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121 驕傲的家伙(上)

合胎丹事關重大,全神貫注的煉制之下,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第一轉的煉制。這還要得益于前面百年內楊晨煉制各種基礎丹藥的經驗。
  龍族的這種丹藥,難度不是一般的高,而且還沒有更多的材料讓楊晨練手,除非楊晨能從敖烈和龍傀儡身上挖下大塊的血肉。不過,即便楊晨能干出這種事,熬瀾也絕不會允許他這么干的。
  第一轉煉制的成功其實就意味著有了成功的煉制經驗,也意味著八轉合胎丹整體成功了一半。楊晨要做的,就是依據第一轉煉制的成功經驗,把后面的七轉煉制完成。
  這是楊晨在挑戰自身的極限,同時也是在提升自己煉丹水準的過程。即便是在有功德篇的防護下,楊晨也依舊還是完成的小心翼翼。沒辦法,龍族的丹藥,難度不是一星半點,比起蘊髓丹的煉制難度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顆合胎丹,足足耗費了楊晨五十年的時間。五行龍宮中央廣場上的靈脈楊晨至少使用了十幾條,同時還耗費了至少數千斤的各種本源靈液靈晶這才完成。
  當楊晨順利收丹之后,莫春梅和花夢幽就看到了一顆直徑足有兩人合抱那么大的巨型丹藥。上面的丹紋光是寬度就有一巴掌那么寬,整齊的八條丹紋分布在丹藥上,圓溜溜的看起來十分的完美。
  可是兩女卻完全沒有看著一顆丹藥的感覺,這分明就是一顆碩大無比的球啊!可是整顆丹藥的煉制是她們從頭看到尾的,不管是煉制的過程還是出來以后的藥氣。如果不考慮大小的話,這的的確確是一顆八轉的丹藥。
  熬瀾在第一時間趕過來。看著這顆碩大無比的丹藥,同樣是滿臉的無語。不過她也清楚。想要徹底的起效并且藥效還能分布到全身所有部分的話,恐怕還真得這么大個的丹藥才行。
  “那你之前煉制的煉體丸夠不夠?”看到這顆丹藥,熬瀾就想起來楊晨一開始煉制的幾十顆煉體丸。那可是正常的大小,如果要按照體型算的話,恐怕真不一定夠。
  “兩種性質不同的丹藥。”楊晨很直接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煉體丸是煉體丸,合胎丹是合胎丹,不要相提并論。”
  這方面楊晨是專家,熬瀾對楊晨的話現在絕對是言聽計從。既然楊晨說可以,那就一定沒問題。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煉體丸主要起作用的是楊晨注入的功德。那并不在于丹藥的大小。而合胎丹則是真正要讓火龍的靈體和肉身合二為一的丹藥,發揮藥材最大的藥效才是真的。
  合胎丹煉制完畢,高月她們也都聞訊趕來,都想要看看龍族如何重生奪舍,更想看看一條五行屬性兼全的龍族有多么的強悍。
  “大姐,丹藥已經好了,你看什么時候進行?”楊晨把合胎丹交給了熬瀾,問了一句。這些都要熬瀾決定,楊晨是不會主動參與的。
  熬瀾抱著蘊靈爐。臉上很是有一種不舍的神色,最后,她好像終于做出了決定,臉上的表情也轉向決絕。
  “楊晨。龍狂以前很驕傲,脾氣也有點狂躁。”熬瀾并沒有馬上開始操作讓火龍復活,而是向楊晨解釋起來:“所以他受傷后我將他冰封。希望他能在漫長的冰封歲月中足夠冷靜。”
  顯然,龍狂就是火龍的名字。龍姓。不是龍族的皇族,那么一定是熬瀾大姐的意中人。只是。熬瀾大姐說的這些和楊晨發現火龍肉身的時候有些不同啊!
  “大姐,你是不是弄錯了?”楊晨急忙打斷了熬瀾大姐的話:“我和敖烈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主動神智。”
  期待一個沒有主動神智的家伙會去冷靜去反省,這似乎是在開玩笑。可是熬瀾卻一點都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只是沉浸在回憶中一般,好久不說話。
  “我說了,他是一個驕傲的家伙。”熬瀾回憶了一會之后繼續開口道:“那個時候他的傷勢還不足以致命,但我也沒辦法救治。冰封他一方面是為了讓他冷靜,一方面也是為了延續他的性命,等到我能找到救治他的辦法。”
  熬瀾又強調了一次龍狂很驕傲,楊晨有點明白,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不過他并沒有打算打斷熬瀾大姐的訴說,這個時候說出來,對熬瀾大姐來說也是一種放松和解脫,大有好處。
  “不過,他的驕傲讓他無法忍受這種生不如死的等待。”熬瀾聲音有些低沉下來:“有時候,他寧愿死,也不愿意茍延殘喘。”
  大家都是修士,都能明白熬瀾說的這種情形。別說高高在上的龍族,讓一個修士忽然之間變成一個普通人,都可能有人會想不開,更別說變成一個沒有行動能力的半死之人。真到了那個時候,恐怕修士們也寧愿去死。
  “當然,他知道他不會死,他會重生。”熬瀾苦笑了一聲。這個不用更多解釋,龍魄香的效果比棲神玉還強,根本就沒有虛弱期,身為龍族,自然知道自己不會死。
  “只是,他把決定重生的時機給了我。”緊接著,熬瀾大姐說出了答案:“他主動抹去了自己的神智,讓我在能完全接受他的驕傲的時候再讓他重生。”
  說完這些,熬瀾大姐似乎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塊石頭,整個人看起來都輕松不少。當然,大家也都明白了來龍去脈,也不由得都是心中暗自嘆息。人類之中有愛恨糾葛,龍族當中也不例外。
  “大姐,這家伙還真是不識好歹啊!”在眾女的感嘆中,楊晨直接給來了一句十分煞風景的評價:“堂堂龍族公主能屈尊降貴看上一個窮小子,已經是天大的福分,這家伙還敢這么拿翹。要小弟說,這種臭脾氣,還是改一改的好!”
  熬瀾正要解釋點什么,楊晨卻直接打斷了熬瀾大姐的話:“大姐,我知道,你告訴我們這些,是想讓我們在他重生之后多擔待些。”
  “不過,有時候,太過縱容也是害了他。”楊晨一點都不客氣,老氣橫秋的說道:“龍姓的家伙,好像除了龍玄,其他的或多或少都需要接受點教訓。”