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118 為火龍煉丹(下)

煉丹過程中,每提高一轉煉制,難度幾乎就會加倍。精煉需要的火候控制和精細的調整以及耗費的精力遠非前一次可比,當這種難度累積到了一定地步的時候,煉丹師就會力有未逮,無法繼續進行。
  所以,普通修士就能根據煉丹師能夠精煉的次數,簡單的來判斷是幾品煉丹師。具體到丹藥上,就體現在丹藥的丹紋數量上。每增加一轉煉制,丹紋就增加一條。
  并不是說修為足夠高就能夠支撐這種消耗,這只是先決條件。越是高轉煉制的時候,火候控制的要求就越發的高難度,稍微有一絲分神或者火候出錯,得到的就只能是一爐子爐渣。
  楊晨現在煉丹已經不是以前的那種為了提升精煉次數而煉制,每一次煉制,對楊晨來說,都是在丹道上的一次小小的突破,都是丹道經驗的一次小小的積累。
  境界不同,看待事物的性質就不同,就越發的接近本質。楊晨現在基本上就有了這樣的境界,他在丹藥上的每一次煉制,都是給他沖往更高級煉丹師的腳下再培一層土,當這些基礎足夠牢固足夠厚的時候,楊晨自然而然的就能上到另一個臺階。
  這是楊晨前世煉丹的時候從未有過的感悟,這也清楚的標志著楊晨今生的煉丹境界已經徹底的超越了前世。
  控制水平的提高也意味著煉丹時間的減少,當楊晨打出收丹的法訣站起身來的時候,一直在旁邊注意著的熬瀾登時嚇了一跳:“失敗了?”
  “怎么會?”楊晨將這一爐功德煉體丸盡數的收起,看也不看,裝入玉瓶直接送到了熬瀾的手中。
  熬瀾趕忙打開,一顆一顆的拿出來檢查。楊晨這一次大概煉制了三十多顆煉體丸。都是為火龍準備的。火龍形體巨大,需要的丹藥肯定多,而且還有一點。火龍想要五行齊全,勢必耗費的丹藥也要更多。
  三十顆煉體丸。耗費了楊晨差不多一恒河沙數(十的五十二次方)的功德。別看只是簡單的煉體丸,可是仙界能煉制這種丹藥的煉丹師,屈指可數。有實力的沒有楊晨的功德,有功德的不見得會煉丹。要知道,這可比用易老魔的那種魔功提升后天五行屬性要簡單的太多。
  每一顆丹藥上都有整整齊齊的八道丹紋,只不過這一次丹紋不再是龍形丹紋。這個熬瀾不介意,楊晨把蘊靈爐傳給了弟子,使用莫春梅的這個丹爐。本就不該有龍形丹紋。只是這速度也有些太快了吧?
  熬瀾一顆一顆的檢查了丹藥,一顆一顆的數過丹紋,這才小心翼翼的把所有的煉體丸都收起來。不是她不相信楊晨,實在是這些丹藥是為了自己的摯愛使用的,容不得她一絲大意,免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關心則亂,不光是發生在人類修士身上,即便在龍族的皇族身上也是一樣。這點從熬瀾剛剛檢查丹藥的行動上表現的淋漓盡致。
  楊晨并沒有責怪熬瀾的這種認真,正如他自己所說,丹紋的存在。就是為了給服用者增加信心用的。先熬瀾仔細的數丹紋,豈不正是他那種道理的最佳詮釋?
  合胎丹是龍族專用的丹藥,按照熬瀾的意思。是讓楊晨馬上接著開始煉制。不過楊晨卻拒絕了這個要求,而是打算先煉制幾爐七轉八轉靈芝玉露丹。
  “一上來就煉制難度那么高的丹藥,很多高轉煉制的手法和火候都不清楚,還是先用低品丹藥來練練手,熟悉一下感覺,再一鼓作氣煉制。”楊晨有楊晨的道理,不過這時候他也得給熬瀾解釋清楚,免得熬瀾誤會他是不愿意煉丹或者拿捏她。
  熬瀾接受了楊晨的這個解釋,因為他說的有道理。楊晨也是為熬瀾考慮。本身準備的合胎丹的原藥材并不是很多,如果失敗幾次的話。恐怕就得重新搜集了。
  楊晨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畢竟八轉煉制這是超越他前世記憶的水準。楊晨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幾近于無。這不像是六轉和七轉煉制,自己前世就有過很豐富的經驗。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名聲還是為了服用丹藥的火龍考慮,都應該慎之又慎。
  靈芝玉露丹是楊晨煉制的最多的丹藥,從一轉到七轉的煉制楊晨現在閉著眼睛關掉神識都能熟練的完成,但楊晨還是一絲不茍的仔細煉制,感悟著每一次煉制中火候上的細微區別,甚至有時候會故意在煉制允許的范圍內極輕微的調整一下火候,以便得到不同的丹藥來比較效果。
  到了第八轉煉制的時候,楊晨更是小心,全神貫注,不敢有一絲的放松。這次煉制他可沒有用功德篇護持,也沒有蘊靈爐這種有加成效果的丹爐,完全是自己的純煉丹水準。只有這樣的煉制,才能夠發現問題并解決。
  果不其然,沒有功德篇護持,煉丹的成功率就低了很多。這算是楊晨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煉制八轉丹藥,一百顆靈芝玉露丹的原料,最后收丹的時候,楊晨得到了十幾顆完整的靈芝玉露丹。其他的全都變成了爐渣。
  熬瀾不知道其中緣故,看楊晨煉制靈芝玉露丹成功率都如此之低,也不敢再催促煉制合胎丹,還是讓楊晨把靈芝玉露丹煉制熟練了再說。
  再一次煉制的時候成功率就提升了許多,有了三十多顆,幾乎是提升了一倍。但只有三成多一點的成功率楊晨還是很不滿意,緊接著馬上準備材料再次煉制。
  很早以前楊晨就發現,這些簡單的基礎丹藥其實并不簡單,每一種都是多少年來的前輩們千錘百煉之后確定下來的最精簡最容易煉制藥效也是性價比最佳的丹方。
  但丹方背后的東西卻值得仔細的推敲,為什么用這些藥材,為什么用這個配比,當真正達到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時候,那才是真正學到了東西。
  別看熬瀾對楊晨煉制丹藥的成功率不怎么滿意,但楊晨自己確實相當的開心。兩次煉制讓他更明白了許多東西,這是以往煉制哪怕最難的蘊髓丹的時候都無法得到的收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