的態度之下,這個解釋也成了所有人都認可的官方解釋。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